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女性給兒子的一封信~你一直是我最偉大的禮物

by 黃欣琴

凱麒:

親愛的孩子,你好!大家沒有見面,也沒有說話,應該10年了!

我記得,我們最後的通訊,是一個電郵。那次,我向你坦露,我的心內,潛藏著的女人靈魂,是時候要釋放了。這個電郵,你沒有回覆,不知對你有甚麼衝擊,但你的緘默,和往後的不揪不睬,已經表明了一切!

欣琴緬懷往日與兒子相處的美好時光。photo credit:unsplash@paul morris

內心的小祕密

小時候,你每事問,十萬個為甚麼,問個不停。你在外面遇上的一切,回家後都會和我分享。每逢周末,我帶你去公園,遊車河,吃喝玩樂,不一而足。每逢學校考試,我都陪你溫習,讓你考得好成績。每逢長假期,我都帶你出外旅行,多多認識這世界。我是宅男,沒有其他朋友,和你一起,便心滿意足,活像幸福的小男人。這段開心的日子,雖然短暫,但沒有你,我的日子便會很空白,所以,我要感謝你。

我有一個小秘密,是關於你的,從來都沒有向人說過。但我好想說給你聽,不想再藏在心裡。我一直有女心,自己不是女的,也想生個女孩,把她扮得漂漂亮亮。所以,當你媽媽懷孕之時,我口中說男、女皆可,實則是只想生個女孩。妳媽媽希望我預先給孩子取名字,男女各一,我想來想去,腦海裡浮現出來的,盡是女名,一個男孩的名字也想不出。於是,我把心裡想著的「凱琪」,寫成了「凱麒」,向你媽交差,作為男孩的名字。孩子出生了,是男孩子,我有點失望,但妳媽媽採納了這名字,又總算不太失望了。

我相信,你和你媽媽一樣,覺得我讓你蒙羞,令你無地自容。妳媽媽選擇了離婚,你選擇了割席(編註:斷絕往來)。我內心很悲痛,離婚案開審,除了淚灑法庭外,一切都默默承受了。8年前的香港,比現在保守得多了。我當年出櫃,所承受四方八面的壓力,不會比你少。當然,你的禍因我而起,我是罪有應得,自招其辱,而你是無辜受辱,猶如無妄之災,至今氣難平,我是非常理解的。但當日我的決定,我沒有後悔。風雨過後,我已重新站了起來,我失去了物質的豐盛,卻得到生命上的富足,得失之間,還是感到得的多,失的少。

你記得嗎?那些日子,我們三個人,家庭人數雖少,但也很溫韾,是一個美好的回憶。現在,我們是分開了,但我仍感受到我們是相連的,大家雖不再在同一屋簷下,濃濃的血脈和親情,還是緊緊地連繫著我們。我們分開了,我很心痛,但既已成事實,也沒有轉圜餘地,只能希望,當日的穿心彈,可以轉化為今日的愛,以另一種形式,繼續存活。我們以往的關係,是父子,但關係是死的,為何不可以重新定義?不是父親,也不是母親,可以是亞姨,甚至是姐姐,何必要把關係定格,永遠一成不變呢? 我覺得,你是很優秀的,社會的價值觀,不會成為你的羈絆。你可以設定自己的標準,只要對得起自己,別人的想法,又何足輕重?

用心去愛、互相尊重、培育自己是人生的三大要素。用心去愛,別人會加倍回報,尊重別人,別人才會尊重你,培育自己,你會學習、成長和發展。我窮了一生,現已接近遲暮之年,才算是學懂了這三大要素,我希望你能記著,作為人生的座右銘。

孩子,你一直是我最偉大的禮物,我很榮幸,能把你帶來這世上。所以,我希望有一天,我們會再次走在一起,再次感受你童年時代,我們之間的歡愉。我聽說,你廚藝精湛,我希望有此福氣,總有一天,可以品嘗你親手調製的美食,一塊兒地坐著,一起閒話家常。

最後,祝身體健康!事業進步!

欣琴字

(黃欣琴,曾是資深專業人員,任職於國際金融機構的資訊科技部。8年前,她決定變性,失去了工作和家庭。無法再次覓職之下,轉往擔崗義務工作,主要從事社會服務,照顧長者、智障、受家暴傷害人士等弱勢社群。她並創立了世界公民協會香港分部,致力協助跨性別人士充權和更新,融入理想的性別生活,教育社會大眾,讓社會了解跨性別的真貌,以達至共融的目標,並爭取和維護跨性別人士應有的平等權利。香港導演許鞍華以她的故事拍攝完成《我的路My Way》)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