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杯的下落──本土版陰道獨白「拾蒂」首部曲開演

by 何旻燁

Q:你怎會19歲就接這家店?
A:那時大家都窮,爸在宜蘭鄉下撈魚,為了賺錢來基隆划船戴客,但一個賺兩毛,哪養得起9個孩子?我常走到碼頭幫我爸送飯,看到很多美軍穿白色海軍服感覺很好,就覺得在酒吧工作應該不錯。那時我18歲,曾在台北當咖啡女郎,但地方很黑,還要給人摟抱,很不喜歡;踏進酒吧看到裡面很光亮,覺得很好,就從小妹做起……

以上是難得採集的吧女口述史(註一)。

拾蒂首部曲表演「我今年九歲」。勵馨基金會提供
拾蒂首部曲表演「我今年九歲」。勵馨基金會提供

1955年越戰爆發後,大批美軍進入亞太地區,因為美國軍人的薪水優渥,有許多酒吧為了招攬美軍,甚至包下整台飛機飛去越南,把這些美國大兵接回來。1950年代,一個人一個月的薪資大約1,000元,而吧孃一個人一天光是小費就可能拿到2、300元,因此許多需要協助家中生計的女性,就選擇前往高雄、台中、基隆等港口成為「吧孃」。

這些主要分佈在基隆、台中、高雄三地的吧女故事,鮮為人知,卻描繪出某一個歷史時空下的女性生命故事。當時在茶室酒店酒吧從事服務工作的女性有茶室女與侍應生之別,荼室女不從事性服務,侍應生則沒有設限。在1950年代的侍應生,據統計約有4、500人,然而,相較於茶室女與侍應生,吧女的工作環境更加光鮮亮麗,而來店消費的美國大兵,也帶來了某種可能改變命運的美國夢(吧女愛上美國大兵遠嫁美國的浪漫幻想)。

為了蒐集本土版「陰道獨白」劇本材料,勵馨基金會工作人員曾親赴基隆「Lucky Star(幸運星)」酒吧做田野。

「位於基隆的『幸運星』有別於一般酒吧,除了店內只做外國船員的生意外,這兒曾經有過三位啞女,在吧檯負責倒酒,和客人聊天,賺取『大酒』。一年只來台灣幾次的外籍船員,和『幸運星』裡的啞女建立了『無言』的深厚情誼……(註二)」

以上是基隆目前最後一間領有執照酒吧的一段歷史,而在50年代,要當吧女都要去警察局登記。然而,現在「Lucky Star」酒吧的老闆已移民去美國,店也頂讓給別人(編註:現任老闆即從小妹做起,後為吧女),只剩昏黃陰暗的吧檯,而當年的吧女,也陸續結婚、轉業,她們在這裏的生活時光,也成為她們絕口不提的禁忌。

…。…。…。…。…。…。…。 …。…。…。…。…。

在演出美國劇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劇本10年後,勵馨今年(2015)決定回歸本土腳本,分三年創作10個屬於台灣自己的陰道獨白劇本,勵馨並決定將這10個劇本稱為「拾蒂」,意即拾起許多被人忽略、受壓迫的、受傷的女子生命故事,重新檢視社會上根深蒂固對女性的傳統觀點或迷思,讓女性成為主體。

勵馨的本土版陰道獨白劇本,在選材上頗費周折,除了以勵馨服務的性侵和兒少性剝削個案做為劇本發想的主軸,創作出〈痛痛飛走了〉──性侵倖存者劇本,還有長期關懷雛妓議題的〈我今年九歲〉──雛妓劇本外,另一劇本〈亮麗的吧歌〉更擴大視野,從補綴女性歷史的角度出發,試圖蒐羅在越戰和韓戰時期,擔任酒吧女的吧孃故事。

如果陰道是女性體內的聖杯,這些聖杯最後將流向何方?這些聖杯最後的命運又將如何?「拾蒂」首部曲與妳/你一起探討聖杯命運。

歡迎至台灣陰道獨白在勵馨:「拾蒂」首部曲了解相關資訊。

註一、二:資料來源:呂景發(2009)。〈美軍與基隆休閒性產業〉。《性別文化與通識教育研討會論文集》,頁130-155。

(作者為勵馨基金會總會資源發展部媒體專員)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