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雄性動物!職業是社工的喃喃自語

by lulala

社會工作領域裡,男性社工員的人數一向稀少,男女比例極端的懸殊,如果從行業別來分析,大概只比護士跟褓姆略高些,在求學的階段裡,社會工作相關學系的男生本來就不多,畢業後留在社工界服務的更少,如果再從家庭暴力、身心障礙、兒童保護、老人照顧、婦女福利等,幾個社會工作實務領域來觀察,目前從事婦女福利的男性社工員,更是寥寥可數。在下剛好身處於服務婦女的領域,並無因此稀少性而感到光榮,僅就短短十幾年的社工生涯與「囧」境,所累積的一些小小感觸與辛酸血淚,跟男性朋友共勉,讓女性朋友參考。

「我的聯誼咧?」在求學階段,這問題我們男生不知道問過班級幹部多少次。事實證明,男性少的班級,不要奢望跟女生多的系所聯誼,看著班上的女同學一車一車的被外系所的男生載走,心中實在感慨萬千。有人說:「那去跟女生少的系所聯誼不就好了嗎?」看倌!這看似有道理的邏輯,犯了跟牛頓一樣聰明的錯:大貓走大洞,小貓走小洞!邏輯上似乎合理,實際上卻百般無耐,台語說:「生吃都不夠了,還要曬乾?」女生少的系所其實差不多都被自己班上的男生追光了,輪不到外系的男生,又有建議:「那你們也可以追班上女生啊?」嗚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況隔壁桌的菜色永遠比自己桌的好;結果就是,咱們這桌菜一首望春風唱四年,辛酸又浪漫!

男社工=男叛徒

一般女性朋友聽到男生從事婦女福利社會工作,最常說的是:「男生從事這個行業,好特別喔!」女性的婉轉與善良特質在此展現無遺;如果換成是男性朋友,反應就比較直接:「你做這幹嘛?你該不會是進去把妹的吧?」先撇除具有倡導性別平權功能的社工身份,以及我到底是不是想把妹的問題,從一個身為男人的角度來省思,有時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簡單回答這問題:「為什要去協助女人做女人的事?這不就是男人的叛徒嗎?」

Photo by Governor Martin O'Malley
Photo by Governor Martin O'Malley

在工作環境中,如果(總是會)碰上了敏感的兩性議題,不可避免的,辦公室裡男女雙方又會展開一場攻防戰,在不涉及專業倫理與人身攻擊的情況下,在下總是自願與被迫,成為男性的唯一代表。頓時間,彷彿變身成家庭暴力的施暴者、男性沙文主義者的阿凡達、海綿寶寶裡的章魚哥(都是些惹人厭的角色),被江湖中各派人士所圍剿、討伐著。電影賭神裡有句經典台詞:「龍五的身上只要有槍誰都殺不了他」,保鏢龍五是男人中的男人,是能以一敵百的狠角色,但是在這裡的龍五並沒有帶槍,加上在無外援與幫手的情況下,結局通常以敗北收尾,龍五被迫心甘情願的接受自己是父權結構下的受益者,承認自己理所當然的享受著父權文化中對男性的關愛,輸了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弟兄們,我沒用,請別唾棄我啊!(泣)

在現實中,因男女社會工作者懸殊的性別比例,有時會讓在工作環境理的男性社工「感覺」似乎被女性壓迫著,身處一個女性為多的環境裡,的確有些地方也需要花時間去適應,譬如女生講話的音調較高、速度較快,女生聊到女人之間敏感的話題(如月事)突然發覺你在旁邊時尷尬的反應,詫異為什麼窗簾會是粉紅色的?奇怪著桌巾有蕾絲花邊的意義,或者突然有削好的水果可以吃等等,在懷著感恩的心吃下水果時,不妨換個角度思考,假設今天在一個全都是男性的工作環境,就很少會聽到有人去削水果給大家吃,有的話也大概是誰家的老婆削好拿來的。男性間習慣較主題式的聊天方式,要進入女性間較為情境性的聊天方式,還是需要時間來適應與調整,而在這整個調整的過程裡,男性或許會因為這個環境產生了壓迫感。

社工專業,性別不是障礙

從社會工作角度來省思,其實社會工作者,秉持著同理心、溝通、真誠等基本的要素,性別在專業之間並不會是種障礙,社會工作者在訓練以及養成過程中,大家對性別的敏感度以及議題掌控能力,本來就會比較高,性別教育本來就已包含在社會工作者的訓練裡,身為男性社工,並不覺得自己在工作環境,會因為性別而造成了困境,較多困難之處,是來自於外部或案主身上,不可諱言,男性社工的確在處理某些議題上,有著性別上的先天限制,例如受暴婦女可能對男性產生排斥或抗拒的反應,被性侵害兒童對成年男性的恐懼等等,這部份的確並非光從專業角度的切入就可以解決的,它必須在人事時地都契合的時候,男性社工才比較有辦法著力點來發揮。看似困難,實際上更是挑戰不斷,例如最常碰見的問題:「先生,你是男生耶!請問你有結婚嗎?我怎麼跟你講我們母女之間的問題?」還來不及去思考所謂家庭關係、親子關係之前,就碰到了很重要的一個議題:信任關係!並不是拿出多少證照,拿出學歷文件跟工作經歷,個案就能夠信任你,再加上婦女福利所服務的個案,絕大部分是女性,因此「性別」是男社工服務個案時,必須去面對與處理的一個重要課題。

但是男性社工員,在服務中,也有容易切入的時候,例如在做議題倡導時,基本上社會工作的團隊成員大都是以女性為主,男性成員較少,此時透過各種不同性別觀點:男性、女性、中性或其他性別,從多元觀點檢視性別議題,用男性來解析男性觀點,能讓服務內容更貼近男性需求。婦女福利更重視的,是性別平權的概念,男性社工此時就能思考與揣測:一般男性對這樣的議題的反應是如何?是不是能夠引起共鳴?除此外,譬如服務老人時,老爺爺告訴你,他想要去找個小姐「發洩」一下、他其實很想娶個年輕老婆、他今天小號非常的順暢等等,這些對女性工作人員難以啟齒的事,卻能很自然的告訴我們男性,讓我們很快就能搜集到案主的相關資訊。性別有時是會阻礙,有時也是種助力,能讓我們更快速的提供適切的服務。

男性社會工作者不多,婦女福利男社工更是稀有,身為如此珍貴的代罪羔羊異獸,有個小小的省思跟男性朋友分享:女人已經在成長、進步與改變了,我們還要原地踏步嗎?

註:在下所服務之處非常重視性別議題,對性別議題處理非常嚴謹,所以身為男性社工在此並不會因為性別產生差別對待,本文所述純粹是同事間玩笑事。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