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種菜賣菜,怡然而自得

by 王碧蓮口述、陳麗娟撰稿

37年次,阿蓮區崗山里

我擺攤的歲月已有好長一陣子了,在我還沒搬回阿蓮、住在高雄時,我就開始靠擺攤來維持生活了,不過當時賣的是甘蔗汁。

大半輩子都在擺攤做生意的王碧蓮。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

擺攤賣甘蔗汁

我的先生是開遊覽車的司機,結婚之後,他開車賺錢養家,我則做個家庭主婦,在家帶小孩。誰料到有一天我老公失業了,那時一家四口都得吃飯,怎麼辦呢?聽說六合路有很多華僑觀光客,那些華僑喜歡喝甘蔗汁,於是我們夫妻倆就開始在六合路擺攤賣甘蔗汁,賣了一陣子就轉到前鎮區的憲德市場,在那賣了十幾年,一直到我女兒文藻畢業後,我心想,在高雄做生意,無論生意好壞,攤位都要租金,生活開銷也較多,壓力真的很大,現在孩子長大了,用錢沒那麼多了,乾脆把攤子收起來搬回故鄉阿蓮。我覺得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因為自我回來這個小時候居住的大崗山,我每天都睡得很好,生活感到非常的自在與愉快。

搬回大崗山種龍鬚菜

我是在民國88年搬回阿蓮的,那一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所以我記得很清楚。搬回大崗山後,原來我還繼續賣甘蔗汁,但是年紀大了,天天削甘蔗,體力逐漸無法負荷,就改賣自己種的木瓜,我種的木瓜雖然大,但我不灑農藥,因此木瓜外皮不好看,賣相差,生意不好,於是我改賣龍鬚菜。

我會種龍鬚菜來賣,那是因緣於一位從嘉義竹崎來的師父,他告訴我竹崎可買到瓜種,而且龍鬚菜不需噴灑農藥,這正合我意,所以我就開始大批種植龍鬚菜來賣。

種龍鬚菜是有學問的,龍鬚菜愛水又怕水,所以種在排水良好的地方是比較適合的。龍鬚菜也怕熱,一般平地上種龍鬚菜,到了夏天,因耐不住濕熱,龍鬚菜會死掉,到了秋天得再去買瓜種重新種。我山上種的龍鬚菜,照理說應該不會死的,我開始種的頭幾年都能安然渡過夏天,可是最近這幾年,可能是我連續種植的關係,瓜株都會死掉,我只好重新再種。

(高雄市阿蓮區婦女口述歷史~王碧蓮。大崗山人文協會製作)

摸黑在菜園採摘

一般來說,龍鬚菜〈瓜苗〉種下去之後,兩個月後就可採收,三個月後產量是最豐盛的,大約三天就可採收一次,長得較慢時就延一天。我的龍鬚菜多數是賣給菜販和餐館,少數我自己擺攤來賣。我的客戶們會前一天打電話向我訂貨,我則第二天清晨交貨給他們。龍鬚菜是必須在大清早採收最嫩的,所以我常常是一個人摸黑在菜園間摘菜,你問我怕不怕,因為是自己的地方,所以不會怕。如果遇到那個長長的,怎麼辦?我會跟土地公說:「阿伯啊,你的部下有夠濟,我足驚的,請你共你的部下攔〈ann5〉走。」我們拿香拜拜的人不得不信,這樣說完後,蛇就這樣不見了。

山上真的蛇多,有時候一天碰到四隻,兩天碰到八隻,上個星期日我才又碰到一隻青竹絲。為了解決這個蛇多的問題,我打算在菜園四周圍灑刈草劑,希望蛇能少一點。

擺攤重品質、講信用

龍鬚菜雖說是每天都可食用的蔬菜,但生意也會受節令的影響,像每年的三月節、七月半生意就會比較差,不過SARS流行的那一年生意特別好。龍鬚菜也是我的攤位大宗,但我也兼賣其他東西,像龍眼花、龍眼蜜、龍眼乾、菜瓜水等。從前擺攤不管生意好壞,我會擺上一整天,但這幾年來龍鬚菜賣完就收攤囉,我寧願回家做家裡的工作,也不願多耗那麼多時間在攤位上,做生意講的是品質與信用,喜歡我的產品的客戶會自行上門來買,所以不用耗時間在攤位上枯坐。

我大半生的日子都在擺攤做生意,賺錢以維持生活,現在年紀大了,主要是種龍鬚菜來賣,擺攤反而是副業。隨著年紀的增長,體力漸衰,我會雇工幫忙,有人勸我說,我現在經濟無虞,可以不用做了,可是我寧願做到我真的不能做才停止,因為吃飽沒事做等死,我並不喜歡。現在的我,感覺到非常的滿足與幸福。

(本文由大崗山人文協會提供,轉載自《流動 市集 阮的一生》)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