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黑心話 說給妳們聽

by 楊搭撘

親愛的寶貝:

「手機帶了沒?錢帶了沒?」在妳出門的前一個晚上,我不知問了幾回。妳那張顯得有些煩躁的臉,快要耐不住性子的心,看見我的曾經;那個期待長大不想被約束的我。

請耐心聽媽媽的碎碎念。Photo by Yan Song

那時,我的外公、外婆不知對我說了多少遍「錢夠不夠?出去玩要小心、不要太晚回家」那些破壞情緒的嘮叨,現在永遠聽不到了。還好都存在腦海裡,變成最美麗最好聽的聲音,讓我感受到被愛的滋味。現在不自覺的重複著當年外公、外婆對我說的話,不管你的表情有多麼的厭煩,還是忍不住的說出口。媽媽的黑心話:就請忍受我的碎碎念吧,有一天你會發現這些都是最珍貴的聲音。

「星期六,我的同學要來家裡」!我的臉上冒出三條線,妳卻沒有發現。我明示暗示了那麼多次,妳還是忘了先問過我,就答應了同學們的要求。媽媽的黑心話:我喜歡妳的同學來,但是妳還是要先問過我啊!妳都把我當成超人了!

「每個媽媽都會把最好的留給孩子」這句話,讓我面對真實的自己有著無比的懷疑與無比的羞愧。把好吃的留給孩子,這個小小的考驗,對我來說卻是好難好難。每當有人把好吃的甜點、巧克力、蛋糕交給我,對著我說:「這是我特地買的,帶回家給妳的小孩吃。很好吃喔!」我看著口水都要流了下來,卻要表現出一定完成使命的模樣,真是難為我的口我的心我的胃。好幾次想偷偷吃掉,心裡頭又有著過意不去的罪惡感存在。媽媽的黑心話:我就是很想吃啊!看得到吃不到,心好痛!

我年紀小的時候有個希望,希望我的媽媽很漂亮、看起來很有氣質;我可以像班上的小公主一樣,穿得漂漂亮亮會畫圖。但是,我的媽媽圓圓胖胖的與漂亮兩字距離實在遙遠,為了做生意,那小姐時代的嬌媚都被粗魯給代替,她的氣質完全消失;我的穿著永遠是一個男孩樣,家裡的經濟狀況讓我無緣與才藝課連上線。或許是小時候的希望沒能實現,或許是長大後錯失機會的藉口,只好把希望寄託在妳們身上。笨拙的在妳們頭髮上編織,卻始終只有一個造型──最簡單的沖天炮頭。我沒有美感沒有巧手,無法把妳們打扮成漂亮公主。在妳們懂得選擇的時候,就開始拒絕有著紅、粉紅顏色的衣物,更不肯穿裙子,想把妳們變成公主實在難上加難。媽媽的黑心話:我省吃儉用讓妳們去學畫圖,不要把美術課當成說話課,當成烘焙課了。我的畫圖夢想還等著妳們圓呢!

只要想起妳們小時候的模樣,發生過的事,說過的話……,都讓我掉進那美麗的時光漩渦裡,捨不得爬出來。不自覺的說個不停,忘了妳們長大了,妳們已經聽過很多次很多次。我的快樂沒有感染力,反而帶給妳許多的壞情緒。有時我才一開口,妳就馬上制止,堅定的語氣發怒的雙眼,氣呼呼的說:「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我在衰老妳在成長,我喜歡回頭看而妳看未來。兩種不同的眼光,在同一個空間時間裡,走得有些辛苦。媽媽的黑心話:我就是喜歡妳們小時候的模樣,不會頂嘴的模樣。

妳們彷彿認命似的,每天過著讀書考試的生活。不用要求、不用提醒,放學就讀書,假日還是讀書。有時想要求妳們分擔家事,不能讓妳們會做的家事只有按下電鍋的開關。但是看著妳們為了讀書辛苦的身影,也只好自己承擔所有的家事。直到「做家事會聰明」「懶惰的媽媽養出有能力的孩子」這些話的出現,讓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卸下一些擔子。媽媽的黑心話:我想當貴婦不想當女傭。

「我不會接電話!妳趕快來接!」

「就這樣滑一下,就好了。」

「我又忘了要怎麼貼圖,快來教我!」

「喔!我教過妳很多次了。妳怎麼又忘記了!」近來我們之間的話語常在這裡頭打轉。面對日新月異的資訊產品,雙手愚笨的滑不出畫面,嘴巴死硬的不接受改變,心裡偷偷的讚嘆它的奇妙。我的這副模樣被妳們看的透徹,被妳們大辣辣的嘲諷著。媽媽的黑心話:不要遊說我換智慧型手機啦!對我來說滑手機比滑雪還要緊張!

人心隔肚皮,用眼神用感覺用猜測……很難了解對方到底在想什麼。妳的鋪成我不理解,我的疑惑妳無法感受,你我看似熟悉看似親密,然而時代衝擊下那看不見的鴻溝,讓我常處於鴨子聽雷般的茫然裡。妳說的話在我耳裡聽來,只是說了一半,另一半在我胡思亂想裡變成了另一個模樣。我努力的學習這時代流行的和妳那獨創的話語。無奈,流行話語太多我無法分辨,獨創的話語改變速度驚人讓我來不及跟上,句句難以理解。妳用語言堆積起來的圍牆,讓我走不進去,看不到妳真實的感受。媽媽的黑心話:想說什麼就直接說,曲曲折折的話,隱藏起來的感受我不會懂。

黑心話都說給妳們聽了,接下來知道該怎麼做了吧!讓我們一起學習傾聽接受別人的黑心話,換個角度換個角色看事情。黑心話雖然不好聽,卻是最真的聲音,願妳們都聽懂了。媽媽不是超人!

我的兩個寶貝,媽媽最愛妳們了。

愛妳們的媽媽

(本文為 2014媽媽的黑心話徵文活動第三名作品,由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授權提供)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