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難尋

by 月如口述  徐緩訪談整理

我在國中時曾經有過短暫的男女合班,後來都是女生班,曾有喜歡的女同學。高中時到台北唸夜校,白天在診所打工,有位女護士小我一歲,現在已經從醫院退休了,我和她一直都有聯絡,成為好朋友。

我在台北工作十多年,一直有人幫我介紹男朋友,相親了十幾回,都是熱心的同事或朋友介紹的。我會嫌他們沒房子,有人因此真的去買了房子,雖然沒和我結婚,那些房子後來都漲價,賺到了,他們應該感謝我。

後來失業,暫時到南部姊姊家住。媽媽已經過世了,爸爸每年都會一個人環島走一圈,到處看兒女,對於我還沒結婚的事一直很不放心。姊姊和我先生的親戚認識,就由她們介紹撮合。我先生的個性內向,言語不多,下班時間都待在家裏,利用屋後的空地養雞、鴨,種果樹等。我和他結婚,當了家庭主婦,當年35歲,他的年紀和我差不多。

我住姊姊家時,有一位女房客,她以前住台北,因為工作換到南部,向我姊姊租樓上的一間房。有一個週日,我和她騎腳踏車去水庫旁的農場玩。回來後,我們一起聊天,聊到很晚,她要我睡她房間,我很快地睡著。睡夢中她對我主動,我沒有拒絕,很自然地在一起。後來她又找了我幾次,不知道是姊姊發現了,還是別的原因,後來姊姊叫她搬家。

我訂婚時,她來了,對於我的訂婚嚇了一跳,她沒跟我表白過。結婚前一晚,我主動去找她,告別單身。

婚後曾認識一位離婚的異女,她自己租房,覺得很孤單,想要有人陪,曾到我家住了一陣子,我對她上下其手,但沒上床。我和先生很早就分房睡,很少有性生活。我們有一個兒子,現已成年,三個人各佔一個房間,各過各的,很少說話。

Photo by Photo Javi
Photo by Photo Javi

我的朋友很多,大部分是做股票的。我天天出門到號子報到,有空時大家相約一起出去玩,到附近走一走,我有開車,可以一起去採購、吃東西、唱歌等。鄉下地方,沒什麼事做,過得很悠閒。如果讓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裏的話,就像坐監牢一樣,要自己找自己的生活圈。

我上網認識網友,發現她們都是複製男女之間的互相對待,當她們和伴吵架時會來跟我說。看到別人的例子,如:有一對在一起30年,一起買房子和車子,也收養了孩子,婆長得很美,個性溫柔,說話輕聲細語,一直有男人追,終於被男人追走,兩個人分手了,連在一起30年都會分手,叫我怎麼相信女女間的愛情呢?有人分手時,被對方告,結果賠了一百萬元;有的是一直花對方的錢,還花很多;常有的是吵架,吵架,還是吵架。看了這些例子,覺得現在人很現實,將利益擺第一,很少真心付出。那些網友們都比較年輕,看她們換來換去,讓我覺得感情不值錢,生活比較實在。

我覺得感情越單純越安全,如果在一起的話是要一直持續下去的,既然愛情傷人又傷神,交女朋友是很困難的事情,多變的感情不如不要,大家當當朋友就好。我情慾起來的次數很少,一年中不超過一隻手的手指頭,自己解決就好。

現在有位住在附近的年輕網友,我們時常碰面,一起吃飯、出去玩,我跟著她認識了很多人。朋友來南部玩時會來住我家,也有朋友的朋友來。

唉!人生就是這樣,一天過一天,尤其到了這個年紀,健康和朋友,還有友情和親情都比愛情重要。我白天出去,晚上大都在家看電視,有時候去附近的公園運動。親情中兒子擺第一;公婆已經不在了;我的姊姊半年會來一次,我有事才會到台北,不過她家沒地方睡,我得住朋友家;其他的兄弟很少碰面。我在台北住了十幾年,覺得還是南部好,空氣好,步調慢,適合養老,除非有事,不會去台北。

真愛難尋,所以就不必去找了,大家在網上隨便談一談,當普通朋友就好了。我平日除了上網之外,還看女同志出版社的小說,還有大陸出版的。我喜歡大自然、音樂和文字,追求精神生活,物慾很低,不追求時尚、美食等身外的東西,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專心在宗教上。

人生蠻短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現在,我人生的精華期已過,簡單過日比較實在,愛情嘛!不算什麼啦!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