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繼續做娘家的萬應婆?

by 網氏

2007年網氏推出「女人是兄弟的提款機?」焦點話題,與妳/你一起探討在重男輕女的傳統家庭裡,生為男子身即優先享有家族資源,家境貧窮者,家人往往寄望女性一肩挑起生計重擔,許多女兒因而中斷學業,承擔起犧牲小我的家庭照顧者角色,乃至成年結婚後,一方面面對來自夫家的生活壓力,另一方面仍然被娘家期待持續承擔兄弟事業的風險;這種對女兒雙綁的處境,女兒稍有抵抗,動輒對女性貼上「自私」的污名,讓許多姊妹終日為「罪惡感」所綑綁!

by Steve Richey
by Steve Richey

時隔7年多,我們發現女性依然被娘家要求扮演「提款機、搖錢樹」的角色,在重男輕女的大環境下,也是隨傳隨到的「情感勞動萬應婆」,女性遭受不公平待遇的社會處境,改善非常有限。俗話說:「女人何苦難為女人?」遭受父權世襲體制支配的女性,缺乏反思,承續以男性為中心思考的文化,繼而宰制下一代女性、為難下一代。

面對娘家無止境的要求,我們觀察到女性發展出不同的對應方式,有的選擇與娘家暫時保持距離、有的選擇據理力爭、有的在怨懟與孝行之間心情百轉千折……

文章如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