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公投中被忽視的性別議題

by 黃淑怡

大英國協在6月23日(2016)公投決定脫歐後餘波蕩漾。除了蘇格蘭與愛爾蘭高漲的反英情緒、英鎊重貶、年輕英國人不滿中高齡者決定他們的未來,世代剝削與對立感上升,以及要求重新公投連署的政治效應持續擴大。恐懼失去歐洲公民權益的英國人於公投結果出爐後,愛爾蘭駐倫敦的大使館因一天之內湧入4000件申請護照案件,使得愛爾蘭大使館出面呼籲英國民眾停止申請該國護照。此外,加拿大大使館也發現移民資訊的網站點閱率也比平常上升了百分之325。加拿大駐英大使館發言人Mariano Mamertino表示,脫歐結果出爐後,註冊用戶尋找歐盟與海外工作機會在一日之內倍數成長(見 The number of young people looking to work abroad has doubled after Brexit vote, report finds)。

在脫歐報導中,女性的聲音不被重視,性別議題亦被嚴重邊緣化。photo credit:flickr@John Bastoen CC BY 2.0
在脫歐報導中,女性的聲音不被重視,性別議題亦被嚴重邊緣化。photo credit:flickr@John Bastoen CC BY 2.0

長期關注英國性別議題的非政府組織團體與學術機構批評,英國脫歐公投前,無論是電視專題或國會辯論也好,或各黨派於媒體的討論也罷,對於脫歐後可能造成的性別衝擊不僅缺乏選前的性別影響評估,支持或反對派的國會議員也缺乏傳媒舞台,能公開明確的向全體選民分析說明脫歐對於性別平等政策和各項支持性方案的優劣。例如6月1日,英國工黨國會議員Mary Creagh公開呼籲英國女性選民不要將自己的權益交給一群老男人來決定。可惜整體公投的宣傳中,不只缺乏女性政治人物的聲音,性別議題也被淹沒在經濟、移民與種族的喧囂裡。

根據英國羅浮堡大學溝通與文化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in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e, Loughborough University)於6月23日公佈數據顯示,在脫歐公投議題上,女性的意見再現於大眾傳媒的比例僅佔17.5%。若細分數位媒體與紙本媒體的女男再現性別比,前者為25%比75%,後者更懸殊為15%比85%。女性對於脫歐的意見和看法不僅不被媒體重視,女性政治人物也無法藉由媒體針對脫歐後的性別影響發聲。簡言之,在脫歐報導中,女性的聲音不被重視,性別議題亦被嚴重邊緣化。所導致的後果便是,普遍的女性選民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僅能根據男性政治菁英的言論行使憲法所賦予的公投權,然而卻無法確切得知公投的結果將如何影響自身未來生活中各項權益。

歐盟基本權利憲章第23章(Article 23 of the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of the European Union)、歐盟運作條約(Treaty on the Functioning of the Union)均言明落實性別平等為歐盟的基本精神。因此歐盟執行委員會(以下簡稱歐盟執委會)制定了許多方案與法律要求各歐盟國必須遵守,究竟脫歐後對於英國民眾,特別是女性,會造成多少性別衝擊?根據英國獨立報的分析,至少有以下六項:

一、喪失歐盟性別平等基金補助

為了鼓勵各歐盟會員國推動並落實性別平等相關政策法令,歐盟執委會特設「2016-2019推動性別平等策略基金(Strategic Engagement for Gender Equality: 2016-2019)」,這筆高達61億7000萬歐元的基金,從2014年開始動用預估至2020年為止,是特別針對弭平男女薪資不平等與提升女性在民間企業高階主管人數。

二、平等對待與反歧視

平等對待為歐體條約的基本精神,1957年的平等對待法包含男女同工同酬與職涯教育與訓練的平等對待,整整比英國的同工同酬法(Equal Pay Act 1970)早了13年。該法不僅要求各會員國應立法規範男女同工同酬,在職涯發展中的教育與職業訓練中,都要合乎性別平等原則。

三、生產假與育嬰假

為了保障女性生育權,歐體條約中明定育嬰假,其賦予女性有至少14週的產假,並禁止懷孕歧視與生育歧視。即使是自己當老闆的女性,生產後亦可向政府申請補助。歐盟也認可民眾有請育嬰假的權利,其保障受薪者享有至少4個月的育嬰假,包含領養小孩的育嬰假。此外,此1~4個月的育嬰假不能轉讓給伴侶,若不請就喪失權利,此規定意在鼓勵男性多多參與父職。

四、性別暴力防治

在英國與歐盟全境女性仍舊深受性別暴力威脅。英國警察平均每30秒就有一通緊急報案電話是和家庭暴力相關。為了保障女性不受暴力威脅,歐盟研發「受害者人權指令(EU Victims’ Rights Directive)」制度來提供女性受害者專業的協助與保護,並以高標準層次來防治性騷擾行為。其他如: 歐盟保護法 (the European Protection Order)和其相關互認公民事務規範中,也要求各會員國應保障女性在歐盟全境旅行時的人身安全;「反人口販運指令 (the Anti-trafficking Directive)建構詳盡架構進行防治人口販運、提供受害者協助與加強會員國間的警政合作。目前歐盟國會也正在研擬對於難民女性的性暴力防治與人權保障的相關法令。

五、決策制定中的性別平等

推動決策制定中的性別平等一直是歐盟執委會的長期工作項目。委員會亦長期進行性別統計與性別趨勢分析。此舉是為了讓女性在政治上有參與政策制定與決策的權利,以避免男性壟斷政治資源與分配社會資源的權利,而犧牲性別與弱勢議題。此舉體現在歐盟國會中,有37%為女性議員,相較於英國國會僅有29%為女性議員。

六、協助女性創業與促進女性達成經濟獨立

即便歐盟國家對於女性就業與勞動權益的建置機制稱不上完備,但目前歐盟已補助數個加強女性企業家的方案,如地平線2020 (Horizon 2020 Agenda)和歐盟社會基金( European Social Fund)皆是在補助各會員國提昇女性勞動參與,弭平男女勞參差距、協助女性脫貧或鼓勵女性社會企業等等提案(見 Six big reasons for women to vote Remain in the EU referendum)。

英國目前有兩年的準備期來進行脫歐的各項因應政策準備,脫歐後,英國企業將不再需要依照歐盟的高標準來保障婦女就業與其他性別平等相關權益,英國政府能否繼續以歐盟規範來修改國內的法令仍是未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對於英國女性而言,失去歐盟推動性別平等措施的相關補助是公投後必須面對的後果。兩年後,她們是否要面對更嚴苛的工作與生活環境,其性別衝擊會有多大,則是不負責任且缺乏性別平等意識的英國政治人物們留給全體英國民眾的惡果。

資料來源:

了解更多淑怡以性別眼觀看世界的文章

(作者為網氏Dutch最前線性別眼觀天下專欄作家,荷蘭烏特列支大學性別研究博士)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