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愛探索之路

by 小夜燈採訪整理

我今年52歲。40出頭的時候先生外遇,50歲那年離婚,現在和一個比我小的男人交往中。

我不避諱談性,我也坦承,對性我一直很渴望,這種渴望透過身體的反應和情感的悸動,不時會干擾我的日常生活,甚至會讓我的情緒起伏不定。性需求獲得滿足的時候,我感到心情豐盈愉悅,人也顯得特別溫柔、善解人意;但是一旦性饑渴持續很久,我就感到自己變得空洞混亂,殘缺不完整,人也顯得呆板、易怒。

老實說,我覺察到自己的性渴望變強是從老公有外遇時開始的。那一陣子他很冷淡,好幾個月我們沒有一點肌膚之親。有幾個夜晚我被下體的灼熱濕溽和乳房的腫脹搔癢困擾得睡不著,就厚著臉皮挨近他,想從丈夫身上獲得肉體的滿足,他卻總是草草敷衍了事甚或不理不睬。

Love Letters | Schipul Love Fest 2011. Photo by schipulites
Love Letters | Schipul Love Fest 2011. Photo by schipulites

最令我難堪和困惑的是,當我情慾高漲,在微弱的燈光下色誘他的時候,他的生理明顯起了反應,卻用睥睨的眼神看我一下,說自己很累了,下體堅硬直挺的轉過身不理我。我的自尊受到極大的屈辱,心情惡劣到極點,可是高漲的肉慾還窘迫的晾在那裡,一時消散不去。我感到心是傷痛的,身體卻不爭氣地渴望著丈夫的肉體,好想被他熱烈擁抱著,像小嬰兒被強壯的母親全然抱著那樣,好想跟他激烈的做愛,讓他有力的陽具填滿我的空洞,讓那溫暖的體液滋潤我快要枯竭的靈肉。可是,我的丈夫,因為另一個女人,無視於我的需求。

後來,他索性搬到書房去睡。

我努力讓不安的情緒和混亂的頭腦冷靜下來,問自己究竟要什麼?答案很清楚的浮現上來:我需要這個家作為安全傘,我的情慾也需要滿足!繼續維持這個家,但是情慾的需求必須另外想辦法。他的性慾,不也是另外解決嗎?性、愛、婚姻本是環環相扣,在我們家卻已全然崩解!

但是,我的情慾需求要怎麼解決?

白天,我盡量全神貫注於工作,壓抑肉體的慾望。可是,它隨時隨地、毫無預警的像風不經意吹過臉頰般的飄上我的身體,在打電腦的時候,講電話的時候,我忽然就感到下面濕了,越來越濕,還會癢,真想找個看得順眼的男人來嘿咻一下,可是怎麼可能呢?表面上我還是一本正經的繼續手邊的工作,有時候實在難耐,就去洗手間自慰一下。

到了夜晚,獨自在臥室裡,點上蠟燭,放音樂,退去衣物,我細細觀賞鏡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我的身體、姿態、眼神、表情、動作……然後,運用想像力,任意讓情慾奔放出來,和自己的身體戀愛著。

一個人躺在偌大的床上, 我很認真的自慰。按摩棒很刺激,可是沒有溫度沒有激情,只能帶給我片刻的快感。我需要一個實體,一個有體溫有力量有情感的實體,我需要一個真的情人。可是,這個情人去哪裡找啊?

男人寂寞可以去酒店尋歡,只要花錢就能左擁右抱,寂寞的女人能去哪裡呢?男人有性需求可以去旅館開房間買春,性飢渴的女人要去哪裡覓食?這時候,我才發現,兩性在性需求的滿足和享樂上真不平等!社會上能夠提供給女性去滿足肉體需求、體驗性歡愉的場所和管道竟是如此稀少!

我厭倦在漫漫長夜裡自怨自艾,厭惡在困惑無助裡煎熬,我決定用實際行動去挑戰我的極限,用自己的力量去探索生命經驗的可能性和豐富性。

我在熟識的異性友人裡選了一個感覺很好、互相有點來電的單身男性做進一步的交往,不久,我們進展到有點曖昧的關係。有一天,趁著老公出差,我大膽邀約他晚上到家裡來。就在那個奇蹟般美妙的夜晚,已經四、五年沒有做愛的我,品嘗了一次美好刺激的婚外性行為。當他的眼神停佇在我的臉和身體上的時候,我重新感到被欣賞的喜悅和滿足;他溫暖的手游移在我身上,拂去了我內心的孤單和冷漠,當他進行最後一個步驟時,我嘗到肉體和精神上極致的快感,還有一股非常痛快的和出軌的老公扯平了的感覺貫穿全身。隱約間,我碰觸到了生命裡的某個意義和價值,他使得我的生命在一瞬間變得豐富完整起來。

最後,我選擇了一個忠於自己內在真實情感的方向,走上一條做自己的路,我主動跟老公離婚了。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