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乾女兒?通通是女兒啦!

by 白爾雅

揚揚的媽媽是個傳統的女人,經營一家小有規模的理髮店,到六十幾歲還不肯退休,指揮著一班年紀相仿的理髮師,在鄰里間幫太太小姐們洗頭燙髮也是頗富盛名。

無論出櫃與否,同志社群享有平等的權利。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大遊行
無論出櫃與否,同志社群享有平等的權利。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大遊行

守著一家店,也把兩個孩子拉拔長大。揚揚每天都跟著哥哥在店附近亂跑亂玩,大概是兩個孩子年紀差距大,揚媽也放心讓哥哥暫代保母之責。哥哥結婚之後,買了新房子打算接媽媽過去住,媽媽卻捨不得收掉理髮店,也常以要照顧揚揚的名義,三天兩頭往老家跑。

和舒婉交往之後的某天,揚揚鼓起勇氣問媽媽可不可以讓舒婉搬到老家,跟她一起住,兩個人也好彼此照顧,揚媽就可以安心住在哥哥家享福。舒婉常常到揚家走動,和揚媽、揚哥相處很自然,揚媽非常喜歡舒婉,似乎也不把她當外人。揚揚老早就和哥哥出櫃,哥哥心裡有數,看兩個人一路走來蠻穩定的,也樂見她們整修老家好好住在一起。只是,沒人知道揚媽心裡怎麼想。

週末假日一大早,舒婉陪孝順的揚揚一起跟揚媽上菜市場,三個人手挽手好不親密。熟識的攤販跟揚媽打招呼,看到身旁的兩人,熱切地拔高音量大喊「唉呦,妳怎麼這麼好命!女兒、媳婦一起陪妳買菜!」揚揚在一旁楞了一下,猜想菜攤阿姨可能把舒婉認成嫂嫂了;一邊捏了把冷汗想著媽媽怎麼回答,一邊還用眼角餘光偷看了舒婉一眼。揚媽卻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用可愛的台灣國語說「丟啊丟啊,媳婦女兒攏嘛是女兒!」揚揚和舒婉對看一眼,有種不敢相信的驚喜,但又不確定揚媽到底有沒有在狀況內?

又是另一個三人一起出門的日子,這天揚媽要逛街,看看這件試穿那件,還抱怨揚揚總是穿暗色系「看起來沒精神」。揚揚倒是漫不在乎瞥了一眼媽媽手上的彩色大花上衣,回嘴「果然越老穿越花」,遭來揚媽抗議。舒婉在旁邊看著覺得有趣,想起自己和媽媽緣份不深,揚媽多少填補一些遺憾,手裡沒閒著翻看幾款鮮豔的樣式。賣衣服的年輕小姐口氣討好,「這位馬麻,妳女兒幫妳選這件,妳要不要去試穿看看?」揚媽突如其來拉著舒婉的手說「這個是我乾女兒」,又指指揚揚說「那才是我女兒」,轉身接過衣服就喜孜孜地走進試衣間了。舒婉和揚揚交換了一個眼神,狐疑著「什麼時候又變成乾女兒了?」揚媽走出來照鏡子,專櫃小姐又接著稱讚:「太太,妳乾女兒跟妳長得比較像耶,女兒比較不像捏!」揚媽樂得大笑,「比較漂亮的當然比較像我啊」!

揚揚的老家終於開始整修了,揚媽清理了大部分的舊物,要揚揚和舒婉「都用新的,才是新的開始」。等到揚揚和舒婉正式搬進老家,揚媽也放心的搬到哥哥家過著退休生活,每到週末兩個人都會到哥哥家陪媽媽,感情益發親密。到底揚媽知不知情?從來沒有正式出櫃的揚揚說,「誰還在乎出不出櫃,知不知情?我媽對我們的態度,比什麼都重要」。揚媽也許傳統,但是她用她的方式去理解新的關係,也用她的溫柔贏得兩個女兒的心。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