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個女性科學人

by 黃紹煌

有一天春末下午,陽光柔和清風徐徐,懶洋洋舒坦極了,突然接到戴明鳳教授來電,要我寫一下和女性科學人相處之道,讓我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女性科學人和我有啥關係?經說明瞬間,突然發覺原來我家那口子——蔡秀芬是所謂的女性科學人;結婚三十餘年,現在才發現原來我算是女性科學人的另一半。

蔡秀芬於2015.9梅嶺與一級主管共識營後採蘋果。蔡秀芬提供

想像中科學人好像都是怪怪的、沒有情感的,都是理性大於感性的,都是一板一眼的,有些時候又是笨笨的,好像「愛因斯坦」要挖兩個洞,大洞給大貓走,小洞給小貓走一般,但我家那口子,好像有、又好像沒有這些問題,在我的體認上也許我是逆來順受,已習以為常,又也許她是真的沒有,或是有些地方是如此,有些又不太像。例如我常說她是生活的白癡,市場周遭小販只認得我,而沒人認識她;常想如果我不在家,她可能會餓扁,但是以前我常出差一週不在,最長3年,她也活得好好的。科學人應該是不會照顧別人、不體貼人的,她對小事情的確是如此,生活上不太管你冷暖死活,但真遇到大事,卻又考慮處理周全,處理得有條不紊,全心全意幫你解決。科學人應該是一板一眼,一切都有規矩方圓,應該是冷靜的、勇敢的,但常是看電影受劇情感動而不能自已,家中飼養的金魚一夜死光,她也淚流滿面。會修電燈水管,卻又喜歡植花種草;會為程式日夜匪懈,卻又可以蹲在地上兩天兩夜,只為看完《天龍八部》,所以她到底是理性還是感性?實在還弄不清楚。

其實説真的,三十餘年的相處,發覺從事科學工作的女性,生活和一般行業確有些許不同,常常會忘了今夕何夕,只掌握大方向,較少注意小細節,其他和一般女性也沒有太大差別,不浪漫,也不挺嚴肅。如何和她們和平愉快地相處呢?個人一點點看法,供感覺不論是幸運或不幸運的女性科學人另一半參考及互勉之——「夫,三要;妻,三不要」,期許身為女性科學人另一半的我們,先自我要求要做到三要,再期待對方三不要。

夫,三要

要有「向來癡、從此醉、情長久、緣非空」的體認,她既然是你當初所選的至愛,無論她現在是容顏已逝或變成科學怪人,都是昔時因。想當年無論是何姻緣,也可能是陰錯陽差,我選了她,她選了我,姻緣那能由人算,既然已成事實,那就選你所愛、愛你所選,今日就要好好走下去,怪人也有可愛的一面,不要把她當特殊的人,只把她當成是你的另一半就好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有情人,曾經是情人(願大家現在還是)又成共枕夫妻,至少修得千百年,何不好好經營,好好相處扶持她,享受她的快樂就是你的快樂。

蔡秀芬與先生黃紹煌合影。蔡秀芬提供

要能體會、了解、欣賞、分享她們的成就。如果你也是科學人,你可以體會;但如果你不是,你也要假裝很懂的樣子,去欣賞、分享她們有好論文發表的喜悅(雖然我不知道那篇論文,除了編輯者外還有多少人會看)。她們努力於科學的研究,雖然可能獲同行的肯定讚賞,或是獲得一點點成就,但是外面的肯定,絕對比不上家人的一點點認同與讚美。另外更要能有開闊的心胸,去接受欣賞另一半,尤其是她某方面可能比你有更高的成就,不要有「男人」尊嚴的障礙,這點我自認做得還不錯,或許她也有一點功勞。回到家她除了仍然是「忙」與「茫」外,好像也沒有表現出成就比你高、學歷比你高的樣子。此和當初我們大學相識,一起完成碩士班,開始就業、結婚、生女,一路走來和一般夫妻一樣可能也有點關係。而後由於她在學校單位,進修、學位可能較重要,生女後才去進修,當初她很猶豫要不要拋夫別女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是我告訴她,孩子會長大,會不需要我們,如果為孩子放棄自己的目標,把希望都寄託在孩子身上,哪天也許會說:「老娘當初為妳放棄……,而妳今天……」,如此對自己、對孩子都不公平,她才決然放心去進修,20餘年來,我想她無悔,我們也無悔。

要能自己安排尋找自己的快樂,要能享受沒誰管且自逍遙,能自理生活。如果你是飯來張口、茶來伸手、回家翹腳的男人,而又很幸運是科學女性的另一半,勸你早日XX或趕快請個幫傭吧!因為既然已是科學女性的另一半,常常會晝夜星光伴寂岑,伴明月獨坐,余光中詩句:「門背後究竟要委屈多久,烈日下才能夠張揚片刻?」在男性為主的科學領域,女性要佔一席之地或出人頭地,需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與時間,我們不要期待冀望她們會倚門望你歸,拿拖鞋給你,常常煮飯給你,常常能陪你散步休閒。相反地,如果可以的話,你為何不偶爾為她煮飯?我們也不必每天望妻早歸,當她們在忙的時候我們去忙我們的,以往我喜歡打高爾夫,現在迷上騎單車,到處閒雲野鶴一番,彼此去從事自己喜歡的事,不要互相牽絆及壓力,而後大家快樂滿足的回家,共同享受家庭的溫暖。

妻,三不要

不要只是追求目標,只是執著於自己的研究,不要努力到春蠶到死絲方盡,而讓家人蠟炬成灰淚始乾。尤其在家庭上,犧牲一點時間理會一下家人,不要只執著在自己的研究能不能盡美,整天在科學領域裡打轉。有如同孔子所說:「朝聞道,夕死可矣!」心中只有「道」,忘了人生還有許多美好,孩子、先生還是需要妳們的關懷擁抱。結果在學術可能搏得名聲,可能得到妳內心追求的滿足,但是家庭和妳所愛及愛妳的人卻一蹋糊塗。畢竟能夠愛與被愛又能在一起,是一種無上幸福。經過百千萬劫才能在一起,下輩子,無論愛與不愛,可能都不會再見,希望能體會這一點,好好共同快樂喜悅地和家人共同度過此生相聚的日子,多對家人關懷。此點我覺得她做得還可以,進修期間她每天都打電話和女兒說說話(當時女兒才10個月大,連續約三年,所以女兒從沒感覺媽媽不在身邊)。

2015.11秘書室內稽,蔡秀芬(前中)與同仁合影。蔡秀芬提供

不要把科學的東西放在家庭生活,也不要許多事都要先預約,搞得日常生活和科學一樣冷冰冰、有條不紊,都要有固定嚴謹的程序。任何事情都要依程序來,那又有何意思?此點我覺得她也做得不錯,只要大方向不偏差,她給我和女兒倒是有很大的自由空間。只是學科學的人可能還是較有主見、較有規劃、有時又較堅持,有時會使得在家庭的角色上有些混淆,變成慈父、嚴母,孩子於母親節時到底要說:「媽!母親節快樂!」還是要說:「爸!母親節快樂!」(其實只要大家都快樂,是爸還是媽好像也不重要,您說呢?)

不要要求別人和自己一樣,尤其是要求家人,我發覺科學人最大公約數好像是:「忍耐寂寞、享受孤獨」,在自己建築的象牙塔裡自我陶醉,而是要多一點情趣。十幾年前曾經在一篇文章上看過,讓我印象深刻,至今難忘:199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穆理斯(Kary Mullis)有一次演講後有人問他:「今天在場的有許多物理系、化學系的學生,您對他們有什麼忠告嗎?」穆理斯回答說:「如果你們還在讀科學,我的第一個忠告是趕快轉系,第二個忠告是去做一個畫家或詩人。」當然他是開玩笑的,是隱喻、也是期許,更是我們女性科學人另一半的期望,不奢望妳們會放棄或輕忽妳們的至愛——科學,但希望妳們偶爾,只是偶爾,再忙也要停一停、看一看、想一想、欣賞一下、感覺一下、體會一下,這世界這周遭除了那些我們看起來無聊嚴肅的科學之外,還有許多的風花雪月、空氣流水、詩詞歌賦,可能更有趣,以及關切家人的喜怒哀樂。偶爾要主動安排生活的調劑,我想家人都會體諒感動。

胡言亂語一通,如果您認為我們可能是神仙俠侶,那就錯了。一路走來也有許多的跌跌撞撞、風風雨雨,但我們都是急風驟雨很快就過去;如果您認為我們可能是一對怨偶那也錯了,互相體諒、容忍、扶持也平安喜樂共度三十餘載。只是有時會想:如果還有下輩子,還要不要找個女性科學人?或是她還要不要找個非男性科學人?老實說:還沒有答案,說不定過幾年會有解答。

(蔡秀芬現任中山大學物理系教授兼任主任祕書。台灣師範大學物理系學士、清華大學物理碩士及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凝態物理及表面物理結構理論計算。曾擔任中山大學物理系系主任、學生事務長及教務長;中華民國物理學會理事、常務理事、監事,及女性工作委員會委員、召集人。國科會自然處物理研究推動中心審議委員、國家理論物理中心執行委員、科技部杜聰明獎審理人。自2002年起參與教育部大學校院、技術學院及科技大學之校務、學生事務及系所評鑑。曾獲教育部學生事務與輔導工作特殊貢獻人員獎、教育部與所屬機關學校優秀公務人員及教育人員獎勵。本文作者為蔡秀芬的先生,現任職於基因疫苗生技公司,擔任專案管理部副主任。本文轉載自《女科技人的理性與感性》P.60-67)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