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褲/四角褲 一種褲裝兩個世界

by 吳怡慧

在服裝展演上,陽剛少女不僅拒絕大眾既定的裙裝,她們也不習慣一般女生慣穿的「三角褲」,這是在與她們討論生理期困擾時,所發現的新議題。因為我知道束胸的存在,卻從來不曾想過女生穿四角褲的問題,在與陽剛少女陽陽和大仔的討論之後,讓我這個成人更加理解自己是如何落入服裝的性別窠臼,而不自知。

三角褲/四角褲呈顯著性別二分的刻板印象。Photo by Kris Atomic on Unsplash

生理期的最大困擾:不能穿四角褲

怡慧:為什麼……〔妳〕很討厭〔生理期〕?

陽陽:應該是我個人,我個人很好動,然後那個來就是會是「卡卡」(亦即緊緊的,造成身體的不適感),而且那個來會有一些……服裝不能穿。

怡慧:譬如什麼?

陽陽:妳的那個……如果那個〔月經〕來的話啊……我是已經習慣穿四角褲,啊如果突然間換成三角褲的話……

怡慧:對啊!所以生理期的時候,妳就一定得要穿三角褲吧?

陽陽:對啊!因為四角褲,穿四角褲……四角褲不能放衛生棉吧?

原本我想要跟陽剛少女討論生理期的困擾,卻意外得知,她們對於生理期的煩惱,除了跟一般女生一樣:怕經血外漏、要時常更換衛生棉之外,「竟然」是無法穿四角褲。我的這個「竟然」是指對自己的訝異,因為從小接受性別規訓,不斷進行身體的性別操演之下,內褲的唯一選擇就是三角褲;因為我是女生,女生就穿三角褲,穿了女生的三角褲就是女生。即便知道四角褲的存在,我也是自然而然將四角褲等同於男性的選擇。男生也穿三角褲,而那通常是男明星在凸顯身體的性感,或男性游泳選手為減低水中阻力所穿。我很訝異自己竟然這樣順理成章接收這一套服裝邏輯,從沒質疑過,為何女生一定要穿「三」角褲。陽陽、大仔的身體經驗啟發我新的思考。

那麼,受限於生理期的緣故,平常慣穿四角褲的她們,生理期時總得棄械投降!因為台灣女性大多仍習於必須緊貼在三角褲上的衛生棉,而不是直接放入陰道的衛生棉條。大仔的確如此,因為她怕熱,只好穿上能換上衛生棉的三角褲,同時忍受生理期帶來的行動不便,與三角褲的不舒服與不自在,「因為我太胖好不好,穿三角我會不舒服,就會卡卡的」。陽陽則堅持在三角褲之外,仍然要穿四角褲,「因為沒穿四角褲我會不習慣」!於是我追問她這種堅持的理由何在,陽陽腦袋轉啊轉地告訴我:「現在上課要穿裙子喔 ……那一上公車的話他那個風是用灌的,我就覺得怪怪的。(和陽陽的這段談話,發生在她剛上高中一個月的事。新學校規定「女生」一定要穿裙裝)」對陽陽而言,三角褲是一種很「女性」的代表,她在生活中設想,只要有任何一個機會被人看見她因為生理期而不得已穿上的三角褲,她都會覺得「怪怪的」,而這種「怪怪的」,來自於她對自己身體風格的陽剛展現。三角褲既不舒服,又太「女生」了。

法律有規定女生要穿三角褲嗎?

女人為何不能穿四角褲?我從來沒想過。從家庭、學校到媒體廣告影響,一直覺得女生就是穿三角褲,男生就是穿四角褲。反而是從陽剛少女的故事中,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過去固著的內褲選擇,這一點反而是大仔開導了我,她說。

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女生不可以?所以我問他們說為什麼不可以〔穿四角褲〕,他們就回答不出來啊。我就問他說為什麼一定要穿裙子,他們就說女生就要。我就問他說:「法律有規定嗎」?

當我們對既存現象感到「奇怪」時,就是思考之所在,改變之契機。當大仔上菜市場買四角褲,面對歐巴桑質疑的眼神,無法理解與認同的問著「女生幹嘛穿這個」時,她沒有向那個眼神屈服,那個眼神就代表著主流對少數的凝視,將性別少數的身體加以客體化的凝視。在這一點上,大仔沒有因此懷疑自己,反而探究這個事件的合理性。大仔對於既存的性別現象時常勇於思考,也增強自己的性別實踐行動。

那麼,我這個成人是否也該進行自己的性別實踐,剷除自己的性別偏見呢?於是,我也回家上網買了四角褲,且待後續分享。

了解怡慧與陽剛少女的更多手記: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