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帛琉、諾魯、馬紹爾群島的女力外交筆記

by 范雲

3月21日起(2019),我以婦女權益無任所大使身分隨同蔡英文總統進行了8天7夜的民主海洋之旅,訪問帛琉、諾魯、馬紹爾群島,並過境美國夏威夷。同時與蔡總統參加馬國所主辦的第一屆「太平洋婦女領袖聯盟會議」,總統擔任會議的主題演講者,我很榮幸擔任座談與談人,會議中,蔡總統並與馬紹爾群島的海妮總統共同簽署支持女性創業的微型貸款循環基金瞭解備忘錄,台灣與馬紹爾各投入100萬美元,成立規模200萬美元貸款基金協助馬國婦女創業。可以說是成功的女力外交。

我與帛琉雷蒙傑索總統自拍合影。范雲提供

3月21日生態永續島國帛琉

帛琉總統雷蒙傑索(Esang Remengesau)英語超級流利,他最大的使命,就是要將帛琉發展成一個生態永續的島國。

當我有機會和他聊天時,告訴他非常欣賞他對帛琉永續發展的願景,然後,也對午餐前的椰子汁,居然是用紙做的吸管,覺得很驚艷(真的很好用)!

美麗的紙吸管,聽說他們還使用很多竹子做的。右下角是中午的點心,也很好吃。范雲提供

他回應說:「我們不只去年立法,禁了所有的塑膠吸管;也禁了含有化學物品的防曬液,只能用無污染物的防曬液,因為我們要保護稀有的海洋!」

在這方面,帛琉真的很努力,我告訴他說,希望他下次訪問台灣時,能夠以這個主題,作一個專題演講。

傑索總統在帛琉永續環境、保護海洋,以及維持生態多樣性的努力,不只讓他成為聯合國環境組織頒給的「地球冠軍(Champion of Earth)」(2014),也曾被時代雜誌封為one of “the heroes of environments” (環境英雄)(2007)。

3月23日帛琉政壇新女力

由於台灣有一位女總統,走到國外,我經常感受到,女性們對於女總統的興奮之情。這次帛琉交流,也聽到許多稱讚。

帛琉議會的女性比例是百分之14,雖然不算高,但,已經看到其政壇中有許多冒出頭的優秀女性,例如,帛琉駐聯合國代表是女性,駐台灣代表也是女性,這次,我還認識了一位很傑出的國務部長(外交部長)Faustina K. Rehuher-Marugg。她曾經是帛琉國家博物館館長,之後擔任過文化部長,任內推動讓聯合國登錄帛琉的文化遺產。

帛琉總統小雷邀請她擔任等同於外交部長的國務部長,就是希望借重她在國際領域上提升帛琉文化的能力。看到她主持蔡總統學習帛琉傳統編織,在男人集會所外幫我介紹歷史空間,都可以感受到她舉重若輕的文化實力,以及對帛琉的熱情與自信。

邀請國務部長Faustina K. Rehuher-Marugg和蔡總統合影。范雲提供

明天就要離開帛琉了,今天晚上和她談話時,特別邀請她和蔡總統一起合照。期待未來兩國的女性,都可以在政治領域上,相互交流,彼此學習!

3月24日第一個進入帛琉男人集會所的女人--蔡英文

在帛琉傳統文化與建築中,男人屋(或男人集會所)一直是個重要地方。它是帛琉的傳統領袖開會討論公共事務的重要場所--Men only。

歷史性的一刻,蔡總統踏入帛琉男人集會所(上)范雲提供

這次,為了表達他們對蔡英文總統的敬意,特別開例,讓來自台灣的女總統進入參觀,並與帛琉的傳統(男性)領袖會談,待了有20分鐘之久。

這個建築物從外觀上看,就非常的宏偉。高高的斜屋頂進入天空,上面鋪滿了據說是曬乾的椰子蒲葉,下面托高,整體都是木造的,沒有使用一根釘子。就建築來說,也是重要的文化資產。

歷史性的一刻,蔡總統踏入帛琉男人集會所(下)范雲提供

其實,有男人屋,不代表女性沒有地位。帛琉是一個母系社會,他們的傳統領袖雖是男性,但,是由女性長者所決定的。女性也負責財務、土地等重要資產,家裡的女兒結婚後,會持續的把錢拿回家,所以,在傳統文化中,生女兒比較有價值,兒子反而比較是「賠錢貨」。

女性在傳統社會中負責種芋頭、編織等,男性出海打魚、建房屋等。一位在加州長大,回歸帛琉的帛琉/美國的第二代女性告訴我說,她覺得帛琉的女人與男人相當平等,各自有不同的位置。

看起來,帛琉傳統文化中的女人力量,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啊。

到達諾魯機場時,教育部長Minister Scotty代表總統出面迎接蔡總統。范雲提供

3月25日海洋民主到諾魯,43歲的阿嬤國會先鋒

離開帛琉到諾魯,物質生活變得很簡單。然而,了解了更多諾魯的自然條件,以及建國50年的歷史,我對這個國家只有敬意;在如此艱困的自然條件下建國,努力生存,想要擁有一個國家的尊嚴與國格,人口再少(一萬人),生活條件再不好,都是令人敬佩。

諾魯的許多女性,也很令人尊敬。

諾魯雖是母系社會,但政治領域,仍然是男人天下。19名國會議員,只有2位是女性,這次我有幸都認識了。

諾魯43歲的年輕祖母參議員,是歷史上第三位當選的女國會議員,也是女律師!范雲提供

新當選的國會議員Gabrissa Hartman是反對派,是諾魯歷史上第三位當選的女性國會議員。英語流利,曾到紐西蘭念中學,到斐濟讀大學法律(諾魯沒有大學),參選前,一直在國會裡面當法務書記,也有律師資格。

我問她,是不是在國會工作久了,就覺得自己更夠格當國會議員。她笑笑沒回答,我問她為什麼要參選,關心什麼議題,她說很多社會議題,她最關心青少女懷孕問題,還有青少年輟學問題。我問她,女性參選容易嗎?她說,很困難,因為大家覺得女人屬於家庭。還好,她的家庭全力支持她,她主動說,我43歲,但有5個孩子,還有2個孫子!”I started early.” She said.(她說,我起步得早)

她沒來過台灣,希望她有機會能來台灣,交流婦女參政。一個讓人感覺很堅毅,充滿了鬥志的政壇新星。

感謝唯一的女閣員教育部長Minister Scotty 特別送我這美麗的部落錦帶。她說,這是可以放在車子前側的裝飾帶。(也許等到我選舉車隊掃街時,可以拿出來用?)范雲提供

另一位是諾魯第二位選上的國會議員Charmaine Scotty,同時是內閣唯一的女部長,掌管教育、內政、土地。由於我們兩個星期前才在聯合國相關婦女會議認識,已經一起吃過飯聊過天,印象深刻的是,她說諾魯冰咖啡的生意很好,為了讓諾魯女性有生意可作,她通過了禁止外國人(主要是中國商人)賣冰咖啡的事蹟。果然很有魄力。這次,在她的家鄉,更感受到她渾然天成的魅力。

台灣與諾魯兩邊雙邊會談時,她是諾魯內閣中,唯一一位敢打斷諾魯總統談話的閣員。也是諾魯派出前來機場接機的部長,可見瓦卡(Baron Divavesi Waqa)總統對她的重視。

我在和她聊天時問她,妳這麼能幹,有一天可能成為諾魯的女總統嗎?她說:「Maybe !」 然後,又是一貫的狂笑不已……。

諾魯的傳統舞蹈,看到這麼多中年女性,環肥燕瘦都可以跳得如此性感美麗,真是讓人欣慰。范雲提供

3月27日和馬紹爾的教育家女總統一起努力

這次海洋民主之旅最大的亮點,應該就是台灣與馬紹爾兩位女總統在太平洋婦女議題上的合作吧。

2016年1月,亞太地區這兩個國家不約而同地選出了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蔡總統我們都很熟悉,馬紹爾的希爾達海妮(Hilda Heine)總統,大家可能不熟。

海妮總統今年68歲,已經當了祖母。她是基層教師出身,做到大學校長,也當過教育部長,數十年來致力於提升馬紹爾的教育水平。她也是馬紹爾的第一位博士,從政前,曾經在檀香山(Honolulu)工作10年,負責領導太平洋區域的能力建設與學習資源中心,也出版了不少關於教育的學術論文。

馬紹爾群島33個國會議員中,只有3位是女性。海妮總統如何爭取支持,成為第一位女總統,我並不知道。但,在這次的近距離接觸中,我看到她對教育的投入,對性別平等的支持,以及對環境永續的著力。

與馬紹爾教育家女總統海妮自拍合影。范雲提供

很高興這次台灣能和馬紹爾在太平洋婦女議題上合作,而且是有意識地選擇從共同價值出發,建立婦女創業微型貸款的基金。

我也很榮幸,這次受邀在馬紹爾群島主辦的太平洋婦女領導會議中,成為與談人,針對婦女運動如何能促進婦女的經濟能力,分享我的觀點與經驗。同場一起與談的有我所欣賞的帛琉國務部長Faustina K. Rehuher-Marugg、第一位漁業論壇行動組織女性秘書長Dr. Manumatavai Tupou-Roosen,以及太平洋島國論壇秘書處的社會包容顧問Melinia Nawadra。

馬紹爾總統身上,我看到了總統的意志力所展現出的小國大志氣。期待更多台灣與馬紹爾的價值合作,一起貢獻亞太地區的繁榮、平等與和平的願景!

3月28日過境夏威夷,檀香山市長變熱血助選員

Honolulu 市長Caldwell 特別前來會見蔡總統。

他聽到我是婦女權益無任所大使,馬上和我Hi-Five,並且告訴現場來自台灣参加機器人大賽的高中生們,18歲有投票權後ㄧ定要去投票,而且要投給女總統!(註:其實台灣是20歲才能投候選人啦,18歲只能投公投)

支持性別平權的檀香山市長Caldwell。范雲提供

4月2日後記

這趟外交之旅的名稱叫做「海洋民主之旅」,我覺得是個很好的命名。標示出了台灣與帛琉、諾魯,以及馬紹爾群島之間的共同點:同是海洋島國,也同是民主國家。

#利益外交到價值外交

過去台灣與小國外交,總被認為是撒錢外交,當然,這次也還是有不少人如此批評。如果是撒錢外交,邦交國被中國(撒更多錢)買走,當然很可能發生。至少,在這趟旅程中,我想分享的第一個心得是,我看到台灣很清楚地開始從利益外交,走向價值外交。

台灣過去對友邦的協助,已經在醫療服務團與農業技術團上做出了許多成果(例如我在諾魯看到農技團培育出的優質台灣蔬果與「諾魯雞」)。這次,除了這些既有成果外,台灣與邦交國已經發展出價值共享的新合作方向:台灣與馬紹爾群島兩位民選女總統,除了聯手倡議性別平權理念外,更以實際行動,在太平洋婦女領導會議上宣布合作建立一個為幫助女性創業而成立的微型貸款。此外,蔡總統簽署帛琉為友善環境觀光而作的旅客宣言,也明確表達台灣支持帛琉為了保護環境所付出的努力。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在夏威夷大學東西文化中心的發言:「台灣關係法四十年的過程中,台灣也有了很大的轉變,從一個美國的策略利益,轉變成不只如此,更是一個與美國共享價值的夥伴。」其實,外交上交朋友,也是建立一種互惠關係。這種關係,如果只有利益,缺乏共同價值與情感,自然不容易穩定。面對資源龐大的中國霸權在外交上的進逼,價值外交,絕對是台灣該走出的新路。

#小國大志氣

我的第二個感想是,台灣真的應該更有國際觀,看到許多比我們還小,經濟也遠不如我們的國家,是如何努力地求生存、成為一個能夠積極貢獻國際社會的尊嚴國家。小國大志氣,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

很多人說台灣經濟不好,沒有經濟,就無法存活。這句話應該有一半真,也有一半很有問題。放眼世界上很多國家,經濟比台灣差的,應該非常多。那些國家,有因此要依賴大國的「照顧」,因而放棄自己的獨立主權嗎?和這些國家相比,台灣有更多的天然資源,更好的人力資本,更強大健康的公民社會,以及更多元的民主。我們欠缺的是國民的信心,以及公民對抗敵意霸權的警覺。期待台灣人多多看看許多有志氣的小國,是如何發展尊嚴,參與國際。最近我們常說#TaiwanCanHelp (the world), but we have to help ourselves first!

#認可差異團結對外

有些人可能會好奇,我是社民黨的,為何會參與蔡總統帶領的海洋民主之旅。其實,我是以「婦女權益無任所大使身分」(Ambassador-at-large for Women’s Empowerment)參與的。過程中,也盡可能地以這個身分,介紹台灣在婦女權益與性別平等上的成果。我當初答應這個職位一方面是因為這是榮譽職,另一方面,就是希望台灣未來能走向大家對內有差異,但對外團結開拓外交守護主權的新政治;畢竟主權與民主,是社會民主的前提。

在這趟外交之旅中,我有點驚訝,蔡總統在對帛琉總統、馬紹爾總統,以及莫健主席介紹我是無任所大使時,都會主動提到我是社民黨的召集人。“We have our differences.” 蔡總統總是加上這句話。其實,蔡總統大可不用這麼說,但,我想,她認可我們在許多議題上的差異,agree to disagree,的確呈現了一個國家領導人認可差異、團結對外的高度。我必須說,海洋民主之旅一個星期的近距離觀察,我在外交場域中所看到的蔡總統,無論是風範或交流談判的實質內容,真的讓人以她為榮。即使過去在國內不少議題上,我對她所領導的政府有批評與不滿,但,我也必須很公平地說,在外交與國際事務,我會為她用力鼓掌!

經過這麼多年民間與政府的努力,台灣總算走出自己獨特的外交路線,但,許多民眾仍然不理解台灣的珍貴之處。2020這一戰,其實就是價值之戰。也是台灣人必須暫時放下差異,團結對外的一戰。讓我們一起,將台灣打造成為一個堅定且驕傲的國家!

(作者為中華民國無任所大使,經作者授權、本文資料取自范雲FAN, Yun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