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同志成為伴侶照顧者】打開櫃子獲得喘息的照顧者阿立(下)

by 莊蕙綺

不再孤單隱藏,出櫃漸進現身

阿立跟小芯交往的期間,因為擔心被周遭人際網絡發現同志伴侶關係,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彼此交往的祕密,使得在照顧小芯的過程裡,孤單承受著身為照顧者巨大的身心疲憊和壓力。跟小芯分手後,阿立不願再讓自己隱晦的待在暗櫃裡,決心打開櫃子,漸進地在臉書和言談之中,分享同志相關的訊息和話題,讓週遭朋友慢慢認識自己的同志身份與生活。

不說破的同志伴侶關係,反而使家人讓渡了照顧空間。Photo by Jenelle Ball on Unsplash

阿立的現任女友小楠,雖然在生活中也完全不跟家人、親友、同事出櫃,但是不會限制阿立不能夠出櫃,讓他能夠自在地做自己。小楠跟阿立交往之前,有過交往對象,因為對方外型非常的中性化,讓小楠媽媽非常在意,甚至要求小楠不准跟那任女友同居,「他不男不女,把他趕出去,不要讓他住這裡」!媽媽對小楠的前女友表現得非常不友善。

阿立的外型沒有很中性,頭髮也不會剪得過短,減低了對小楠媽媽性別刻板印象的視覺挑戰。「我覺得外型不要太T,好像會好一點,至少他媽媽沒有說過難聽的話,沒有當著我的面講」。讓小楠媽媽對阿立的態度相對好些,沒有當面表示厭惡或拒絕。阿立也會找機會多跟小楠和他們家人相處,兩人交往期間的農曆年節,常於年初一、初二便到小楠家拜年,跟他家人一起度過多天的年假;阿立和小楠於生活中同進同出,家人們好似對兩人的伴侶關係心知肚明,卻都沒有直接探詢和言明。

「他有聽我講之前(跟小芯交往難以出櫃)的經驗,所以他就覺得,如果你一定要出櫃,就出櫃,但基本上他是不出櫃的。可是他不會像我前任女友,限制我不要跟別人講。他沒有跟家人講,.……他們大概都覺得我是他的另一半吧,比如說,他哥哥有時候打電話找他,如果他哥哥覺得我那時候在他旁邊的話,他哥哥打電話找他,找不到,就是他的手機響了,沒有接到就沒了嘛,我的手機會在下一秒馬上響起來。」

雖然小楠不願跟家人出櫃,但是哥哥和嫂嫂從生活中觀察出些許端倪,也對小楠釋出對同志友善的訊息,小楠有哥哥、嫂嫂的理解和支持,些許緩解小楠在媽媽面前難以表述同志身份的緊張感。阿立跟小楠的伴侶關係,因為櫃子不再緊閉無縫,能有絲毫片刻得以喘息呼吸的出櫃空間,避免了時時恐懼被發現同志身份的窒息生活,造就了阿立兩段截然不同的照顧經驗。

伴侶首度出櫃,照顧獲喘息分工

小楠意外受傷,坐上救護車就醫那天,由於跟家人生活在不同的縣市,阿立也在另一個縣市工作,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趕抵醫院。小楠先聯繫居住在同一縣市的好朋友前來醫院幫忙辦理住院事宜。手術後的住院期間,如廁和洗澡都需要有人在旁攙扶協助,阿立考量小楠很在意身體的隱私性,術後住院的前幾天都還不能下床,由好友協助小楠在床上使用便盆上廁所,已讓小楠感到萬分尷尬,更枉論由醫院看護照顧、協助如廁或沐浴。因此就算兩人相隔兩地,白天阿立得上班,還是決定不要聘請醫院看護,白天先委請小楠的好友照顧,阿立下班之後再開一小時半的車,到小楠居住地的所在醫院,負責晚上的照顧與陪伴,早上再開車回工作所在的縣市上班,在小楠住院期間每天往返照顧。

小楠因為理解阿立經歷過第一任不願出櫃,必須保守秘密的辛苦照顧經驗,就醫當下,在生命中首度出櫃,向熟識多年的好朋友表明自己身為同志,讓阿立可以在小楠住院期間,以伴侶身份跟小楠的好友分工照顧,不需要有太多顧忌和隱瞞;醫療決定也因為好友有護理專業背景,而提供許多醫療資訊和想法,讓阿立獲得許多照顧上的協力,有了一起分擔照顧的夥伴,阿立因而感到舒心許多。

不說破的伴侶關係,家人讓渡照顧空間

小楠的母親七十幾歲,擁有自己的生活圈,每天在社區散步跟鄰居聊天、愜意又自由。然而小楠的家庭成員都分居在不同縣市,候鳥家庭的型態,難以擔負他住院期間照顧上的分工。唯有媽媽在小楠骨折出院後,曾經短暫幫忙照顧生活起居,但是離開熟悉的居住環境與社區鄰居,跟小楠同住一個禮拜,讓小楠媽媽難以忍受沉悶、沒有娛樂的生活,而再度將照顧責任回歸阿立身上,返回自家生活。

「要老媽媽離開他的老鄰居、老朋友、牌搭子,他本來在家可以找人打牌,有很多鄰居可以聊天,你現在把他關在小公寓裡面,會把他悶死,他媽媽說:『住這一個禮拜,我快要受不了了!』」

當原生家庭成員都有各自的生活和工作,有家人需要被照顧,母親容易成為照顧者的首要人選,然而阿立兩任被照顧的伴侶,母親年齡都已七十幾歲,孩子成年自立、又無須照顧先生、沒有公婆及家族壓力,卸下照顧家庭的角色重擔,自主獨立地享受老年生活。母女有各自的生活空間,當女兒因疾病、意外住院,縱使阿立的兩任伴侶都沒有向家人出櫃,當照顧需求發生之時,沒有出櫃的女同志身份,在伴侶的原生家庭面前,同性情感關係的模糊、不說破,讓伴侶家人可以不必強迫面對家中女兒的同志身份,同性伴侶議題的地下化,反而產生了隱晦不明說、得以偷渡同性情感和慾望的空間,也讓伴侶原生家庭在需要其他成員分攤照顧工作之時,能夠讓渡原生家庭成員的照顧角色,交付給家中女兒的同性伴侶。

透過照顧勞動,看見同志伴侶

小楠媽媽看見阿立很用心的照顧著小楠,也幫忙採買許多東西,讓小楠媽媽對阿立很感謝,讚美阿立之餘,還跟阿立說道:「你真是他的救命恩人啊,你下輩子如果是男的,我一定叫他嫁給你。」對母親而言,阿立與自家女兒的情感關係縱使看在眼裡,卻無法說破談開。在「男婚女嫁」的異性戀價值觀念中,小楠媽媽雖然表達感謝之意,但話語隱含的是同性關係無法締結連理的思維,縱使阿立全心地照顧與付出,同性伴侶關係在小楠媽媽的心中,依舊是默言寬容的持續不表明的姿態。在社會價值層面,異性戀社會的框架,摘除同性戀的汙名標籤需要透過更長的時間相處和認識彼此,讓伴侶家人慢慢看見同志真的與一般人無異。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