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篇】解決家庭照顧者勞苦之憂迫不容緩

by 張筱嬋

案例:太太中風18年了,為了要讓太太在家接受照顧,聘請外籍看護工來協助,前前後後也轉換了8個。

三黨總統參選人的長照政見能照顧多少受照顧者與家庭照顧者?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大遊行
三黨總統參選人長照政見能照顧多少受照顧者與家庭照顧者?Photo by chiang in 同志大遊行

70多歲的陳大哥說,18年來,我就像是個『外勞訓練員』,每個來的素質都不一致,我得要像教練一樣,教他們如何照顧太太,學習語言和廚藝,不斷反覆,才能慢慢讓他們步上軌道,可是每每換新的外籍看護工,就必須重新來過,每位外籍看護工上手的速度不同,快的半年,慢的也要一年,一位外籍看護工在台三年,有四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在接受訓練,而這些訓練和管理的責任都落在家庭照顧者身上。

陳大哥難過地表示:一家四人團隊式的照顧,但還是很累,且像我們這樣有聘請外籍看護工的家庭,卻還要受到政府的「政策歧視」,很多服務都被排除在外,政府說要讓外籍看護工放假休息,可是他們休息,又沒有替代的人力來幫忙,我們再累也都要撐著……也因此耽誤了兩個孝順女兒的婚姻。

除此之外,每個月還要各項繳交不同的費用,包括每個月政府收取2000元的就業安定基金,這些都是我們這些家庭要負擔的,卻無法從政府端獲得各種協助,長照家庭的無奈,政府卻無法給予協助……

…。…。…。…。…。…。…。 …。…。…。…。…。

可選擇的長照服務模式不足

面對層出不窮的家庭照顧者自戕或加害案件,主因是長照家庭可選擇的服務實在太少,政府發展長照服務牛步。

目前65歲以上失能老年人口約48.7萬人,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以下簡稱家總)分析2014年長照預算、專業人力服務比、社區與居家服務量、長照機構床位數、外籍看護工人數,顯示服務量能嚴重不足、政策思維矛盾。由下列五項探究:

一、 從長照經費來看,105年度長照經費預算僅約45億元,分配至失能人口,每人每月僅分配到802元。

二、 從專業人力來看,平均一個「照顧服務員」要服務17位失能老人、一個「社工員」要服務135位失能老人、一個「護理人員」要服務43位失能老人、一位「物理治療師」要服務235位失能老人、一位「職能治療師」要服務428位失能老人;而負責評估失能老人長照需求的「照顧管理人員」,一位則要服務599位失能老人。

三、 從社區與居家服務量來看,約八成失能老人居住在社區或家庭之中,需求人口約370,747人,實際使用服務的人數只有45,889人,僅滿足八分之一的需求量;且過去三年服務量幾乎停滯。

四、 從長照機構床位數來看,約二成重度失能老人會選擇「長照機構」或「護理之家」,推估103年度約92,687位入住需求,但供給量僅82,226位。且縣市差異大,以台北市為例,2.2位失能老人僅能分配到1個床位。

五、 在外籍看護工部分,雖然政府表示「要培植本國長照服務與人力」,但截至2014年,開放進用22萬名外籍看護工,且逐年增加,約占全國75萬失能人口的三分之一。

人口老化與長期照顧問題,儼然成為顯學,政府不得不正視長照服務的迫切性。長照服務法於去年(2015)5月通過,預計兩年後正式施行,但家總認為,政府雖提出「長期照護服務網計畫」,如何落實才是困難。目前長照服務存在「在地化、差異大」現象,無法以中央一體適用的標準或規則去推動,必須下放資源、授權地方政府發展「因地制宜」策略。

國、民二黨長照財源皆占照顧者便宜

家庭照顧者的期待不外乎:「有足夠而多元的選擇?」、「有滿足個別需求的品質?」、「不同經濟條件能負擔得起?」臺灣長照發展該如何走下去?

大選前夕,各黨紛紛端出牛肉政策,長照議題也成了兵家必爭之地。除了服務網絡之建構外,針對討論不斷的基金財源,國民黨提出長期照顧保險,民進黨提出長照十年2.0版,就財源為「保險制」或「稅收制」,兩黨交鋒,爭論不休!而親民黨在其長照政見中,卻未有提出財源解決之道。

家總解讀兩黨政策內容,說明:「國民黨保險版」,第一年開辦費預估1100億元,其中卻錯誤地以目前使用量,推估未來社區與居家服務的使用量,其偏低的使用量,恰是因國家提供的服務量不足,以及排除外籍看護工家庭所造成。而「民進黨稅收版」,一年財源僅350億元,在計算服務提供量時,似乎亦將聘雇外籍看護工的22萬家庭排除於外。

「將22萬外籍看護工聘雇家庭排除於補助資格之外」,兩黨倒是有志一同。事實上,過去5年,外籍看護工快速增加24,000人,平均每年增加近5,000人,如果排除這些家庭,顯示就是「占家庭照顧者便宜」,把責任推回給家庭。

檢視目前長照服務使用狀況,65歲以上失能老人約計46萬,其中,僅有15萬人使用長照服務,而使用社區與居家服務者僅43,000人,連一成都不到;深究服務使用量低迷的原因,就是因聘雇外籍看護工的家庭,不能同時使用居家服務,因為外籍看護工被政策界定為補充人力,且被視為搶走本國籍照顧服務員就業機會,因此以排除或降低居家服務補助,作為「懲罰」。

兩黨皆漠視聘用外籍看護工家庭的需要,把這些家庭視為「有能力購買服務」,貼上「不需要服務」的標籤,把選擇外籍看護工視為「自願選擇」,將這些家庭排除於長照服務的策略之外。

事實上,聘僱外籍看護工不是「自願選擇」,而是「被迫選擇」,因為沒有人可以24小時照顧。65 歲以上失能老年人口中,僅兩成重度失能老人需要機構住宿式服務,其餘八成中度或輕度失能老人,需要的是社區日間照護,或居家式服務。

當國家提供的社區與居家照顧服務不足,家庭照顧者勢必得承受更大照顧負荷。再者,台灣以雙薪家庭為主的生活型態,在職照顧者需要彈性且長時數的幫手,這往往是無法使用短時數居家服務,或服務時間只到五點的日間照顧中心的原因。

若以國際經濟發展趨勢來看,東南亞國家經濟漸長,未來勢必將發生減少輸出人力至臺灣的情況,加上臺灣長照人力發展本身不足,那麼這些長照家庭該何去何從?

政府與民間共創本國銀髮照顧服務產業成了不可忽略的一角,長照產業也有內需市場,端看政府或哪個政黨能夠真正提出解方因應了!

(作者為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

三黨總統參選人長照政見

相關新聞

我們一起來關心其他2015年度性/別新聞回顧與整理。文章如下:

@女性就業

@女孩培力

@同志人權

@農業政策

@新移民

@女性參政

@女性人權

@人身安全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