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鄉,卻扎不了根~《我並不想流浪》南洋姊妹音樂專輯募資啟動

by 陳稚璽

〈離鄉.扎根〉

詩:南洋姊妹劇團  曲:Vice City  柬埔寨文字/口白:李佩香

詩:南洋姊妹劇團 曲:Vice City 柬埔寨文字/口白:李佩香

「我並不想流浪/Drifting No More」—姊妹發聲音樂專輯

2015年南洋姊妹劇團公演作品《看·見·我·們》,新移民姊妹們將面對歧視法令的壓迫、成為婚姻仲介的商品、境外面談檢視「真實婚姻」的荒謬,夾處在婆家與母國兩個家庭間的壓力,以及移民人生的漂泊無依等片段串連起來,用戲劇演出的形式與社會大眾交流。製作過程中,劇團成員們把自己對這整齣戲的感受,透過集體創作的方式寫成一首詩,演出時就是由佩香翻譯成柬埔寨文並於戲末朗誦。

生命的流動,人在時空、在際遇一點一點的轉變,每個經歷都有不同心情。」在翻譯與朗誦時,佩香腦海裡細數著自己一路走來的遭遇,以及其他姊妹們在跨國婚姻中經常面臨的艱辛,嘗試將這些故事與情感透過這首詩作表達出來。詩的第一個字ចាកចេញ(chakchenh)是柬埔寨語「離開」的意思,唸起來卻很像中文的「扎根」(ㄓㄚ ㄍㄣ)。語言的巧合像是一道預言,道出姊妹們「離開」家鄉來到台灣「扎根」這段飄洋過海的歷程。

★,,♫◦★,,♫◦★,,♫◦★,,♫◦★,,♫◦★,,♫◦★,,♫◦★,,♫

高腳屋,是柬埔寨的傳統屋舍,屋板下方一根根的支柱撐起一個家,好能防範草莽裡的毒蛇、猛獸或是渡過雨季期間氾濫的河水,一根根的柱子如同家中每個成員的存在,彼此互相依靠與支持,家才存在。

佩香是來自柬埔寨的姊妹,2002年底因為婚姻來到台灣。當時婚姻移民在東南亞成為一股潮流,但是每個女性決定來到台灣的原因各有不同,經濟生活的改善、對國外生活的想像、躲避動盪的政治與傳統性別約束等。其實,來台灣前,佩香家裡接連發生不幸的變故,彷彿支撐房舍的屋柱一根根倒下,搖搖欲墜的家讓父親希望佩香能像村裡其它女兒一樣「嫁」到台灣,有個安穩的家、一個新的開始,便極力說服當時早已對生命感到絕望的佩香。

佩香來到台灣後,一落地便是面對陌生的環境與語言,一開始的溝通靠著比手畫腳,後來報名社區大學的中文班開始認字、讀音,也接觸到更多人與新奇的事物,越來越能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讓她重新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價值。也因為認識更多新移民姊妹,大家聊起彼此的近況與處境,佩香深刻認知到東南亞跨國婚姻移民在台灣的政策、民眾與媒體,甚至是職場、家庭與生活都承擔著「外籍新娘」的污名與歧視。

★,,♫◦★,,♫◦★,,♫◦★,,♫◦★,,♫◦★,,♫◦★,,♫◦★,,♫

就從最緊密卻也特別能感受到疏離的「家」開始說吧,台灣的家不需要一根根支柱,卻有一道道的牆。

新移民在台灣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都有類似的經驗,那就是無論你多麼想要融入這個家成為一份子,仍舊無法跨越那道『牆』。」佩香形容跨國婚姻家庭裡的「牆」,是姊妹們無論做得多好、費盡心力的付出,還是被排除在外的隔閡。常常聽到「啊,你不是這裡的人、你學歷沒那麼高」等來否定與搪塞姊妹的意見,婆家要做重大決策時,姊妹們不會被告知,也不會被納入討論;姊妹們的意見不是意見,這種感覺就是被一道「牆」排除、隔離在外。仍舊被當成外人的失落只能往肚裡吞,佩香心裏反覆迴盪著「為什麼聽不見我的聲音?」的質疑,對自己付出的信任與努力感到不甘心。

海洋另一端是母國的家。姊妹們來到台灣後,家鄉的親友們覺得「嫁」得很好、過得很好,讓不少姊妹就算是受了委屈、被欺負也不敢離婚,就怕讓娘家那邊的人擔心,或是讓家裡人被親戚們取笑而選擇隱忍、苦撐。「報喜不報憂」是遊子們都能體會的心情,飄洋過海的姊妹們試圖用滿腔的思念中和難過與不如意,然而,姊妹們的隱忍無法解決問題的根本,反而像佩香形容的「身上有很多『網子』在牽絆、拉扯」。

佩香也歷經過一番拉扯,在面對與先生婚姻關係生變,還有婆家重重責難的壓力下,她選擇誠實告訴母國的家人並毅然選擇離婚,獨自扶養孩子的她,著手共築兩人的家。好不容易找到租屋處後,房東卻臨時取消,只因為她帶著年幼的小孩會影響其他住戶,突然間,佩香跟孩子沒有地方可去,「真的是流浪,那時候真的是被迫流浪啊其實這樣的情節在其他姊妹們身上也發生過。背負著「外籍新娘」標籤的姊妹們,常被「另眼相待」,租屋時碰釘子,房東就是不放心、其他房客有顧忌;職場上也容易被欺負、被剝削;國家移民法令上,更是對東南亞外籍配偶處處限縮,特定21個國家的境外面談、歸化後還要等10年才有選舉權,隨時會被撤銷國籍成為無國籍人的擔憂。

2007.9.9千名大陸與外籍配偶抗議內政部要求婚姻移民要提具41萬存款證明,才能歸化為台灣人的政策。沒錢沒身份行動聯盟提供

2007年台灣政府刁難柬埔寨外籍配偶辦理國籍歸化,罔顧柬埔寨政府規定不得放棄國籍,進而懷疑、拒收姊妹們申請歸化的資料,那時佩香就與其他柬埔寨姊妹一起走上街頭,對台灣政府提出嚴正抗議。同年,移民姊妹們也因為要拿到台灣身分證必須提出42萬元的財力證明,對大多是嫁到社會底層的姊妹及其家庭是一龐大負擔,進而組織一連串抗爭行動,聲勢最浩大的就是「九月九日反財力證明大遊行」;遊行當天來到抗爭現場的佩香,再次被群眾團結的力量深深感動與激勵,「官員道歉了、柬埔寨姊妹可以辦身分證了,財力證明也放寬了,我們一次次的行動真的獲得效果,都來自於大家團結的力量」。10年後,2016年底,《國籍法》修法終於三讀通過外籍配偶申請歸化者不須提具財力證明。佩香在自己臉書上留言寫下「十年大家的努力才見現在的成果,並不是政客自己突然想到要來修法的喔!目前還有其他條的國籍法和移民法對移民人權有嚴重傷害,需要大家一起繼續奮鬥!

★,,♫◦★,,♫◦★,,♫◦★,,♫◦★,,♫◦★,,♫◦★,,♫◦★,,♫

沒有了房柱、沒有了牆,但有一群陪伴在身邊、給予支持、關懷的朋友們,大家為了更友善、更平等的社會一起打拼、一起奮鬥,與大家「一起」的地方就是家。

佩香積極投身在移民組織與倡議運動中,成為南洋台灣姊妹會的工作人員,透過由下而上的集結、組織新移民姊妹們,培力自身的力量積極投入社會,運用各種媒介與大眾互動、溝通,例如:戲劇演出、美食課程等,增進台灣對東南亞文化的認識,破除「外籍新娘」的迷思、污名與歧視,進而朝向更平等的社會邁進。

南洋姊妹劇團就是以民眾劇場的方式,讓新移民姐妹們用自己的身體、聲音說自己的故事,揭露被主流視角所忽略的、不被看見的真實。但是,戲劇作品要透過演出的方式才有接觸群眾的機會,要排定姊妹們可以演出的日期、找到適當的演出空間、觀眾要有完整看完一齣戲的時間等,都是門檻。


(南洋台灣姊妹會《日久他鄉是故鄉》)

為了尋找更多發聲的管道與機會,也希望與民眾交流、互動的媒介素材可以更多樣化、更平易近人而廣為傳播,讓大家了解與同理新移民姊妹們的生命故事與社會處境。於是,南洋台灣姊妹會決定發行音樂專輯-《我並不想流浪》。

其實早在15年前,姊妹會的前身「美濃外籍新娘識字班」的姊妹們吟唱〈日久他鄉是故鄉〉便與音樂結下了緣,這首經典歌曲一直陪伴著姊妹們,一聽一唱,姊妹們的眼淚總不自覺的流下。音樂,可以跨越語言、破除藩籬,拉近彼此的距離、從中獲得感動與共鳴。南洋台灣姊妹會發行《我並不想流浪》專輯,即是相信音樂能夠凝聚力量帶來改變,一首首歌曲讓姊妹們傳遞情感、吐訴心聲與故事。


(南洋台灣姊妹會《我並不想流浪》〈看見我們 〉柬埔寨文詩歌)

流浪,在新移民的生命裡不是浪漫的圖像與憧憬,而是漂泊離散的現實命運,對落地生根的期盼與質疑。專輯裡完整收錄姊妹會自成立以來的音樂創作,過去散落在戲劇公演、紀錄片中姊妹們創作的歌曲,還有與姊妹們緊密相處、齊心奮鬥的志工夥伴,為姊妹們的親身經歷量身打造的生命樂章,這些充滿生命力的作品全都收錄在《我並不想流浪》專輯。

〈離鄉.扎根〉這首詩在專輯裡搭配著音樂,由佩香全心投入詮釋與錄製工作,她總是思考著如何讓不同背景的人們感同身受,如何讓他們的心也被觸動?如何透過這首詩傳達對生命歷程的體悟。這些思考成為佩香完成專輯的動力,她試圖點燃聽這首詩的你,去尋找自己的答案。

日前,姊妹們已經完成所有歌曲的錄音配唱,專輯也進入眾籌募資階段,希望對遷移、對女性議題有興趣,或關懷被社會邊緣、忽視的人民與族群的你,一起支持、響應與投注《我並不想流浪》專輯,讓姊妹們為新移民的權益而唱,唱出移民的人生百態。

更多資訊在:

  • 關於《我並不想流浪》專輯的資訊
  • 《我並不想流浪》專輯預購募資
  • 同場推薦——更多新移民姊妹的生命故事,收錄在南洋姊妹會最新出版《餐桌上的家鄉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