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權官僚剝奪女性就業機會

by 江妙瑩

最近一則新聞報導,由於監所管理員男女比率太懸殊,考選部性別平等諮詢委員會要求法務部增加監所女性管理員名額,不料引來矯正署反嗆「難道派女管理員對脫光男收容人安全檢查」(見 矯正署跳腳:難道派女安檢男犯)?護士、居家服務員也多為女性,怎麼不見有人跳出來說:「應該多訓練男性護士、居服員服務男性病患?」父權文化不僅排除(限制)女性名額,弱化女性工作能力,也剝奪女性成為優秀監獄管理員與多元晉升的機會。

Photo by Robert S. Donovan

以男性為主導的性別體制,常常以保護女性為名,排除或限制女性投入職場類別的管道,例如警察、軍人、調查員乃至監獄系統,隨著婦運團體進入官民合作的行政院性別平等委員會影響性別政策,國家考試取消性別歧視的規定,警察、軍隊等以男性為主要的就業類別慢慢有了鬆動現象,讓女性在有國家薪資保障的行業裡,就業比例逐漸提高。

著眼於男性受刑人為多的獄政系統特殊性,國家考試在男女任用名額上,始終呈現懸殊的落差。根據報導,法務部因想補足監所戒護人力,擬招考男女管理員各為 170、26人,考選部性別平等諮詢委員會則認為男女比率懸殊,要求法務部自行調整戒護人員配置,讓女性多錄取6人、男性減6人,對此,矯正署人員則大為反彈,其反對理由是,管理員工作是全天緊跟收容人,包括監看洗澡、吃藥、全身安全檢查,並認為要同性別管理員才方便,也才安全。

近身性的工作非得同性別者才方便?婦產科醫師以男性為多,卻是身體必須接觸產婦的指標性行業,只因為醫師是個講求醫療專業的高收入行業,無人置喙方不方便、安不安全問題;性別平等諮詢委員要求提高有國家薪資保障的女性管理員名額,卻遭到父權官僚體制的抵制?性別盲的父權性別文化忽略性與多元性別因素,性別暴力也可能發生在同性別社群內!

警察系統皆已針對工作調配,提高女警員額,難道監所絲毫沒有調整的空間?性別平等諮詢委員只要求增加6名女性管理員名額,即被捍然拒絕,甚至有媒體記者評論是「平權過頭 恐淪性別沙文主義」。我認為,性別平權不僅沒過頭,男性與女性在性別與性慾權力不對等的性別霸權依然存在,並且持續宰制著女性的勞動參與率與職場的表現機會。記者說有「性別沙文主義」!沙文是有,但絕不屬於多數女性。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