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源先確立,以受照顧者為中心思考,吳玉琴談長照政策

by 江妙瑩

2016年2月農曆年連假過後的早晨,春寒料峭,走進立法院中興大樓地下室,儘管第9屆立委已宣誓就職,但看到許多立委辦公室仍進行修繕工程,施工人員來來往往,敲擊聲不絕於耳。轉進吳玉琴國會辦公室竟是一片靜好,空間井然有序,「我與前立委陳節如協調好,直接沿用她的辦公室……」吳玉琴笑笑說,部分助理繼續留任協助吳玉琴問政,包括陳的國會辦公室主任孫一信。從民間團體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簡稱老盟)進入立院的吳玉琴快速調整腳步,「問政重點在社會福利和長照,以受照顧者為優先思維的長照制度已刻不容緩,首先確立財源,同時減輕家庭照顧者負擔,國家責無旁貸必須承擔起責任」吳玉琴期許未年四年的工作重點。

2015.10吳玉琴攝於北海道札幌在宅醫療研討會。吳玉琴提供
2015.10吳玉琴攝於北海道札幌在宅醫療研討會。吳玉琴提供

正視原住民自治法治地位

與吳玉琴相識26、27年,當時她擔任導航基金會祕書,負責青少年生涯輔導,當時教改工程尚未展開,一群社會菁英成立導航基金會,期待協助高中生在選填大學聯考志願時,提供更多元的思考。再見玉琴時,她接任了老盟祕書長。這期間她到東海大學攻讀社工碩士,碩士論文是探討蘭嶼達悟族的都市移民生涯發展模式,因此結識許多原住民朋友,了解原住民問題,「大家多知道我是代表社會福利界出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事實上,在眾多原住民朋友的期許下,我也算是0.5個原住民立委,未來也會多多關心原住民自治條例的立法工作」玉琴表達了她正視原住民自治的法治地位。

在老盟祕書長任內,參考聯合國老人憲章,吳玉琴偕同社福夥伴大幅度修法完成老人福利法和老人福利機構設立標準,過去台灣法令規範機構式服務不足,衍生許多老人在機構內受虐和火災、淹水難以逃生的情事發生,老盟因而提出居家式服務模式及老人保護,破除法不入家門觀念,放寬小型社區養護機構,讓失能老人就近在家附近獲得照顧,為小型機構爭取就地合法化的空間。「合法化後,營利的小型機構品質未見提升,這一直是我多年來的痛!」因此,協助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落實發展小規模多機能長照中心、失智老人團體家屋、偏遠地區老人日間照顧中心等等,都是玉琴多年來南北奔波努力的目標。

先確立財源,注重長照服務差異化

不僅為老盟祕書長,吳玉琴同時為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理事長(編註:2016.2.19交接,由陳節如接任理事長),受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智庫邀請,分別進入性別小組和社福小組研議長照保險以及照顧政策,成為蔡英文2016總統大選「十年長照2.0計畫」的政見,其中最為關鍵、也是大家最為關注的長照服務法第15條長照服務發展基金的財源何處來。吳玉琴指出,蔡英文競選時提出特別稅源,亦即遺產贈與稅由現行10%加徵到20%,以及加徵營業稅0.5%,一年粗估約有300多億稅源,成為穩定廣泛的財源。

她進一步指出,反觀國民黨總統大選期間,喊出編列1100多億元長照預算,打算用現金取代服務,「我十分反對現金給付,一旦現金給付,服務就長不出來,重點是服務公共化,有人來照顧家中的失能長輩」。吳玉琴說,性別小組因而提出「社區大家庭的整體照顧──托育、長照、就業三合一政策」(簡稱「三合一照顧政策」)建言,目的即是解決照顧與性別雙重議題,由於8成以上照顧者為女性,讓照顧者投入工作,不僅促成女性就業,經濟獨立自主,避免老年女性貧窮化問題產生。

有民間團體抨擊「國、民二黨長照財源皆占照顧者便宜」,吳玉琴也認為長照制度的資源必須一視同仁,無論有無外籍監護工照顧的台灣家庭均應受惠,針對部分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承擔聘雇外籍監護工家庭每週一天的喘息服務經費,她質疑:「問題是,在財源有限下,外勞家庭每月付2000元就業安定基金,卻可得到4000元喘息服務,合理嗎?」她主張財源要先算出來後才能評估出能夠增加哪些服務量能。

調整角色,傾聽不同聲音

因應台灣未來為快速老化的國家,解決高齡社會問題迫在眉睫,由於老人照護需求差異性極大,吳玉琴主張,必須加速整合設立長期照護機構的法令,包括老人、身障、護理、國軍退除役官兵等相關主管機關長期忽略特殊化,難以單一標準處理。不論是照護權或勞動權議題,吳玉琴認為,以案主最佳利益出發才能共創共好共善社會。

尊重多元及個體自主性是吳玉琴做為社會工作者信奉的價值,面對社運界倡議推動婚姻平權法案,身為虔誠基督徒的她則陷入兩難,擔憂將改變婚姻家庭擔負的傳宗接代責任與結構。她坦承自己需要更多時間思考,也需要支持與反支持婚姻平權團體更多的對話,傾聽不同的聲音是她目前調整角色念茲在茲的行動實踐。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