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比基尼遇上反核

by 流浪小貓咪

4月30日(2011),我穿上親手縫製的輻射比基尼和拿著一個可愛的車諾比維尼熊娃娃,參加全台廢核大遊行。我穿著這套比基尼走在車水馬龍的東區,很多人都向我投下奇異和狐疑的目光。因為當天我沒有貼上任何反核標語貼,故希望以此文來表示我這身裝扮之由來和構想。

流浪小貓咪親手縫製的輻射比基尼。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流浪小貓咪親手縫製的輻射比基尼。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Asian在上期網氏電子報裡談到他和反核議題間的關係。而我——作為一個香港人、一個無法建造核電廠地方長大的人來說,核能議題好像未曾在我的生命裡出現過。但自從日本福島核災發生後,我已無法選擇逃避「核能」對自己的影響了!

日本福島核災發生已經超過兩個月了,但至今日本政府對於「控制」災情和其他因輻射而受到影響的農業、民生、教育、人民健康等一大堆問題,仍然是「有待解決」。而各國政府亦紛紛展現出他們擁核的決心,整個北半球的國家和地區,如英國、美國、加拿大、中國、香港和台灣,均異口同聲的作「信心喊話」!他們以氣象學、物理學、化學元素週期表、毒物學等理論,助證此次福島核災只會對其地區有極輕微,甚至沒有不會對人體有任何影響。而有關建立在當地的核電廠,則猶如「菩薩坐在蓮花座」上一樣的穩固、安全。但若果核能是安全和可以被控制的話,為何德國政府甚至暫時關閉國內的所有核電廠呢?若人們相信政府的說辭的話,為何德國、法國、香港、台灣和日本,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在這場核災後願意走上街頭作反核示威?我遂開始翻譯一系列外國新聞、學者聲明及論壇文章,以求更了解這個問題。

受輻射污染的的女體。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受輻射污染的女體。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我在綠色和平報導25年前發生核電廠大爆炸的車諾比故事中(見「日泄核危機﹕切爾諾貝爾的幾個人生片段」及「瑪格南:切爾諾貝利的遺產」),開始知道核輻射絕不只是影響那一代人的健康。他們年幼的孩子、在意外發生後出生的孩子,也會因著父母體內受到輻射曝曬,以及當地環境受到輻射污染的食物,醫院裡出現了大量白血病、甲狀腺癌以及畸形兒童的情況。而俄羅斯醫學科學院已在2006年宣布,有212,000人是直接死於車諾比事件的。不過,當時烏克蘭政府卻拒絕承認核輻射會對人體產生深遠的影響,而聯合國科學委員會低估原子輻射對人體影響研究數據(當中指出,車諾比事件只導至57人直接死亡和預期會有4,000人患上癌症)。

看到這些消息和報導後,我開始對政府的單一說辭感到心寒和憤怒!政府也許為求維持跟核能工業的友好關係,一直容讓電力公司不須全面公開核電廠裡的資訊。而核災發生後,政府對輻射影響人體的問題之傲慢和輕視,以及對於防範核災演習、計劃之疏忽,使致人們活在恐慌。為求自保,人們必須馬上要成為核能專家,透過比對各國消息,才可以有機會了解多一點點有關核能的資訊。於是,我製作了一些標語牌和道具,並參與了4月16日〈總統府散佈行動:週六「石化核能就地終結」〉的個人行動。我希望透過藝術作品,來為這個女體表達我對核能的不滿!

我做了一個受輻射污染的女體和一個裝滿受輻射污染奶瓶的雙面標語。我希望人們可以知道,輻射不只是影響我們這一代,就連日後懷在我們肚裡的嬰兒、以及他們要飲用的母乳和牛乳,都是會受到輻射污染的影響。我更把一隻維尼熊娃娃纏上繃帶,並貼上輻射標誌和編號000358。以表示車諾比的兒童因輻射污染而染上了

流浪小貓咪縫製的車諾比維尼熊娃娃。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流浪小貓咪縫製的車諾比維尼熊娃娃。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各式癌症,但政府只發給他們一個可獲免費醫療、交通及電費半價的社會福利編號!我借這娃娃來表示:若我們這一代人沒有反核決心,我們的娃娃將會成為下一個車諾比娃娃。

受輻射污染的奶瓶。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受輻射污染的奶瓶。Photo by 流浪小貓咪

同時,我也參與了4月30日全台廢核大遊行。當天我便是穿著親手縫製的輻射比基尼和拿著這個可愛的車諾比娃娃,走進五彩繽紛、載歌載舞的遊伍隊伍裡。我以這身清涼裝扮現身,目的是希望透過我的身體,來提醒政府若想對人民負責的話,便應該「肉帛相見」,公開更多平常我們看不到的核能資訊。而且,我希望以這身裝扮和道具,以輕鬆、調皮的方式,讓路人停下來想想核能和人們的距離,並吸引他們加入我們的行列。

我投入社會運動的時間沒有很長,但當我越來越接觸到更多社會不公義的議題時,我希望我可以在中間找到更多跟自己的連結。同時,我能使用我的比基尼、我的身體、我的生命,作為一個載具來告訴大家,作為一個女性、一個女體,我們仍可以有很多方法來表達我跟社會的關係。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