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要與不要,需要教育與正向學習

by 吳姿瑩

夏夜傍晚,媽媽帶著一雙兒女來到公園玩耍,玩著玩著,兒子滿身大汗喊熱,問媽媽可否脫去上衣,媽媽沒想太多就允諾。一旁的妹妹見狀喊著:「媽媽我好熱,我也要像哥哥一樣脫衣服。」媽媽頓時語塞,只好輕輕地對妹妹說:「可是沒有女生脫衣服在路上走ㄟ……」年幼的妹妹無法理解為什麼媽媽不同意,一直吵著要脫上衣,媽媽只好快快帶著孩子離開公園回家去。

性的要與不要,需要教育與正向學習。Photo by ian dooley on Unsplash

社會價值觀影響女性表達性的態度

對於性/性別,男孩和女孩時常從大人/社會那裡獲得不同的回應。對於上身的裸露、看A片、自慰的行為,對男孩來說稀鬆平常,甚至是同儕間諸多討論交流的話題;但相較於女孩,卻是不可為、不可說,甚至不可想。身體要藏好、行為要端正,否則就是丟臉或引人遐想,並且要為後續可能發生的不幸事件負責。男孩追求性,被認為這是天性使然;女孩追求性,常常會被冠上許多難聽字眼,生性放蕩、私生活不檢點,更難以令人承受的,女性的價值可能連帶被認為很輕賤。這些評論足以讓女孩感到恐懼,更讓女孩的家人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壓抑與避談成為大人們最常見的處理策略。

事實上,男性與女性都會有性的需求與渴望,但要台灣女性表達想要性行為,卻是件困難的事。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日前進行的性同意權調查顯示,63%的受訪者表示女性應該在「性行為方面要矜持,不可太主動或表達想要」,其中女性的認同度(65.1%)更高過男性(60.5%)約5個百分點。許多人認為現今社會開放,對於性這件事早已見怪不怪,說想要,還有這麼困難嗎?然而從調查還是可以看出,台灣民眾對於性仍然抱持著保守觀念,大多數民眾認為女生不該直接表達性的需求或渴望,令人驚訝的是,調查中30歲以下的年輕族群同樣有6成抱持這種態度,顯現出社會價值觀的外控成功地複製並讓女性自我制約。

性不性,誰決定?性同意權大調查結果。現代婦女基金會製表

性教育有助將性同意權還給女孩

女人對性的態度受社會影響甚深,然而性是需要正向學習和教育的,如果一個女人覺得性是很自然的事,那當她有需求的時候就會去表達,而不是覺得,我這樣做是不是不好、是不是很放蕩?過去我們教育孩子遇到不想要的身體接觸時要懂得拒絕,但從小社會並不鼓勵孩子探索自己的身體、性方面好奇。因此,當談論「性」對於女孩來說是禁忌,女孩對於性就會有表達不出的困難;當女孩無法表達想要時,她能夠清楚地表達什麼是不想要的性嗎?

另一方面,當社會對於女性表達性同意權的方式只有「半推半就」、「默許」的想像時,男孩會知道什麼樣的行為才是尊重女孩的意願?還是多試幾次她就要了?男孩對於對方性意願的理解,常在模糊中自我判斷,忽略了另一方同樣是性行為的主體,對方的性意願必須能自在表達、被同理及被尊重。因此,經常成為性主動者的男孩,除了應該被賦予確認對方意願的責任,也就是必須確認對方在意識能力完全清楚的狀況下,積極同意性行為;更應幫助另一方表達他的感受和想法,讓性行為成為雙方都想要的結果。當然,不只是異性戀,而是任何一種性向者的性意願,也都該被同等正視和尊重。

教育男孩女孩對於「性同意」的理解,將是下個階段性教育的重要課題。我們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性侵犯或被害者,因此允許性意願的清楚表達、過程中相互確認、尊重彼此的決定,以減少溝通與認知的落差,讓性行為取得實質的「合意」。所以第一步,先把性同意權還給女孩吧!

(作者為現代婦女基金會公益行銷部主任)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