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志運動的巨流中成為自己

by 鄭智偉

因為要主持《台灣同運三十:一位平權運動參與者的戰鬥發聲》這本書第一場的新書發表會,當我進辦公室看見這本書已在我桌上時,真的很興奮的翻開,一頁又一頁,也是我自己在同志運動中一天又一天的記錄。感謝這本書的作者喀飛在這疫情三級的當下,書寫出這一本重量級的同運歷史記錄,而其中有太多的運動事件都是跟熱線有關,看著看著,也真心覺得我們在過去20幾年中,真的著著實實的為社群、為台灣的平權做了不少事。

2004年同志遊行,作者鄭智偉(左)第一次主持同志遊行。鄭智偉提供

踏上自我認同探索之旅

我出生於1976年,台灣仍是戒嚴高壓的社會環境,但我仍在 7 歲時意識到自己與他人的不同,就是我會對於同性同學有著好感、會對裸身的男生有了不一樣的身體反應。但那是一個同性戀是病名、男孩若陰柔就是變態、警察可以任意把同志帶回警局及強迫出櫃的年代,於是我完全不用學習便知道要隱藏真實的自己。

1987年解嚴時我國小四年級,那時愛滋病被認為是同志戀的天讉,我覺得我有病、會在30歲死掉。

但謝謝之後那幾年台灣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包括報禁解除讓報紙之中偶有同志友善的報導(如許佑生與葛瑞的婚禮),婦女運動鬆動傳統的父母權值、大專學校開始有老師在討論同志權益、金馬影展也帶進一些同志議題電影(當然一定要提李安的《囍宴》)。

台灣的同志運動也在1990年開始發聲、連結、抵抗,而這樣運動的動能也推動著我走出自己的恐懼,推著我走出櫃子。

2000年鄭智偉(著紅上衣)和熱線義工及陳俊志導演去聽靈糧堂厲珍妮談同志,之後跟她及教友針鋒相對的畫面。鄭智偉提供

閱讀同志雜誌、參與社團,投入同志運動

20歲時,我鼓起勇氣買了一本熱愛雜誌[1],深怕被結帳的店員及旁人發現我是同志,但也透過其中的交友訊息認識了我人生第一位同志朋友小傑,而他是同言無忌[2]的成員,也是同志工作坊[3]的成員,我也參與了幾次同志工作坊的開會,進而學習了很多同志運動的論述及理念,之後認識了也跨團體參與的小樹,小樹他同時也參加了同志助人者專業協會(同助會)[4],進而認識了同助會中的阿智、CHARA、守謙、小豪、歆祐等,這個團體中的大家都是廣義的助人工作者,念社會工作的我在其中也學習到如何將助人工作與同志議題連結。

沒多久,因為社工實習申請受阻,阿智很熱心的推薦我去專作青少年議題的導航基金會[5]申請實習,而差不多時間(五月),小樹則帶我去了羅福路三段的一間空空空的一樓辦公室幫忙,原來這裡是同助會跟另外三個團體一起發起的一個服務,叫同志諮詢熱線[6],然後那年暑假,我就在導航基金會實習,我的督導佳君還成立了一個專作青少年同志的團體叫拉基小組[7],同時我也在熱線接受第一期接線義工培訓,也成了熱線的義工,開始了我沒想過的人生。

一轉眼,我竟然也在同志運動這巨流中度過了24年。

1999年鄭智偉第一次主持熱線募款晚會,裝扮成公娼阿姨(那時熱線很常聲援公娼行動)鄭智偉提供

人類面對的是病毒,而非區分人群

和大多數人出道是公司、三溫暖、校園社團或GAY吧不同,我的出道就是在同志運動,還一次跨了好幾個社團,運動中對於人權、多元的重視,都形塑了我自身同志身份的認同。

這大概是我看《台灣同運三十》的角度,我從運動中開始認同自己、長出自己,而其中陪著我長大的,就是喀飛,當年熱線立案時需要工作人員,他就問我有沒有意願,那對才23歲的我而言,真的是一個很大的肯定,而我也在隔年便成為熱線第二個工作人員(第一位是POKI),而我何其有幸能在這同志運動的巨流中成為其中之一。而就如同本書,喀飛在熱線多個重要的影響,最重要的便是他一直提醒我們、教著我們記著過往的歷史及人權的重要性,作同志運動不能忘記過去發生的事,尤其在瞬息萬變的網路世代,以往發生的事常就無息消失,而喀飛總是不厭其煩的說、寫及重現它們的重要性。

尤其是愛滋與老年同志的議題,更是他這幾年全力投入的,也是佔《台灣同運三十》一書中相當大的篇幅,而我相信喀飛在書寫時,便是希望台灣過去那些慘烈的愛滋污名事件是如何影響同志的生命及權益、公權力如何拿著「健康」、「道德」來傷害同志,在全世界正面臨COVID-19這個世紀疫情時,過去同志運動及愛滋運動的經驗便顯得非常重要,那便是要面對的是「病毒」,而非區分人群;而在台灣已進入高齡化國家行列中,《台灣同運三十》一書也再再提醒我們老年同志的存在,而理解過去台灣的同志歷史及處境,才能真正理解老年同志真實的狀態及尊重他們當年的選擇(如進入異性戀婚家體系),這也是本書重要之處。

一本書無法記錄過去30年來的同志運動大小事,但感謝喀飛願意扛下這一重擔,也願在他拋磚引後,有更多人能寫出不同觀點的台灣同志運動歷史。

[1]熱愛雜誌是台灣第一本商業經營的同志雜誌。

[2]同言無忌由同志工作坊出版之雜誌,內容辛辣有趣又酷兒。

[3]同志工作坊是台灣最早成立具社會運動色彩的同志團體之一。

[4]同志助人者業協會 由一群輔導、心理、社工的學生及專業工作者所組成,成員多為同志。

[5]導航基金會為青少年權益團體,主要在陪伴非主流的青少年,其中包含青少年同志。

[6]同志諮詢熱線 成立於1998年,2000年成為台灣第一個立案全國性同志團體。

[7]拉基小組 導航基金會為青少年同志議題成立之小組,並出版《拉拉基基站起來》一書。

(作者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

觀看次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