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菜經

by 胡雅美

隨時代的更迭,社會、經濟文化的變遷,家庭組織結構的調整,生活消費形態由簡樸轉為多樣化。當今,一家之主的主夫主婦,就得為家計身負重責大任。

我出生在剛抗戰結束的年代,是個民不聊生、窮乏困頓且農業當道的年代。記得小時候住家後都有院子,可以種青菜,栽果樹,養養雞鴨,也能養狗看家。那時家家戶戶都是自力更生,過著簡樸的低碳生活。

在年紀稍長後陪母親上市場買菜,覺得很輕鬆。因為母親到不同的攤位,先挑選喜歡的蔬果魚肉,接著向老闆問了價錢就可走人,或順便提起輕便的菜籃,其他的一切都交由賣方負責,理菜清潔後再宅配到家,好像買菜一點都不困難似的。

圖由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提供
圖由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提供

待我成了家,發覺買菜竟成了個大哉問!外子是個道地的農家子弟,從小看豬吃地瓜葉,養鴨、鵝餵食A菜(萵苣),所以嘛……買菜時他是絕對會跳過這些他認為上不了「人類」餐桌的菜。即使我花心思,變換口感或加上肉絲,仍被他一眼看穿,東挑西揀的,最後只剩下菜葉,還是我自個兒買單。哪知風水輪流轉,在醫師營養師的加持下,地瓜葉和A菜現在可是時下最夯的健康養生防癌蔬菜。對肉品的購買慾幾乎是零,第一我不太會烹煮,第二沒從母親身上學到訣竅,第三參考書上的指引要點,又與眼前血淋淋或冰凍的屍體,實難確認而造成誤判的下場。外子喜歡釣魚,也養成嗜好魚類的飲食習慣,所以得跟班學會如何挑選新鮮肉質細緻的魚,有回自鳴得意買到又肥又大又便宜的虱目魚,向外子顯耀,不說還好,一說慘了,竟然誤認小炸彈魚為虱目魚,真衰!更不可思議的一次是,我努力把一尾魚煎得兩面適度焦黃自認完整無缺,端上桌,外子面帶縐容挾一塊入口,以懷疑的口氣問我到底怎麼處理的?哦!我才恍然大悟,魚洗好,還得剖肚棄腸哩!

說到買菜,躲不過婆婆的法眼,她老人家一生務農,哪門子菜沒見過?我仿照母親的點菜法,經婆婆指點,總算慢慢學會精挑細選,才不致被生意人矇騙,將老掉牙、賣不出去的蔬菜瓜果照單全收。好在吃虧一時,不再糊塗一世。

二十年前因健康亮起了紅燈,毅然決然離開了教職,追求修身養性的生活,參加不同的養生講座。飲食DIY,踏進生機飲食的領域,對烹調料理已然是二十一新世紀的飲食觀。開始採購來自懂得門道的有機蔬菜店家(僅有兩、三家),並著手學習自孵芽菜,自種簡易葉菜類,餐桌上最常出現的是簡單潔淨、不需熟煮的生菜、芽菜及水果沙拉。在家人頗有微詞之下,只好妥協生食熟葉參半,或由不悅者自行再加菜了事。自此我倒一舉數得,一來健康有著落,二來買菜不煩,直接向有機店訂購宅配到家,三來廚事超省時省力,四來年節請客分工合作,不須再由我掌廚樂得輕鬆自在多多。

爾後主婦聯盟成立生活消費合作社,自然有一籃菜為我量身訂做,免去坊間菜蟲吃錢所造成的不爽情緒,清除化肥農藥污染蔬果恐慌情緒。反樂與農友齊手為愛護這塊生於斯長於斯的美麗家園的守護者,豈不皆大歡喜!

十年前,因緣際會與好友共同租借貓空一塊廢棄的檳榔園,開始闢地墾荒,體驗現代農夫的甘苦,進而駐進文山社大開班授課,是一門別開生面又務實的環保生活課程-「自己種自己吃」,不消兩年,製作堆肥及種菜已蔚為風潮。五年前更意外地承租了位於廣星興、面對梅花湖的一塊野草叢生多年如廢墟般閒置的農地,飽嘗「鋤荷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憫農詩境。體會到與大自然融合的自在時,吃得更自然、活得更健康。

多年的綠色消費生活環保,促使我努力推動「蔬食救地球」,以因應全球的暖化現象。更進一步加入「週一無肉日」的聯絡平台,盡發起人之責,提倡少肉多蔬果的飲食營養觀,宣導國人先改變過去偏差視肉品、乳品為營養的飲食觀,正視畜牧業、養殖業的生態環境資源被破壞、浪費與汙染。期待人類更自覺,不再貪圖口腹之慾因小失大,損了健康更毀了健康可愛的地球,那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

(作者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