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母親節靜靜的和自己喝杯下午茶

by Lily

每逢母親節,總是刻意的蘊釀歡笑與溫馨,用孝心和笑臉當禮物,往返奔波於娘家和婆家,娘家午餐婆家晚餐,熱絡的渡過一天。

昨日,滿心沉沒在習慣性催促自己要嚴謹而且明快的處理信件的情境中,收到一封預設提醒自己要記得買母親節禮物和預約餐廳的E-Mail,腦袋裡的思維鐘擺無預警的靜止下來,宛若電腦當機。

一波思緒浮現,「咿!我怎麼從沒替自己過母親節?」

對喔,我當了二十多年的媽媽,怎麼從沒在母親節替勞苦功高的自己慶祝一下!

可是,是否當了二十多年的老媽,就一定是勞苦功高?

思緒一時模糊了,不是突然失去自我、否定自己,一把年紀了,套句流行用語,我是四年級生喔,不會對自己來這套;只是突然想起一些這幾年和在身邊的六年級生、五年級生的互動,我對如何評價自己是否勞苦功高這個念頭,產生了興趣。

四年級生裡,像我,按月份算是第一季裡出生的,是四年級 裡的高年級生,從小學畢業起就要參加初中入學聯考,在少年四五二十時的年代裡,是一路參加聯考長大的,那時的生活環境,不論是生活所需的物資,或是休閒所 需的設備,不是一句「女兒,老媽我小時候那有你們這麼好命!」就可以完整的描繪出來的。

躍過細數成長過程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回想我和五年級生的互動,非常典型的,四年級生面對五年級生,在職場上盡情的展現領導風格;而家族裡的五年級生又盡是堂表之親,我幾乎想不起來有啥另人印象深刻的過去。

五年級生,和四年級生差距不很大,他們就像跟著哥哥或姐姐做事,努力以赴就是職位昇遷的唯一途徑。

唯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位又高又帥又有企圖心的帥哥,對我說了一句令我至今無法忘懷的話「我們這些五十年代的人,在十年之內沒有好機會,因為你們這些四十年代的人現在才三十多歲,十年後你們不但都還掌權,而且沒有人會早早退休。」

嗯!沒錯,像我,很早就警告女兒說「我告訴你,我不會同意在五十歲以前當阿媽的!」我還想風風光光的當職業婦女呢。

不過,環境改變囉,這幾年的經濟不景氣,首波被企業界裁掉的不就是四年級生嗎?

唉!現在是五年級生當家的時代!四年級生早就有被視為老賊的危機了。

偏偏現在的四年級生都面臨了上有老母下有子女要照顧的窘境,誰來救救四年級生呀?我實在很不願去想領失業就濟金的那一天何時會到來!

把時光拉到六十年代,嗯!與六年級生的相處,是我展現家庭權威的時代,因為我是孩子的媽呀,孩子在我手上,要捏圓或捏扁完全任我處置;就算我年輕時,還有公婆主導著家庭文化應如何延續,十多年後我也熬出頭了。

和相約攜手過一生的老公在自己的小家庭裡,呵!我愉快的任意揮灑,憑著自己的信念去教養孩子,去打造屬於我的家庭文化。

結果呢,我在為我自己量身打造的家庭文化中,陷入了長達 二十餘年的浩劫,嗯,用浩劫這二個字呢,不是訴說我過得很悲慘,只是因為人生不能像電腦檔案一樣,把它拖到資源回收桶就刪除了,然後重新開起一個檔案,故 事因此而有不同的內容;這樣的結果,是自做孽的結果,我稱之為浩劫,就是我付出了從小姐變成老媽的代價呀!

二十多年的婚姻,總是讓我做出二個任我捏圓捏扁人兒了, 妄自菲薄稱浩劫其實是有點兒…ㄜ…吃飽沒事幹找點事煩煩自己;老公每聽到我這樣形容二十多年的婚姻是一場浩劫,他的標準動作是偷偷的把電視機的聲音調大 聲,然後假裝年紀大了耳背了,隨隨便便吼一聲「你說甚麼?我沒聽清楚。」用這套來打發我。

可是,我不是沒病呻吟呀!你瞧那六年級生,不是會聽「你只要乖乖的讀書,其他的事等長大了再說」的小孩,他們有國際觀,會用電腦,會用手機發簡訊。

我以著母愛是不求回報的極高度耐心等待孩子長大,那知長大到擁有投票權的女兒,卻坐在餐桌上,吃著我煮的飯菜,跟著我和她老爸辯論該繼續支持民進黨或再來一次換人做做看。

在我的屋簷下,膽敢如此批判我們二老的政治細胞!

我習慣性的皺起眉頭,準備拿出在辦公室的主管氣勢來和女兒溝通時,前來做客的我的老媽媽,智慧的老人,扯開嗓門「別吵了,偶要看連續劇。」我馬上認命的消聲匿跡,閃到廚房去。

進廚房門時,眼光不經意的掃過女兒臉龐,卻和她帶笑的眼光撞上,她得意的把眼光轉到阿媽身上,宛若告訴我她今天是有靠山的,而我,老媽變女兒,和她一樣層級而已!

這就是當今的六年級生,不只聰明有自信,很靈光,更賊,知道我們這些心地善良的四年級生的生死罩門;這就是我自稱陷入二十多年的浩劫的怨嘆。

所以,今年的母親節,我堅持要靜靜的和自己喝杯下午茶,不是要悲悼甚麼,我就是想要靜靜的喝杯下午茶,替自己慶祝母親節,然後想想我是不是一個勞苦功高的媽媽。

分享Lily的心情,想不想也與其他人分享你的故事?歡迎到台灣婦女網路論壇,網路正有一群姊妹等著你一起來討論。

觀看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