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長們,想想照顧者的喘息服務

by 張筱嬋

許先生:「照顧太太已經十多年了,沒有替手,一天24小時包辦所有照顧太太的大小工作,太太不僅失智、失能還有精神方面的症狀,非常難以照顧,每天被這些壓力壓得喘不過去來,曾經短暫聘請了外籍看護工協助,但太太依然只黏著我,連上廁所都會纏著我,什麼事也不能做,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自己的時間和空間,更別說是放假了。」

A story of cancer in the family. Photo by Erik Söderström
A story of cancer in the family. Photo by Erik Söderström

這是一位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簡稱家總)服務多年的個案。根據家總調查顯示「沒有個人時間/空間」是家庭照顧者最大的困境,為爭取家庭照顧者周休喘息一日,家總已連續三年,透過記者會,邀請照顧者挺身,一同爭取屬於自己的休息權,然卻遲遲未獲中央機關重視,家庭照顧者們只能埋首於家庭中,一年365天都為照顧家人付出和奉獻,連周休一日都沒有,更別說是年假了,長期照顧下,龐大的照顧壓力導致一樁樁悲劇不斷發生。

探究其因,家總彙整歸納近四年來的照顧者悲劇新聞,這些社會案件有幾個共通點:

  1. 性別文化論:主要以男性照顧者為主,占了九成,顯示出男性照顧者在面對高照顧壓力時,通常較難有抒發出口,容易採取激烈化的手段。在傳統的文化和教育使然下,男性通常被視為「工具性」角色,擔負者養家照顧的任務,而男性在「情感性」角色的需求,往往被忽略了,因此當面對照顧工作時,男性總是以解決問題為導向,呈現出工具性的角色和思維,反倒是情感的呈現,多落於隱藏或忽視,等到壓力滿杯溢出時,發現自己的處境和困頓是那麼的無助。
  2. 區域資源論:照顧悲劇有「六都化」的傾向,四年來共有二十五起重大事件,而六都發生率就約占百分之七十,而六都中,有以新北市居首,其次為臺南市和甫升格的桃園市,分析六都人口雖高,但資源卻也相較充足,發生率之高,值得各界關注
  3. 資訊落差論:從各篇報導來看,這些長照家庭多半不清楚之福利服資訊,以至於不知道可以申請,可以向誰詢問,連基層的鄰里長多不知道有相關的資訊可以提供,造成這些長照家庭需求邊緣化。在資訊科技發達的時代裡,越來越多照顧者使用網路科技來尋找長照資源和資訊,因此長照服務是否可以隨時被蒐集查閱就相當重要,故家總調查各縣市長照中心的網站,蒐集有關喘息服務的公開化資訊,結果發現基隆市、金門縣、連江縣無任何資訊,判定為「不及格」;而台北市、桃園市、新竹市、屏東縣等則提供完整資訊,判定為「優等」,本次調查已『資訊是否公開』為主,但評比並未列入搜尋層數,此亦為操作關鍵。
  4. 有無替手論:普遍性的觀念中認為,「有外勞就沒問題了」,但真的嗎?許許多多的家庭,即使聘請了外籍看護工,多了個替手,但家人仍耗費心神去照顧,外籍看護工需要休息,家庭照顧者也需要休息,但在現有體制下,聘有外籍看護工者就不得使用喘息服務或是相關替代性人力之服務,將漠視家庭照顧者的權益,由這些社會案件來看,約有兩成的家庭是聘有外籍看護工的,但他們的壓力卻沒有因此而削減,照顧是三高(高體力、高壓力、高負荷)的工作,不是單純的給人力或是給錢就好,還有很多面向是亟需國家、社會、家庭了解並給予大力支持的。

而針對聘有外籍看護工是否可以申請使用喘息服務,家總也進行的調查研究,檢視當前狀況,發現到各縣市執行作法不一,目前中央政府規定外籍看護工休假或返國時超過一個月,可申請喘息服務,但二十二縣市中僅有七個縣市因應民眾需求,包括台北市、桃園縣、新竹縣、苗栗縣、基隆市、花蓮縣、澎湖縣,當外籍看護工休假或返國期間,「可提前申請,無縫接軌」。其餘縣市不是必須等到外籍看護工離境才能申請,或甚至低於中央規定不提供喘息服務申請。我們大聲疾呼,新科首長們,請提出具體服務計畫吧!

隨著人口老化、少子化社會趨勢,個別家庭已經無法負荷照顧重擔,終將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政府不能再迴避與漠視。

(作者為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社工兼公關專員)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