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月薪嬌妻」照映出性別的萬花筒

by Laura

近期日劇「月薪嬌妻」(台灣將劇名直譯為「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在日本和台灣熱播,都受到極高的關注和討論度,也引發觀眾對於「家務有給」的討論。劇中指出全職家庭主婦一年的勞動時數約為2,199小時,若「有償化」換算成工資,相當於年薪304.1萬日圓(約台幣84.8萬)。而立委李麗芬在臉書分析,如果是在台灣,台灣的嬌妻一個月薪水大約4萬5958元(見 台灣的月薪嬌妻薪水應多少? 立委幫妳算出來了!)。

日劇「月薪嬌妻」劇照。取自月薪嬌妻twitter

「月薪嬌妻」的女主角森山美栗雖有著心理學碩士的高學歷,卻總是求職碰壁、就業不順,男主角津崎平匡是一名IT公司系統工程師。原先美栗是透過爸爸的介紹而到平匡家做家事清潔員,之後在一個契機下,讓兩人開始實行起「契約婚姻」生活,表面上是夫妻,但實際上是有給付月薪的雇傭關係。

隨著劇情發展,兩人漸生情愫,後期平匡遭遇公司裁員,當他向美栗求婚,希望成為真正的夫妻時,而美栗以為平匡只是因為被裁員了才求婚,變成真正夫妻之後,就可以不用再付薪水而免費獲得她的付出。對此,她說出嚴厲的控訴:「覺得只要彼此喜歡,就無論什麼事情都可以予取予求,這樣根本是對愛情的剝削!」她在意的是,不希望自己的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當然,平匡的本意或許並非如此,但美栗的這番話,也道盡了許多家庭主婦的心聲。

這部日劇讓大家重新思考並重視家庭主婦的家務勞動價值。無論在外工作賺錢的先生或是其他外人可能以為家庭主婦在家很悠閒、輕鬆。實際上一個全職家庭主婦不但要打掃清潔、煮飯做菜、照顧小孩、家中有人病了則要充當看護,也要給予家庭成員心理支持、關心陪伴,幾乎24小時全年無休。除了實際的勞力付出之外,還要加上情緒勞動。

然而傳統觀念下,家務勞動被視作是愛的勞動,女性做家務常常被認為是「理所當然」、「應該的」。以愛的名義進行剝削,冠以「母性天職」、「賢妻良母」縛咒,要求女性為家庭犧牲奉獻。即使如今台灣社會上雙薪家庭居多,夫妻都外出工作賺錢,家事還是落在女性身上居多。常會看到「職業婦女」工作和家庭蠟燭兩頭燒的情形,但是卻很少聽到「職業男性」這個名詞,也說明女人的家務負擔依舊很重,男性從事家務的時間並不會因為太太就業而有顯著的增加。

本劇後段亦設計伴侶之間該如何討論家務分工的橋段,頗為經典。平匡提出將他們婚姻的「雇傭關係」,應該轉為「共同經營」的概念,夫妻雙方都是一個「公司」(家庭)的「共同經營責任者」。這種概念的轉換,表達出在婚姻裡夫妻的對等關係,先生和太太對家庭的貢獻一樣的重要。而美栗有了在外的兼職工作之後,兩人召開了家庭會議,商量家事分工,將家務做合理的分配。實行之後,假如出現有異議的部分,再召開會議協調出雙方滿意的結果。這段劇情也提醒了我們關於家庭成員共同承擔家事的重要性。

此外,本劇的另一個重要角色-美栗的阿姨小百合,是一名事業成功的女性,擔任公司主管。即使有出色的工作能力、良好的生活條件、獨立自主的生活,因為40幾歲仍舊未婚,被姪子嘲笑結不了婚。小百合有一次因工作理念的堅持,向上司據理力爭,上司雖然表面上妥協了,但私下卻嘲笑她太死板、難怪一直單身。這顯示了女性在職場上遭遇的問題,身為女性無論工作上表現如何,都容易被指指點點,無論是年齡、婚姻狀態、身材樣貌、個性……等等都可能被品頭論足一番。

日本人認為女性婚後就應該回歸家庭的傳統觀念相當的重,許多日本女性結婚後便退出職場,專心當全職家庭主婦。在「男主外」、「男性養家」為前提的觀念下,日本企業相對地較少拔升女性擔任主管,也較容易忽視女性專業能力,例如美栗一開始在做派遣工作時,也遇到上司叫她做洗杯子等雜事,彷彿洗杯子、泡茶是女性天生要做的事情。在日本企業文化中,女性要能夠升上主管職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劇中,小白合的同事就曾對她說:「女人做到妳現在這位子不容易啊。」一語道出了日本女性的職場升遷困境。

「月薪嬌妻」劇情裡含有許多的性別意涵,相信這部日劇的爆紅,不只在日本、也在台灣引起各種話題及討論,除了讓社會關注及重視家務勞動的價值,也利用生活化的描述帶出諸多男女之間權力不對等的性別議題,提供社會大眾重新省思。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