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又怎樣?!

by 陳思伶

又是一個下雨天,我望著空蕩蕩的椅子,等待一陣陣雷聲中那細微的開門聲,期待著那句百聽不厭的話語:「我回來了!」

2016新移民子女創作比賽繪畫國中組特優獎:忙碌的廚房。得獎者曾子晴(新北市福和國中九年級)。賽珍珠基金會提供
2016新移民子女創作比賽繪畫國中組特優獎:忙碌的廚房。得獎者曾子晴(新北市福和國中九年級)。賽珍珠基金會提供

從我有記憶以來,爸爸就一直這麼忙碌,只因為他要求完美,努力不懈,常常披著一身的夜色回家後,還繼續在電腦桌前處理成山成海的公事,不過,他永遠是笑著的,彷彿剛度假完般神采飛揚。我總是好奇著:爸爸都不會累嗎?怎麼都不會抱怨?為什麼在他面前,我們好像才是那熬夜未眠的趕工人?或許爸爸有其他時間休息吧!又或許他的壓力比較小,畢竟我還要念書、考試,不是嗎?

可是,早已疲倦不堪的雙腳再也承受不住日夜的奔波,在深夜裡,一陣陣急促的響笛聲劃開寧靜的夜空,只見媽媽隨手拿了一件外套就拉著我直奔醫院。醫生說是左小腿骨開放性骨折。小小年紀的我如何懂得這專業的術語,眼前只見到刺眼的白色紗布、刺鼻的藥水味和逐漸佔據全眼的紅,鮮血的「紅」。抬頭看到爸爸的臉後,更驚了,昔日微笑、從容、自信的臉龐,如今呈現痛苦的扭曲。到底是多大的痛楚,讓我眼前的巨人皺上眉頭呢?到底是多大的煎熬,能讓我眼前的強者,顫抖著滲出汗水呢?內心的恐懼啞了我的口,聾了我的耳,還不斷擠壓著我眼中的淚水,使其伴隨著視野中的「紅」,滾滾滑落,我的心也出現淚水沖刷過的創口。

醫院裡,聽著哭腫眼的媽媽講述爸爸來台的經歷,原來爸爸剛從馬來西亞來台灣念書時,系上的教授們都不看好他,甚至當著全班的面說:「放心我們系上有外籍生,不用擔心墊底。」但是爸爸不認輸,他不停地苦讀,終於在第一學期的測驗中擠進前三名,一刷同儕與老師的印象。畢業後,開始工作,卻發生跟就學時相似的問題,同事、長官因不了解而產生的輕視與質疑,使得他先前的努力白費,一切需要重新開始,爸爸從來沒說什麼,僅僅微笑帶過――不知裡頭藏了多少的無助、徬徨?為了我們,他揹起雙倍的工作,只為了上司的點頭稱許,好保住下一年的飯碗,才能載著我去辦下一次的工作許可證。

爸爸說,他不能再騎車來接我放學。當我正打算自行從校門口走到爸爸公司時,卻看見一跛一跛的身影朝我走來,是爸爸!那個我心目中的巨人儘管每步艱辛,卻願意為了我走下來,那個我心目中的強者。那不斷滲出血跡的紗布,逐漸模糊了我的視線。爸爸,如此認真、負責的爸爸,為了我們家無怨無悔的爸爸。那即使生活習慣不同、出生國家不同又如何呢?眼睛下的黑眼圈一再提醒我,一直以來都是爸爸默默的在前面屏障我們,為我們建造一個安心、窩心的堡壘,不曾喊過累。無關他是否來自台灣,都是我最愛的爸爸!

或許你能說爸爸不同,因為他的膚色、因為他的語調、因為他的思考模式、因為他的出生國家,但是他也有一顆善良的心,也不停的為工作、家人付出。「不一樣,又怎樣?!」

(作者為新北市鶯歌國中七年級學生,本文獲得賽珍珠基金會主辦2016「新移民子女創作比賽」作文國中組特優獎)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