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命換來的社工人力

by 王春芳

社會的進步往往是犧牲很多人的生命換來的,2010年4月引發社會沸沸揚揚討論的「曹姓母女燒炭自殺案」,即喚醒政府和一般民眾。

交相指責,真相何在?

時間拉回清明節,住在台中縣、就讀於南投縣的曹小妹,因為單親母親和生父爭執,而被母親帶著燒炭自殺。事發後,靠著各方拼拼湊湊才逐漸還原事實,卻也突顯出諸多問題。由於事情牽涉到兩個單位,台中縣、南投縣分別緊急開檢討會,對未能救回母女「各自表述」,台中縣指南投通報不實造成誤判,南投指責中縣不該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中縣家防中心指出,南投一開始通報資訊不完整,指「母女情緒已平復、沒有輕生念頭」,加上遇上清明連假,造成連環錯;南投縣社會處反批中縣,二日就通報,中縣社工員竟拖了幾天才去訪視,拖出問題。

各說各話之台中縣版

台中縣社會處表示,4月2到6日的黃金救援時間,「南投縣一開始誤判情勢」,前後接洽的社工都資淺,「尋人」不得要領,環環相扣、失誤連連。並指南投社工二日下班前把此案轉給台中縣,中縣一一三專線社工聽信南投社工說的「母女要往新竹參加法會」,以為「沒事了」,因此循一般程序通報,直到6日上班,轄區社工才接手處理。台中縣社會處進一步表示,「如果判斷會自殺,社工早就衝出門」。

中縣社工7日及13日分別到曹家仍無人應門,但社工先入為主認為沒狀況,只是母女還未回家。

各說各話之南投縣版

南投社工則表示,2日下午4點許通報中縣,當時快下班,隔天連假,很多公務員都想去度假,可能這種心態,中縣社工員打電話給曹母後,推想無立即危險沒馬上處理。南投縣認為如果台中縣社工立即訪視,悲劇可能不會發生,因此認為台中縣社工的積極性不夠,如果曹姓女童被母親強行帶走後,除通報相關縣市外,若能持續追蹤處理進度,就有可能救回二條人命。

台中縣及南投縣很明顯的都想把事情推給對方,但事實是推出了人命。

態度與人力

建構兒虐防暴網絡需要每個人的投入。Photo by A.gonzalez
建構兒虐防暴網絡需要每個人的投入。Photo by A.gonzalez

這個案子不只引發兩個地方政府交相指責,因為後來被討論的是社工的工作態度。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彭懷真指「社工單位疏失太嚴重」,引發部份社工反彈,最後彭懷真辭去系主任一職,盼事件回歸本質討論。

然而事件的本質究竟是什麼?社工界並遍認為重點其實在於社工人力不足問題,每一個社工身上的案量都過高,還同時被要求24小時待機,然而一發生事情,第一線的社工又馬上被指責。

根據台灣防暴聯盟於今年(2010)進行的社工工作條件與人力調查,以新竹縣政府為例,九成以上的社工是約聘雇員工,非編制內的資淺公務員被迫面臨高風險個案,導致流動率居高不下,當然無法發揮社工應有的專業水準。

用人命換來的重視

曹小妹事件後,「社工人力不足」就像口號一樣的被喊了半年餘,終於內政部長江宜樺宣布「地方政府社工人力倍增計畫」,包括將於民國100年至105年增加1462名社工員,從民國101年至114年將60%的約聘社工逐年納入正式編制,以紓解社工人員工作負荷,並保障現有約聘社工的權益。

社工人力不足除了是政府未編列足夠人力,另一重點在於台灣社會並未給予社工足夠的支持。社工變成第一線人員,但是除了未納編,也未編列危險津貼,致使從事高風險個案訪視的社工工作上的困擾。

內政部兒童局則是在12月初公布統計,受到4月「曹小妹」母攜女燒炭自殺社工來不及救回事件影響,今年上半年兒虐通報案件較去年同期增加四成,顯示民眾對兒虐案件敏感度提升,也顯示「兒虐黑數」逐漸浮上檯面。

如果說防治家暴、性侵、性騷擾等暴力的工作是必須由防暴網絡共同成就,那麼其實在所謂的網絡中,最重要的還得加上一環,也就是「社會大眾」。如果每一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當做重要的一份子,則將完整暴力防治網絡,使暗夜哭泣不復見。

(作者為台灣防暴聯盟祕書長)

相關新聞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