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見農村婦女的沈靜和行動

by 張雅雲

新聞一:世居苗栗縣竹南鎮大埔里,73歲的朱馮敏老太太,今早(8/3)5點起床後,喝下農藥獨自坐在椅子上,家人發現後馬上送頭份為恭醫院,不過己回天乏術,因土地徵收案抑鬱而終的生命又多一條!~摘自: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Jerry2010.8.3(死了一位農民之後-悼朱馮敏老太太

新聞二:竹南鎮大埔里72歲朱姓老婦本月初喝農藥輕生,大埔自救會等直指徵地案害她走上絕路,昨天「朱阿嬤」告別式,彰化相思寮、竹東二重埔、竹北璞玉等地自救會成員趕來追思,不少投入農地運動的學生也參與並紀錄過程。~摘自:聯合報/記者胡蓬生2010.8.22竹南報導(各地自救會 追思「大埔阿嬤」

記憶大埔阿嬤朱馮敏

洪箱導覽灣寶西瓜節。Photo by 主婦聯盟合作社
洪箱導覽灣寶西瓜節。Photo by 主婦聯盟合作社

上述的兩則新聞是摘自今年八月間「小地方社區新聞網」和「聯合報」的報導。由公民自己來報導做媒體的小地方社區新聞網以「死了一位農民之後-悼朱馮敏老太太」作為標題;主流媒體聯合報則是以「各地自救會 追思「大埔阿嬤」」。在檢索新聞過程中,意外發現在有些所謂的主流媒體,阿嬤朱馮敏的名字並未被提及,報導中呈現的是「大埔阿嬤」或是「朱姓老農的妻子」,不禁納悶著這社會是以什麼樣的視角觀點來看待理解農村婦女。

其實朱馮敏阿嬤她來不及說的,和其透過行動所傳達的,兩者同樣深刻同樣有力道。一直以來、一直以來,農村的婦女在寧靜執事中,撐起一家生計,織起一張穩定農村秩序的網絡。然而,婦女這樣的角色其貢獻總是隱而不顯,在農村經濟中的貢獻和價值總是被低估或莫視,但是她們的工作和肩上的重擔從來沒減輕過。腦海不禁浮現近幾年因採訪而認識洪箱大姊和灣寶社區婦女們。

可敬的洪箱大姊

洪箱。Photo by 主婦聯盟合作社
洪箱。Photo by 主婦聯盟合作社

從去年到今年,不論是灣寶社區北上抗爭、田間農事勞動和社區公共事務參與,會發現都有灣寶社區婦女投入的身影,而擔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洪箱往往也是行動中的發言代表。

因為是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在對外與公部門交涉,洪箱自然有其責任和壓力。洪箱說:「有時候,那種壓力讓自己喘不過氣,是一大早到田間大吼大哭,哭完後再回家。」

今年初(2010)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舉辦的農友大會時,中午休息時間,竟發現洪箱大姊從包包中拿出來的是一疊厚厚的會議資料,這些資料是與苗栗縣政府、營建署歷次開會的會議紀錄,當中有不少地方還有螢光筆畫線做標記。農友總會說,拿鋤頭容易、拿筆難,原來我們的政府是這樣為難著農民的。

為何國家無法保障農友在自己的土地安心栽種呢?安全的食物來自健康乾淨的農地,當工業開發的怪手開進農村時,農地污染、廢水排放、工業搶農業灌溉用水……,屆時農地的安全和健康的食物都將是問號。「食物可以進口,但農地無法進口呀?」洪箱說我們都知道的道理,為何政府會不知道。

沈靜執事,農村婦女撐起半邊天

除了抗爭要動員,平日灣寶的社區婦女也有很多公共事務要參與。社區裡的信仰中心龍雲宮會有其他縣市的進香團來訪,來訪團體的茶水或午餐準備,這些都是要社區媽媽們一起來準備。

此外,每年的灣寶西瓜節,供應全體參與者好幾百人的午餐,當然也都是出自社區媽媽們的通力合作。炒米粉、炊油飯、綁粽子、做麻糬……社區媽媽用灣寶特色料理溫暖到訪者的口和心。也難怪灣寶農友都要自豪的說「若要吃高檔好料的,要去大飯店;要吃古早阿嬤的味道,就是來灣寶」。不過煮一頓社區的大鍋飯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得花上兩天備菜備料。

一個社區可以做好對外接待或舉辦活動,而且是不論人數規模,這幕後一定少不了一群社區婦女的參與,她們是農村的穩定力量和行動能量。

農村婦女一直在那,在那工作、在那生活,然而她們個別單一的名字鮮少被提起。在回顧2010年的台灣農村婦女的角色時,我們記憶大埔阿嬤朱馮敏用生命教我們的一課,敬重洪箱大姊這樣的正直而果敢的農村婦女典範,更感謝更多無數像灣寶社區媽媽的農村婦女為台灣沈靜執事的無價付出。

(本文由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提供,作者為企劃課課長)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