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人瑞退休助產士林鴛鴦

by 李宛蓁

生於民國前4年的前台北市助產士理事長林鴛鴦,對自己的助產生涯抱著隨緣的態度,雖一路起伏,卻樂在其中。

助產士與三輪車夫(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品資料)蔡高明攝
助產士與三輪車夫(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品資料)蔡高明攝

林鴛鴦從小就愛讀書,小學畢業後,家人本來不要讓她念了,但是老師在開學後發現她沒來報到,親自到家裡遊說,並且願意協助她破例入學,當時的家長對老師很尊敬,又在如此盛情下,就同意讓林鴛鴦繼續讀書。中學畢業後,林鴛鴦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聽人家講鄉下很多婦女生產沒有助產士,同時待遇也不錯,她正在猶豫要不要去考助產學校時,剛巧有同鄉從日本回來,她央求一同赴日就讀,獲得家人支持,於是年紀輕輕的她意氣風發的向日本進發。

赴日接受助產專科訓練

上了往日本的船,面對4天3夜的顛簸和風浪,林鴛鴦才對茫茫前程感到害怕。進入日本東京「厚生省認定日本產婆看護學校」的助產科就讀後,生性樂觀的她,在面對新環境和異國同學的競爭,她放低姿態、謙和的溝通;為了幫台灣爭口氣,她更努力學業、技能,優異的成績超越了許多日、韓籍的同學,獲選到醫院去照顧皇族,這在當時是對她護理服務的最高認同。

林鴛鴦18歲時就取得助產士執照畢業返台,卻因為太年輕而無法單獨執業(20歲才可開業),當地警察與她家熟識,建議她去參加保護婦培訓(公共衛生護士),這份工作的薪資有40元,是當時相當不錯的待遇。林鴛鴦就輾轉坐車到台北,與53個人競爭3個錄取名額,而獲得參加培訓的資格。

躲警報的保護婦生涯

正式成為保護婦後,遇到二戰終期美軍大轟炸,林鴛鴦生動的描述了當時的狀況:

「我被派駐嘉義,還沒開始訪視工作就遇到光復前的大空襲,每天早上到警政單位抄完要拜訪的名錄,下午就忙著躲警報了。沒多久,日本宣布投降,光復後,國民政府就解散了原先的工作編制。」

隨後她被分發到山地門的衛生所,可是當地原住民不信任這些年紀輕輕的助產士,生產時寧願到溪邊,自己用石頭斷臍導致破傷風,也不肯到衛生所生產。無力感讓林鴛鴦只在山上待了一年就返回高雄任公共衛生護士,時值霍亂、瘧疾大流行,她每天都像追捕犯人一樣到市場、車站、井邊等地,尋找感染者隔離,遇到沒有注射疫苗的也要幫忙注射,忙得沒日沒夜。就在當時公共衛生護士們的努力下,疫情好才逐漸趨緩。

專職助產士開啟豐富人生

1952年,林鴛鴦轉調到台北的保健館負責接生和教學,後來再調到古亭衛生所繼續服務。當時接生一個小孩,衛生所收20元,從產前衛生教育到接生、洗嬰、教導母親照護嬰兒等工作,都在助產士服務的範圍內。

當時台北市共有10間衛生所,林鴛鴦感到榮耀的說,在所有工作人員的共同努力下,我們每一年都得到一等評鑑呢!回首過往,林鴛鴦只有滿滿的感謝,雖然是誤打誤撞的走進助產士的行業,卻讓她的人生更豐富有趣了!

(作者為台灣女藝協會理事長)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