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牽妳的手

by 白雲口述,採訪:妙瑩、徐緩,記錄整理:妙瑩

婚前,對戀情總抱著合則來不合則散的態度,但,我想沒有人跟我是合的,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沒人了解的那種孤單感不曾因身邊有沒有男友呵護而減輕。

年過30後,種種因素促使自己跟自己妥協。是的,我不想要再孤單下去,有一股想要小孩的慾望。朋友中,那個他很符合我理想的好爸爸形象,於是順利交往、順利懷孕、順利結婚。也許動機不純,但在當下我是真心的,錯就錯在人的判斷,我以為我可以就此不再孤單;我以為我可以就此安定下來;我以為我可以安於傳統的家庭生活;原來只是我以為……人還是要對自己誠實啊!

結完婚緊接著孩子出生後,生活忙碌,心中的孤獨感仍在每個夜裡淹沒我,那種空洞、茫然、困惑的感覺快要把我整個人呑噬掉,度日如年,我只知道,我和小孩的爸之間距離愈來愈遠了。

不知自己到底怎麼了,想進一步和女性身體接觸,不知找誰說,身邊又沒有女同志或男同志。這種一心想了解自己的慾望與日俱增,除了照顧小孩外,我拼命上網搜尋有無和自己狀況相同的人,總無收獲。冥冥中似乎天註定,我上了2Girls 聊天室看到一個主題「只想牽妳的手」,觸動我內心深處,因而認識現在的伴,彼此從剛開始的試探到每天總要上線與她聊一下才能安心睡覺去。簡單的快樂,原來這麼容易。原來真的有這樣的一個人在等著我,我找到了能讓我心中滿滿的這個人,她是我活力的泉源,我開始了我的新戀情。

因為我未曾透露已婚、有小孩的身分,相處愈久,感情也愈深,便更加不敢說實話。從不敢說實話,到善意的謊言,到最後就是欺騙!隱瞞的那一年可說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期,她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每次見面,前一秒說話時還開開心心,下一秒道別時眼淚就瞬間奪眶而出。沒見到她的日子,每一浮現隨時可能被她識破、兩人註定分手的念頭,我就只能哭不停。

坦白後,她雖然接納了我,但我還是感到罪惡,無法原諒自己,感覺是以欺騙換取了她對我的愛,我對她說:「如果有一天妳有了別人要分手,我沒有半句怨言!」講這句話我心如刀割,一想到如果有一天她離開我,我實在無法承受這打擊。

Photo by Made Underground
Photo by Made Underground

有人問我,我和女同志談戀愛,已算是一種外遇,我會對丈夫感到抱歉?不會,我的罪惡感是欺騙女友而良心不安,勉強自己的心才是失德。確定與女友的感情後,我在日常生活中有意無意的透露給丈夫知道彼此的觀念差異,觀看電視時,讓他了解我對女生有著非一般的欣賞之情。最後在多次非計畫性的談話中,他知道了我真的有個認真交往的女友,丈夫只是一再確認我的外遇對象為女性即無異議。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但我也在適當的機會中為自己爭取到在外過夜的放假日,時間久了,夫妻常為一點雜事吵得不可開交,他時而提出要離婚,卻又屢屢作罷,我壓抑著自己迫不及待答應的衝動,一直期待他簽字,這個希望到目前仍不斷落空中。

也許我這個當媽的與其他媽不同,可是相同的是一顆愛孩子的心,希望未來的他能放寬心胸看待及包容不同的人、事、物,更希望為他建構多元家庭的觀念,盡可能的增加拉媽家庭的私下聚會(現已立案為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不分性別的對待他,他想留長髮或短髮,他想穿裙子或褲子,他喜歡粉紅或藍色,我都接受,我都鼓勵,希望他不要有性別刻板印象和做法。為他挑選或述說的繪本故事裏,不是每個孩子都會和爸爸媽媽一起住,如果有人只有一個爸爸,或一(兩)個媽媽,或只和阿公、阿嬤住一起,那就不正常嗎?彼此擁有愛、擁有快樂、擁有笑聲的家人才是最正常的。

有機會我也參與同志運動的活動,期許台灣友善同志的性別教育從小紮根,愈早愈好,甚至每個要結婚的人都應接受性別意識的再教育。人與人之間貴在有心才能在一起,像婚姻制度若只是將彼此無心的二人綁在一起,我認為就是不人道,因此,我支持民間團體目前倡導的同居伴侶法,有保障卻沒有框框。

現在我所經歷的一切終將只是過程,我不能夠也不願意讓愛我的伴名不正言不順,我只想牽著心愛的她的手,散步在家附近的公園,肩並肩的坐在陽台上喝茶聊天,有她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幸福所在,而這畫面沒有小孩,因為我知道,孩子不是我的,他屬於他自己;就跟此時已屆不惑的我一樣,也不是我爸媽的,我……屬於我自己的。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