我要愛

by 洪曉艾

那天,我在等妹妹送我去醫院急診時,用手機發了幾個簡訊,告訴幾個人,交待一下,也包括她。

Love. Photo by Schipulites

急診處理完後,我將皮包等所有東西都託給妹妹,請她代管。後來她打我的手機,妹妹接到,大概說了我的情形。第二天是星期五,她急急忙忙到醫院看我,晚上說要留下來陪我,我說不要,太辛苦了(那也太明顯了),我已請好看護晚上陪我,請她和姊姊回我住處睡覺,第二天再來。

第二天她來醫院陪我,跟我說了前一晚和姊姊間的一件事,她因為好心,為我著想,多做了一件事,我脫口而出說她幹嘛這麼做?她覺得姊姊好像不高興的樣子,聽到我又為姊姊講話,十分傷心,當場掉淚。接著跟我爭論她是好心的,這麼做又沒怎樣,還說妹妹對我不夠好,衣服收進來都丟在沙發上,也不幫我收進衣櫥裏,我說當天她送我來醫院,等弄完都快十二點了,要回我家拿東西、騎摩托車回她家,第二天還要上班……這一下又是我坦護妹妹了,講了好久,扯不清楚,好累,最後我說了一句:「我是病人耶!妳跟我說這些。」

到了中午,姊姊來接班之前,她走了。姊姊來了之後,我問她前一晚怎麼了?她說了一下經過情形,我問:「妳有不高興嗎?」

「沒有啊!只是錯愕。」她又接著說:「覺得她只想到一件事。」

我跟姊姊說:「我們這樣是多元家庭了,大家要怎麼相處,要花些時間,摸索、研究一下。」像我陪她去看她孩子時,我要抱著什麼樣的心態,說哪些話?都得考慮一下。

她這次以朋友的身分出現在妹妹,還有我兄弟們的面前,我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後來才知道,姊姊之前已經跟妹妹說過了,說媽媽是同性戀。我哥弟和他們的太太們只待了一、二個小時,大家一起說話,或許不知道,我很想跟他們分享我有伴侶的喜悅,請他們不必為我擔心,不用覺得我一個人過挺可憐的,但是又猶豫,雖然和妳們爸爸分居好幾年了,彼此不聯絡,但還沒離婚,許多話不方便說,免得增加複雜度。

我以前的戀愛人次很少,對男人沒什麼興趣,也沒幻想,有朋友問我:「妳小時候有沒暗戀過男生?」

「沒有。」

「大部份的女生都有。」

是嗎?我沒有。

時候到了,就結婚了,接著生孩子,照顧家庭兼工作,忙了二十幾年,我忙著當媽媽、媳婦、女傭,太太呢?我有個疑問:「太太是什麼?她的責任、義務有哪些?」我想了半天,好像跟媽媽、女傭、照顧者差不多,當了太太還必須兼任情人(前一個角色)嗎?我不知道,沒人提過,他也沒要求,只會叫我做事,這個要做,那個怎麼沒做。磨擦了很久很久,和他無法再相處,我搬出去,自己生活。然後有個機會,我發現我原來愛女生。

遇到了她,我才知道,我也是會撒嬌的,我可以溫柔,可以媚惑她,願意將自己的身體保養好,取悅她,她會更讓我愉悅,享受當女人的樂趣。這些我以前都不知道,也認為自己不會,做不出來,其實是沒碰到對的人。

她到處試探,發現我身體的敏感處,我也細心體會身體的感覺,慢慢找到彼此愉悅的方式,每次高潮不斷,持續很久。那種高峰經驗讓我對人生有不同的看法,讓已經枯槁的心重新燃起火花,不,是火炬,不管對自己,或對生活、工作、未來……積極、有希望、有勁的感覺自動出現,不必追求,不必用力,它自然就來了,那才是真正的快樂和滿足。

謝謝妳們沒有對我說什麼不好聽的話。當初要告訴姊姊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道德,我這樣可以嗎?對妳們的爸爸不公平?妳們會怎麼看我?還好,妳們都沒說什麼。

妳們還小時,我告訴自己沒有愛情沒關係,我有孩子就好了,當時我的母愛充滿了我整個人,後來才知道那是因為我正逢育兒期的關係,是動物的本能。多年之後常跟朋友哀怨,在日記上呼喊:「我需要愛情。」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辦?在婚姻中的女人不能去找嗎?離婚的話,要怎麼進行呢?我得割捨掉多少呢?家裏每個人會失去什麼?這是我人生最大的難題。

分居之後,我覺得好像每個人都鬆了一口氣,還好妳們都長大,可以照顧自己了,雖然還沒結婚,也都建立了自己一個人的家庭,過自己的日子;我和他各有住處,也不聯絡,離不離婚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關於這問題不用去想,時候到了就會知道了,好好過這半百之後的生活比較重要,包括這遲來的愛情,還有性的愉悅。

妳們長大了真好,謝謝妳們不用我操心,讓我在盡了傳統的各種責任之後,可以過自己的日子,做想做的事情。我不必當傳統的老媽媽,每天在家曬被子、打掃,將房間準備好,迎接偶而回家的兒女;或每個週末等孩子、孫子回來,買菜、煮菜、打掃,一天過了,兒孫回去了,我又要洗刷、打掃、吃剩菜,等待下一個週末的到來。還有,我要聲明一下,雖然我不想當那樣的老媽,不過當妳們需要幫忙,或有話要說時,請告訴我,別讓我最後一個知道喔!

我不希望在我快死的時候,躺在床上對妳們(可能還有孫子)說我沒有做過/完成XX的遺憾,我要讓自己每一天都很滿足,做自己愛做的事情,包括因為身為女人被壓抑下來的個人成就,還有情慾的抒發和滿足,快樂過每一天。我快樂了,家人才會快樂,當我對愛情較有體會時,妳們的親密關係也會跟著改善,相信嗎?哈哈!

(本文為 2014媽媽的黑心話徵文活動第一名作品,由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授權提供)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