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暴印痕,因為孩子,讓我的人生不同

by L小姐口述、黃瓊慧訪談整理

我從小就是一個受虐兒,媽媽因為爸爸外遇而對我施暴,只因為我和爸爸長得最像。從小媽媽就常常在爸爸不在的時候毒打我,因為看到我就想起爸爸的不忠,她將滿腹的怨氣都出在我身上,身體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鞭痕,她要我假裝是自己不小心弄傷的,威脅我不可以告訴爸爸,也讓弟弟們漸漸地疏離我。

因為愛,孩子帶給我生命的力量。photo credit:flickr@Fanny CC BY-SA 2.0
因為愛,孩子帶給我生命的力量。photo credit:flickr@Fanny CC BY-SA 2.0

童年受虐,離家後竟遭遇親密關係暴力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在國小三年級,爸爸計畫暑假帶全家去度假,媽媽要我和爸爸說,我想一個人在家不想去,爸爸雖然覺得奇怪,但也就順應了我的要求,其實我好想去,不敢一個人在家,但是我更怕被媽媽毒打,那一次我被迫一個人留在家裡好幾天,心理又怕又怨,為什麼家裡的其他人可以出去玩,而我只能留在家裡,想到這裡我的眼淚就不停的滾了下來。

小時候的生活經驗很不好,媽媽時常為難我,找藉口打罵我,爸爸又因為太忙無法關心我,所以在很小的時侯,就想當我羽翼漸豐時我就要離家。所以高中後,我就離家自己半工半讀,再也沒有回過家,沒有跟家裡拿過一毛錢,後來爸爸媽媽離婚,爸爸也因為債務躲債而自顧不暇,我靠自己打工來維持生活,專科畢業後,我開了一家冷飲店,生活忙碌但也過得自由自在,直到我遇上了孩子的爸爸。

他是我的專科同學,家裡開珠寶行,是獨子。剛開始我們不顧他家人的反對交往,兩人世界過得甜蜜蜜。我們開始同居,但是隨著他不斷發生的外遇事件又請求我原諒的循環裡,他開始性情變得越來越暴躁,跟我說話愈來愈沒耐心,也不知從何時開始,他開始對我使用暴力,毆打我的頻率愈來愈高,直到有一次把我打到腦震盪,我臉上、頭上流了好多血,當時只覺得心冷不想再忍耐了,我只是靜靜的告訴他,我要分手,然後我就離開我們同居的住所,到醫院就醫,現在想起來,那時的我真是冷靜,他讓我想起小時候被媽媽毒打、我無力反抗、孤苦無依的痛苦,只是沒想到離開後,我才發現我懷孕了。

意外懷孕,前男友搶孩子致憂鬱症上身

因為我的經期一直不準,所以當我察覺不正常去看婦產科時,孩子已經五、六個月大,醫生告訴我孩子太大無法墮胎,一切都來的很突然,我不想生下這個孩子,但又無法有其他的選擇,所以在我得知懷孕時,很難有一般女性懷孕的喜悅,只有不停的擔憂,最後我在孩子快出生的時候,我決定要告訴前男友我有了他的孩子,沒想到只換來冷冷的一句:「我又不能確定這個孩子是不是我的!」當我聽到這句話,心裡好憤怒,就好像被人甩了重重的一巴掌,有一種很受辱的感覺,所以當下我就決定自己扶養小孩,不再和前男友聯絡,一直到孩子出生,前男友的家人不知如何得來消息,竟然在醫院上演搶親記,要把我的孩子帶走,逼得我無法好好做月子,無法再繼續待在醫院。

我在生產前因為已無法自己經營冷飲店,所以將店面頂讓出去,留了一些錢,在生產時住院做月子後已所剩無幾,加上沒有親友、娘家的支持,前男友及其家人不斷的騷擾,日子真不知如何過下去,小時候一個人的孤單、無助和委屈全湧上心頭,生活的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使得我憂鬱症病發作,我得了產後憂鬱症,那個時候的我,每天想到這些負面的事,眼淚就像水龍頭一樣,不停的留下來,一點都快樂不起來。

孩子的存在讓我的生命有了意義

還好醫院社工轉介「臺北市東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的資源,透過社工的幫助,我被安置在婦女的機構內,經過社工的支持與活動課程的參與,我的生活開始漸漸穩定了下來,孩子一天一天的長大,我也慢慢開始了自我療癒的旅程,有心理諮商師的協助,我開始學會照顧自己,慢慢有了自己的力量,也許是我在懷孕和生產時有太多負面的情緒,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沒有好好的被照顧,後來被醫生診斷為發展遲緩,有自閉的問題,需要我花較多的時間陪伴,我也曾經因為疲累,懷疑自己生下孩子的決定是不是對的選擇,但是在那個時候我很清楚,我要給我的孩子一個好的家庭氛圍,好的生活環境,我不要我的孩子和我有一樣的經歷和遭遇。

剛開始,我覺得我用很多時間陪伴孩子,去幫忙他克服自己的障礙,去協助如何面對霸凌他的同學,現在回過頭看,我覺得是孩子陪伴了我,在協助他的過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問題,因為他讓我的生命有了意義,讓我有力量去面對問題,是他讓我的生活,又有了喜怒哀樂,有了重心,我的生命原來是奄奄一息的,現在又活了過來,孩子你是我的力量,是我支持下去的動力,每當工作壓力大或在外受氣,看到你可愛的笑臉,我就像被充電了一樣,明天依然可以有勇氣再繼續下去,我會努力穩定這個遮風避雨的家,讓你可以在愛裡面長大。

(作者黃瓊慧為台北市東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主任)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