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responses to “跨不跨,誰決定?”

  1. 柔柔

    大大的點評太好讚了!
    個案一直都不被看做是一個完全行為能力者

  2. 沐川

    謝謝你的分享,讓人了解這一路的想法、跌宕與辛苦之處。跨性別所要面對社會性別和生理的改造,在在都挑動了許多禁忌和歧視與國家管控之間的拉扯。在同志認同的路上,我也摸索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進入團體,認識其他朋友、並試著打開自己。認同一開始看似是自己的事,但最後面對社會的歧視,會發現有人一起分享經驗、說說話,既增加戰鬥力,也能分擔一些獨自的苦,甚至在付出的過程好好檢視自己。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有歸屬感的團體/家人們 : )

Leave a Reply

thirteen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