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佛斯/離婚,說得出口

by 迪佛斯

開版辭:11年前,網氏和妙瑩主編收留了我,讓我在「辣妹的鏡子」專欄裡,以「流浪小貓咪」為筆名,留下4年多的生活足跡。例如作為外國人的我、單身的我、當女兒的我、當姐姐的我、當人妻的我……當時覺得我就像在台灣一直到處流浪、觀察,感受生活,而專欄就像一面鏡子,讓我可以反思自己的生活。

作者要求離婚前先做婚姻諮商再簽字。Photo by Hutomo Abrianto on Unsplash

離開網氏的時間,生活發生了很多的變化。我也從一個年輕女生,走到了熟女/敗犬的年紀。我也經歷了很多次搬家、身體反覆出現狀況、轉換工作跑道、甚至連國籍都因為領到身分證而不一樣了。

但是,幾個月前,與我結婚9年的先生向我提出離婚,一下子從人妻變成單身生活。這段期間,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忙,讓我更有勇氣面對離婚後的生活。與此同時,我發現相對結婚或失戀,離婚的身份讓人難以簡單、輕鬆的方式說出來。為了照常生活,很多離婚婦女選擇了獨自沉默應對,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每一步都走得讓人心疼。

為了突破這個困境,我希望透過「熟女離婚誌」這個專欄,讓這些難以言喻的事,透過我的故事或記錄攤在陽光下,使大家有機會看見一個女人如何面對離婚、失婚的心情和生活。為了回應這個專欄,我也重新為自己取了新筆名——迪佛斯,英文divorce(離婚)的中文諧音,希望我的「失婚同伴們」感受到離婚雖然很痛,但不是不能說,而且,你絕不是孤單一人。

感謝網氏和妙瑩主編再次收留我,讓我有一個安全、開放的空間,可以用文字記錄自己的新生活。希望大家也能從故事裡,看見一些力量,以及那些曾被遺忘的自己。

文章如下

台灣108年5.4萬對夫妻離婚 婚齡未滿5年者創10年新高」……在兒少社福團體工作的我,每年的出生率和離婚率都是我工作關注的議題之一,畢竟兒少的福祉和家庭狀態密不可分。另一方面,我時常聽著辦公室的媽媽們抱怨家裡的「豬隊友」,有時生氣時,大家也會開玩笑說要集體團購流星錘,又或者苦笑說「再這樣下去只能離婚」。

所以,「離婚」這個名詞一直出現在我生活裡。但萬萬沒想過,有天我會成為那統計數據裡的一員。

離婚,意謂再次學習和體會一個人的生活。Photo by Kelly Sikkema on Unsplash

我,想離婚

關係的開始,要由2個人共同決定,但結束卻只須一個人。

接到前夫提出離婚的請求後,腦袋一片空白、內心混亂且出現了很多聲音:「為什麼我沒有發現」、「為什麼他都不說?他都沒有告訴我」、「我真的要同意離婚嗎」?最後,我用僅餘的理智,以平靜的態度跟前夫要求先接受離婚商談或婚姻諮商幾次後,我才同意簽字離婚。

剛開始時前夫不能諒解及接受我的想法,他認為關係是2個人的事,大家說好就好。但我堅持說:「我雖然擁有心理專業背景,但我需要專業協助,因為我需要知道為什麼關係會走到結束。」他勉強同意後,我出門讓自己冷靜一下,同時趕緊通知自己的好友和工作上的主管,跟她說明自己目前的情況以及日後工作上的安排。

離婚雖然是2人關係中的事,但我知道自己無法一個人獨自面對。尤其是,我在這裡沒有「家人」。所以我更需要朋友、同事、法律諮詢、心理輔導、身心靈協助等等,我才能在這個巨大的風暴中撐下來。

我很感謝前夫願意走進諮商室,在諮商師的協助下,讓我有機會放下妻子、照顧者的身份,回到一個女人的狀態,好好聆聽我前夫作為一個男人、丈夫的想法,聆聽他在關係裡的痛苦和掙扎,以及為何最終要作出離婚的決定;另一方面,我也可以安心讓對方看見我的情緒,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和對關係的不捨。這些過程,都讓我可以更清楚感受和接受前夫亟欲結束關係的決心,使我可以好好且無悔地作出抉擇,勇敢去面對這段關係的終結。

我,要離婚了

雖然做了決定,但人每天都處於很敏感的狀況,一觸即破;失眠丶沒胃口、心情低落,支持我的就是每天準時上班和瑜珈課。生活看似正常,但心裡卻破了一個大洞,每天我都覺得這個洞裡只有我。我的主管很緊張我的狀況,也給予我很多鼓勵和支持,最後她跟我說:「要不要也想想如何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狀況呢?」

我雖然長得牛高馬大,在茫茫人海裡一定看得見我,但我其實非常不喜歡被看見,尤其是離婚這種難以啟齒的事,究竟為什麼要跟別人說,以及要如何開口跟週遭的人說?真的想不透。不過,我慢慢明白這樣想法的背後,其實也是在拒絕別人的伸手協助…所以,最後我鼓起勇氣,給我的部門同事們寫了一封信,摘要如下:

真心真意說出自己的要求,不會被討厭,反倒因為打開雙手而可能獲得更多。Photo by Becca Tapert on Unsplash

「最近我家裡突然發生了重大事件,深深牽動了我的生活和情緒。由於事情來得太突然,我陷入一片震撼和迷茫。家庭是人一生中最大的牽絆,這些情緒也跟著我來到辦公室。所以這陣子我經常頻頻拭淚和鼻水,眼睛腫腫和鼻子紅紅,我想這種[急性]狀況仍然會持續一段時間。如果你什麼都沒察覺到,那也很好,因為大家很認真在工作,很棒。

我想請大家真的&千萬&不用到處去關心我的詳細情況,我有自己的心理師、治療師、中醫師,身心的問題都有合適的資源協助中。如果你真的很想支持我的話,可以送我「好用的衛生紙」;以及如果我在位子上怎麼了,也不用驚慌或想跟我說點什麼加油/鼓勵的話,請讓我自己去消化那些情緒就可以了。我想跟各位說什麼時,我自然會跟各位說,請放心。

其他的部份,我想就如常相處、討論就可以了,真的不用過度關心我,這就是對我目前最好的支持了。」

信寫好後,有些同事跟我說本來是要來安慰我,結果她反而被我安慰。更有趣的是,後來某同事的朋友也面臨離婚問題,不知道要如何跟別人開口說出自己的狀況,她把我寫的信轉給對方後,對方大哭了一場說太被安慰和療癒。

原來,真心真意說出自己的要求,不會被討厭,反倒因為打開雙手而可能獲得更多。而我其實不是不想要其他人的伸手,我只是希望別人可以用我期待的方式回應我的狀態和需求;只是過往因為我沒有勇氣承認自己有這些需要,所以沒有說,別人當然就很難用我心裡期待的方式回應我……

我,離婚了

簽字離婚當天,我在臉書發了一個貼文,簡短說了我和前夫結束了10年的關係。一方面,我很怕麻煩,怕朋友一個個來問;二來,我也希望讓別人知道,其實離婚就是一種狀態、一個事實、一個可以被看見或提及的事情。

現在,我離婚了,再次認真學習和體會,一個人的新生活了。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