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諮商師的陰道

by  勵馨基金會北區辦事處諮商師

嗯…哼、哼、…嗯、哼!(清喉嚨)

不好意思,太久沒講話,突然間要我講話,真不習慣(羞)。

萬、吐、素一、厚,麥克轟測試、麥克轟測試~都聽得見嗎?) ) ) )

很好!那~我就不客氣囉(抬頭挺胸)!

四年前啊,我和我的主人來到勵馨基金會工作,第一次聽到甚麼V-Day運動、還聽說有一本專門聊咱們陰道的劇本「陰道獨白」,記得當時我開心的不得了,覺得這家公司太特別了,因為在這兒每天都有好多的人熱情地呼喚著我:

我的本名~陰道

我的乳名~下面

我的小名~那裡

我的花名~比比

我的藝名~妹妹

我的洋名兒~福而吉那(vagina)

我…我…我受寵若驚的說不出話來啊!(噙淚)

心想這世上、在這寶島臺灣,怎麼會有這樣一塊「福田」?如此的歡迎我?他們不僅叫我,還談我、畫我、寫我,把我穿在身上、印在紙上、貼在牆上!最後更搬上舞台!這塊人間淨土,真是不可多得。

圖由勵馨基金會提供
圖由勵馨基金會提供

但是,我的主人可不這麼想,她因著五斗米(在這非營利機構上班、我深深懷疑米~有五斗嗎?),在V-Day活動期間,不得不表現出一付接受陰道、瞭解陰道、熱愛陰道的政治正確之「陰道態度」,只好多多少少幫我們這些長年處在陰暗潮濕處的陰道朋友們作些事情,像是拉拉贊助、賣賣門票啦,最後在「陰道獨白」演出當天,她將我遺留在後台,運用她的專長獨自上台主持活動,儼然一副「陰道狂熱份子」的模樣,但事實上我長甚麼樣子、是甚麼顏色、有幾根頭髮,她可是一點也不清楚,或者說她一點也不想清楚,因為她擔心、不知道別人會怎麼看待一個成天將「陰道」掛在嘴邊的女人。

我跟著我的主人在勵馨基金會蒲公英諮商輔導中心工作,那是一個專門提供性侵害倖存者心理諮商輔導服務的部門,經過將近五年的歲月,我們聽了許多關於我同胞們悲慘、受傷、痛苦、極不愉快的故事:

  • 有個陰道在公廁被照了相放上網站;
  • 有個陰道五歲的時候被爸爸撕爛了;
  • 有個陰道十歲時被鄰居用湯匙刨開;
  • 有個陰道長年被她的哥哥任意對待;
  • 有個陰道在無人暗巷遭受嚴重凌遲;
  • 有個陰道被男友挾持、即便流血也要接受他的陰莖;
  • 有個陰道在原應充滿歡樂的MTV包廂被五個陰莖輪番攻擊……,
  • 好多羞愧不已的陰道;
  • 好多不敢回家的陰道;
  • 好多血肉模糊的陰道;
  • 好多泣不成聲的陰道;
  • 好多說不出話的陰道;
  • 好多毫無感覺的陰道;
  • 好多患了失憶症、迷了路、找不到主人的陰道……

這些受傷的陰道,覺得是自己不夠乖巧所以被處罰;不夠聰明所以逃不了;貪吃、貪玩所以活該受傷;穿太少因此招來橫禍;太晚回家就是給了別人傷害自己的權力;有生理的濕潤反應代表這一切都是自找的……,這些受傷的陰道緊閉雙唇、噤聲不語,因為所有的自責、祕密、責難,通通都叫她:「閉嘴!」尤其身處在擁有處女膜才是完整女人的社會文化中,所有失去處女膜的陰道,在失去處女膜的那一刻好像也被判了刑–「褫奪麥克風」。

在聽了這麼多關於陰道的故事後,我的主人認真的關心起我來、同時關注更多她沒有辦法在諮商室中接觸到的姊妹們,她心裡籌算著,一天接三個案、一週就可以接十五個案,但每天有四十到六十個、甚至更多的陰道遭受暴力傷害與性的虐待,怎麼才能讓這麼多在陰暗角落的「福而吉那」真正的蒙福、感受到幸福、經歷否極泰來的人生呢?

四年後我主人工作的部門單位「勵馨基金會北區辦公室」再次承辦V-Day活動,這次她緊緊的把握機會,因為深深明白V-Day是一個社會運動,將透過許多女人述說自己陰道故事的「陰道獨白」戲劇演出方式,創造一個對於陰道更加友善、願意關注,且更正向開放談論受傷之陰道話題的社會環境,進而達到終止婦女受暴的目的。

這幾個月來,我看著她跟團隊的工作夥伴台北、桃園兩地奔波,四處打電話探聽

各級學校機關團體,表達高度的意願,只期望能有單位開門、讓她宣導V-Day活動;她演講、宣導V-Day,直到聲音沙啞,也在所不辭,雖然擔心她的睡眠不足、體力不支,但如果這樣的行動,可再多一個陰道得到復原的機會,我也願意陪著她一起大力吶喊:「陰道大聲講:大聲講『陰道』!」(右手握拳高舉)

親愛的朋友們!妳/你準備好了嗎?不管你是陰道或陰莖,我代表我的主人誠心的邀請妳/你,在2010年3月13、14日帶著妳/你的主人,跟我一起來到桃園中原大學,讓生命的入口與出口~陰道,有機會大聲地講、高聲地唱、用力地喊!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