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層教育工作者的心聲─抗議台北市府與議會聯手歧視同志

by kappa老師(國小英語老師,為恐同台北,孤立同志青少年-台北市政府、市議會帶頭歧視又違法聲明 )2010.03.02

幾年前,一個小三男學生跑來跟我說悄悄話,雀躍的神情在他眼中閃動,告訴我:「老師,隔壁班的男生暗戀我」。

我永遠記得那個快樂的表情,用著開朗亮麗的語氣,訴說著生命中令人滿足的小細節。旁邊還有一個同班的小女生,這男孩也不擔心,爽朗的跟我分享他的同性追求者如何如何討他歡心。

我永遠記得這個美麗的場景,好像我們冀求的柏拉圖世界。這個世界裡,「愛」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沒有任何先決條件,也沒有歧視。

說真的,教育的重點不就是「愛」?而我們口口聲聲要教給下一代的「愛」,其實就存在於孩子心中。我們該做的其實很簡單:小心的呵護這份對世界的期待,不要任它被這個文化霸權所主宰的社會所扼殺。

我們努力至今,抱著這份對教育愛的執著,告訴下一代未來的願景是以愛包容多元性的社會,尊重文化弱勢、特殊天賦、生理障礙、家庭清貧。在此同時,殘酷的事實卻擺在眼前:在主宰政策的官員心中,愛是「單一」的、是「不等值」的。他們的公文告訴我們──

  1. 同志愛和一般普羅大眾的愛,不能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測量。
  2. 學校應防止「不合宜之同志交誼」,卻不必防止「不合宜之異性戀交誼」。
  3. 做同性戀,要等「大專性向定性」才被認可;做異性戀,卻生來就是。

做為衝鋒前線的教育人員,驀然回首,我們發現自己竟是如此被孤立。社會觀念像是個大孩子,社運團體和教育人員推扶拉拔、好說歹說,總算讓它從「兩性平等教育法」進化成「性別平等教育法」,算是邁開了步子。然後法案公告實行後八年,教育主管單位竟狠狠一推,讓這個長不大的孩子險些跌斷了腿。

今天,我們帶著對教育願景的想望,來到這裡奮力一搏。我們教導孩子愛與尊重,期待教育主管也秉持愛與尊重的原則,慎重處理此一「反教育」的公文。主管機關對地方教育單位有絕對影響力,既引起了此次性別歧視風波,就不可輕描淡寫帶過政策所造成的影響。

最後,身為台北市民與關心教育的公民,我請求市府:

  1. 慎重公開道歉,而非被動等市民來信市長信箱,再以一式多份的罐頭信件打糊塗仗。
  2. 教育局應提出具體教育方案,積極輔導所有學生社團進行合宜之性別教育活動
  3. 民政局長主管同志相關業務,卻對同志概念充滿誤解,顯示專業能力不足。該單位應提出具體改善計畫,加強民政機構人員之性別平等教育。

讓我們一起為更美好的社會而努力奮鬥。教育加油!同志加油!

(本文為恐同台北,孤立同志青少年-台北市政府、市議會帶頭歧視又違法!新聞稿內容)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