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還是認命?

by 張瀞文

離兩次婚,帶著兒子跨國移民兩次,任性嗎?太隨心所欲了嗎?把婚姻當遊戲嗎?

如果是,這任性遊戲的代價未免也太大了!

母子二人。photo credit:flickr@Eduardo Merille CC BY-SA 2.0
母子二人。photo credit:flickr@Eduardo Merille CC BY-SA 2.0

你應該問我:「難道你不怕嗎?」

但是,真的沒有人這樣問過我,你們可能都以為我天不怕地不怕。

帶著兒子,推著行李箱走進機場,並不是去旅行,而是搬去一個陌生的無親無故的地方,而那時候在麗江的師父,還在山上住帳棚修寺院。

極端恐懼變得極度堅強

誠實告訴你,我怕,怕死了。

像我這樣的女人,孤身一人,身在異鄉,前後左右上下四面八方無親無故無依無靠,遠方的故鄉毫無金援與親援,從馬來西亞淨身出戶,有什麼資格任性而活?拿什麼條件去任性呢?

從小就明白,我是毫無任性的條件,只有韌性與認命,只能用韌性,認命在不欲的命運中想辦法讓自己突圍,而創造出接近我意欲的人生。

當時,在馬來西亞,那個男人坐在地上哭著說,他養不起我,只能跟他過苦日子的那個當下,我發現當我是極端恐懼的,卻變得極度堅強,混合著恐懼與堅強企圖鑄造一把劍,想要突圍而出,因為真的不想再離婚,真的想維持住這個婚姻,所以忍著恐懼更加堅強而認命,或許是我徹底的認命,反而出現突圍而出的契機。

我真的一點都不勇敢,這一切都是不得已,都是被命運所迫。

我也一點都不自信,這不自信是我原本不自知的。

你可能又要問我,當初何不搬回台北,有親有故,畢竟是故鄉?

麗江爸爸的許諾

是啊!我考慮過回台,在台灣有親有故,卻同異鄉一樣無依無靠無處可棲身。相較之下,我的信仰與我的喇嘛上師是比較靠譜的依靠。格里喇嘛常常對我說:「我就是你的靠山,我就是你在麗江的爸爸!」這輩子從來也沒有人對我有過如此的承諾。

即使師父沒有真正給過經濟上的支持,這樣的話就足以讓我勇敢,而我小從未在父母口中聽過如此的話語。

在我尚未決定定居雲南時,怡翔對我說,他想留在麗江,孩子對新環境的嚮往也鼓勵了我。

所以我就這樣看似任性地在麗江落腳,慢慢地熟悉了這片高原上的土地,因為全心全意地適應高原生活,逐漸遺忘了台灣的很多往事,不親的人與景變親了,至親的那些人與景,情淡恩散。

放下與執取,總是反覆不定

萬事萬物皆空無自性且無恆常性,這是佛的究竟教導,要真正領悟這道理著實太難,空性的領悟只能在實相去辯證,去領悟,當摸到空性的裙襬時,心中只有輕淡的一聲「哇!就是這個了!」。

過去熟悉的台北,現在變陌生了,街道的位置與方位都忘記了;初來時陌生的麗江,現在卻如此熟悉,開車在蜿蜒的山路中攀行,猶如逛著自家園林。感知變遷了,環境其實未變,親人如故,而我卻能放下他們的故態,只因終於有一點點領悟了命運變遷中的如夢如幻空無自性。

人生的真相不過是如此,人世間的真愛也不過是如此。

這世間哪裡有真實的執念需要堅持去執取?哪裡有永遠不變的傷痛與幸福?

然而,放下與執取,總是反覆不定。

讓我能微笑的是,我終於可以不渴求有靠山了。

分享瀞文在麗江生活記事

分享瀞文2011年之前生命記事「女巫散記」專欄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