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女事件蓄積身體自主能量

by 陳簡

最近和女兒聊到台南女中學生因不滿教官檢查服裝儀容過嚴,在升旗典禮上,集體以脫長褲穿短褲方式抗議,我問女兒要不要聯合同學也對校方施壓抗議一番,女兒回說:「沒有用啦,教育部根本不會支持學生的。」我啞然,但是南女短褲幫的創意事件,我相信對一代代長期受制服規範之苦的女孩們,無疑蓄積了爭取身體自主權的能量。

女兒就讀教會女中,一年四季僅能穿黑白摺裙,搭配長、短白襪,若是冬天,可改穿黑色褲襪。前一陣子,陰晴不定,氣溫變化大,三月曾出現高溫攝氏30度,學校教官因而下令女孩們必須脫去褲襪、穿上白襪,而且天天早晨站在校門口抓人,沒想到政策一出的第三天,氣溫驟降,女孩們不敢抗命,個個冷颼颼、打寒顫的步入校園,家長打電話關切,校方事後解釋說,曾通知班長轉告同學換裝。這種連服裝穿著,都要由校方決定、剝奪女孩自主判斷的能力,如何培養出具民主意識的公民?

不滿教官規定,台南女中集體脫長褲抗議。攝自網路
不滿教官的制服規定,台南女中集體脫長褲抗議。攝自網路

2008年北一女學生投書抗議校方禁止學生進出校門穿運動服(不雅觀? 北一女爭褲權)才落幕不久,校方以有礙觀瞻為由,最後規定進出校門還是得穿制服,在校內才能自由穿運動褲。教育部當初曾允諾要調查改善也跳了票。這些過程看在年輕女孩眼裡,在在成了為與不為的考量。女兒說,私立學校不像公立北一女、台南女中等菁英女校受到大眾的高度矚目,曾和同學討論過,大家一致認為成功率不高,害怕從此被學校貼上標籤,求學生涯不好過。

我看到,在媒體大幅報導與網路熱烈討論的社會氛圍下,南女校方迅速召開班聯會,師生達成共識,爭褲權事件算是告一段落。性別研究學者畢恆達、蘇芊玲曾在平面媒體發表〈短褲事件 校園民主的一課〉質疑這種班聯會的民主方式,他們指出:「過去攸關學生制服的規範,都單方面由校方行政人員嚴格執行,當然不民主;如今由學生代表參與決議,是否就是真民主呢?民主的前提是要有充分的資

炮杖花,轉自台灣樹木資料庫網站
炮杖花,轉自台灣樹木資料庫網站

訊與討論……」從過去的經驗,行政系統為了讓焦點事件儘快落幕,看似平等的班聯會,常常暗藏著上對下的主導模式,蘇、畢的懷疑符合現實。

當多數的學校將女生的制服與校譽勾連在一起時,蘇、畢二人針對男學生的制服部分也批評,無論長短褲或體育服,從來不曾如此緊密地與校譽連結;有些男性政治人物穿著超級短褲在公共空間跑步也不是個問題,南女的學生在校門外穿短褲(也是制服)為何就有礙觀瞻?

除了男女學生的制服規範明顯呈現性別不平等的現象外,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賴友梅接受記者採訪則說,菁英學生可以用行動喚起社會的重視,但其他較為弱勢或是功課不好的學生,他們的聲音卻不被社會聽見(學生爭制服權 教部毫無作為)。如同女兒一般的廣大女校學生的聲音,還沒發出可能就被威權宰制的體制淹沒了。

年輕女孩一次次衝撞僵固的校園規範,女學生擁有身體自主的討論聲浪一波波在社會迴盪,身為家長,我能夠著力的地方不足,但至少這次南女事件的刺激,在與女兒對話中,我欣慰的感受到,年輕孩子成長的羽翼就像春天的炮杖花,繁花似錦、繽紛奪目,爆發潛力無限。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