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是天 地還是地──攜手重建家園

by 黃淑文

由於沒有淹水和逃生的經驗,經歷莫拉克八八水災,才知道自己太輕忽自然,對生命的警覺性太低。

8月4日從台北,經由宜蘭-花蓮-台東,一路南下返回台南老家,早已得知莫拉克颱風即將侵台。但從氣象預報「8月8日才會影響台灣,而且影響的範圍主要在北部。」我們想當然耳的認為:「一路玩,一路往南走,百分之百穩當安全。」

一個不祥的預兆悄然降臨,從太平洋襲捲而來的巨風,瞬間吹倒了多年來與風浪共舞的民宿主人。「這個颱風很怪……」他望著長驅直入驚險的浪濤,催促我們8月7日趕緊南下返鄉。

沒多久,又接到朋友來電,颱風即將在宜蘭花蓮登陸,對南部影響應該不大。

怎知,短短幾個小時,卻莫名奇妙進入暴風圈。「不是越往南走越安全嗎?」瞬間而來的疾風勁雨,造成南迴公路土石坍方,迂迴的地形地勢加強颱風的風速風力,許多摩托車騎士,早已任由摩拖車應聲倒地,趕緊攔車落荒而逃。

一種措手不及,在生與死之間擺盪的恐懼,像力刃般毫不留情的撲將上來。看著後座孩子熟睡天真的臉龐,一陣鼻酸濕了我的眼眶。

山區的土石已經開始崩落,加上強風暴雨幾度使先生的車子無法前進。此時,只要一個小小的閃失,就會命喪黃泉。

除了祈求菩薩、上帝保佑,咬緊牙關從風雨中突圍,已經別無他法。

在那一刻,我才深深明白,原來生與死,有時由不得我們自己決定。

是老天爺眷顧?還是活著還有別的使命?冥冥之中彷彿有一雙手,一路護送我們安抵南部老家。

好不容易歷劫歸來,8月8日在老家慶祝父親節,慶賀著一家四口死裡逃生。看著電視像往常一樣,開始播放淹水消息,還以一個他者,帶著同情的眼光看待那些受災戶。卻沒想到,強風帶來的豪雨,已經悄悄湧進婆婆老家的前院。
「安啦,老家地勢較高,從不淹水,頂多到門口前方。」50年來沒有淹過水的公公婆婆自信的說。

哪知, 洪水像猛獸,一個箭步便猛撲到門口。「怎麼可能」?眼看洪水就快要越過門檻,一家十口才開始手忙腳亂,到菜園挖土堆沙包。但已抵擋不住。

洪水暴漲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就漲到大腿,廁所裡的馬桶已經頻頻溢出糞水。我們只好說服六十幾歲的老人家,先撤離紅磚平房,冒著風雨,背著小孩,走到對面鄰居大樓求救。才猛然驚覺,平日不到一分鐘的路程,竟寸步難行。
在倉皇中臨時逃離,無人傷亡,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一家人借宿鄰居二樓一間小房間,對外交通完全中斷,躲了三天兩夜,洪水一退,重返家園,才知道莫拉克颱風,造成南部這麼慘烈的災情。
北上後,先生馬上南下屏東投入救災,幫助災民清理家園。他說,有些地區根本沒水喝,遑論用水清洗家園。有些地區水退了,車子還埋在土裡。有些學校教室殘留的淤泥有半層樓高,隨著洪水沖刷而來的死魚死蝦卡在教室窗戶,戴三個口罩還抵擋不住惡臭。
災後光是「清掃」就讓災民身心俱疲,根本還談不上「重建」。救災不能光有熱情熱血,還要有專業的救災和急救訓練。沒有經過整合安排訓練,就貿然前進災區救災,說不定自己還需要被救,反而成為負擔。
單一力量絕對不夠,一定要靠相關單位進行統合。以先生這次南下救災為例,是先向台中「水源地基金會」報名,五人一小組到屏東,再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救災關懷中心」統領,分配工作。遇到困難,或者完成清掃工作,便層層往上回報或尋求協助。

「工作很辛苦,但很愉快。收穫比付出多太多。在災區根本沒有你我之分,大家互相關懷體諒,彼此打氣。大家的心,緊緊的繫在一起,只想著要怎麼做才會更好,真的好感動。」先生說,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謾罵口水戰,而是積極的關懷、明確的建議。單一的個人真的很渺小,所做的非常有限,如果什麼都不做,只是口水謾罵,不但打擊士氣,也消損救災的力量。

回到台北,先生寫了一首歌-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詞/曲:杜守正

如果有一天 可以重回家園

如果有一天 可以不說再見

沒有什麼 你你我我

沒有什麼 將心打破

我們可以 共同攜手 一起奮鬥

我們可以 不再徬徨 不再驚恐

只要……

天還是天 地還是地 山川大地 依然可親

∥咿呀HO嗨呀 HO嗨呀……∥

如果有一天 可以重建家園

如果有一天 我們會再相見

儘管大雨重創我們深愛的家園,但換個角度想,這場大雨是否是大自然長期受到人類傷害,終於崩潰而出的淚水呢?
期盼有一天,天還是天,地還是地,山川大地,依然可親
而我們,也在風雨淚水中,謹記創傷帶來的教訓和啟發。在陽光下,重建家園,重展生命的笑顏。

(作者為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社員)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