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家,我們一起出國玩吧!

by 許淑屏採訪整理

香綾的一對兒女分別在最近兩年結婚了,兒子和媳婦在台北上班,女兒跟女婿住在台中,經營一家小型貿易公司。香綾和退休的老公住在老家這棟三層樓透天厝,過著名符其實的空巢期生活。以往一家四口,假日同進同出、平日在厝裡歡樂嘻笑嗔罵的熱鬧情景不復存在,取代的是無比的安靜和空曠,夫妻倆各自呆在不同的樓層做自己的事,香綾已經沒有那麼多的家務事要忙,連時間都變得豐裕起來。

兒女結婚後的第一個春節,他們大夥照著既定的習俗過年。大年三十~除夕那天,兒子和媳婦會從台北開車回來吃年夜飯,所以香綾破例起了個大早,花了兩小時從市場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來,埋頭在廚房裡開始準備年夜飯。

哎喲,好久沒這麼趕時間、這麼累了!兒子、媳婦除夕要回來吃團圓飯,我心裡當然很高興,也很期待,可是,我已經好久沒有起那麼早,又做那麼多家事,那個年可把我忙得腰酸背痛!

除夕那天傍晚,兒子和媳婦回來了,因為塞車,他們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時間才到家,媳婦看起來很疲倦的樣子,香綾也就不好要她下廚幫忙,自己拼了命弄出一桌子佳餚。吃完年夜飯,媳婦搶著收拾餐桌,抱了一大疊碗盤去廚房洗,兒子就和爸媽坐在客廳裡聊家常,談起小時候的事,愈說愈起勁。香綾起身倒水的時候,瞥見媳婦雙手忙著洗碗盤,眼睛卻直視窗外的遠方,一臉落寞的樣子。

Buddhist lanterns. Photo by ~Mers

「我一看到媳婦那神情,就知道她在想她的媽媽。這不但讓我想到自己當年和公婆過年的處境跟心情,也使我想念起女兒來。我親愛的女兒這時候是不是也像媳婦一樣,在公婆家洗一大堆碗盤,心裡掛念著我們?以往這時候她都是和我們一起談笑玩牌的啊!

唉!為什麼每次過年,結了婚的女人都一定要身鎖婆家,心繫娘家呢?」

除夕夜晚,兒子帶著媳婦睡在他從小睡大的床舖上,床頭還有一張足球明星海報。香綾心中泛起一份莫名的喜悅,這種恍若時空交錯的感覺,讓香綾感到十分有趣。

大年初二,按照習俗,兒子一大早就帶著媳婦北上回娘家,而我又開始張羅另一頓佳餚,準備迎接中午回門的女兒和女婿。

就這樣,一個年過下來,香綾累壞了,而且覺得這樣的過年方式對家中任何一個成員都沒有好處。

真沒意義耶,我就是不停的忙忙忙,累得要命還沒關係,一家人也沒有真的大團圓啊!除夕兒子回來的時候,女兒得在婆家吃年夜飯,初二女兒回來了,兒子又必須去岳家。他們姊弟兩感情很好的,結婚後過個年連面都沒碰到,這怎麼算團圓呢?

第二次過年,香綾不再重複上次的模式,也不想再被什麼習俗所制約。早在過年前三個月,她就開始想辦法了。

我要用一種新的方式過年,而且雖然形式不同,一定要有過年的團圓意義。我在想,什麼模式能使大家都聚在一起,悠閒的體驗相聚的快樂,又不會讓什麼人特別累呢? 喔,有了!

對!香綾想到了旅遊!

旅遊!我一想到這個最近很夯的模式,就先打電話問媳婦和女婿是否可行,他們都很驚喜的表示贊同,而且立刻轉告了我的兒女,大家開始抱著興奮的心情期待著年假的來臨。

旅遊的地點怎麼決定呢?

這問題起初還真的有點麻煩哦!女兒和女婿想去北海道,媳婦是哈韓族,遊說兒子想去首爾,我和老公倒是去哪裡都無所謂,只要大家都在一起就很高興。最後,老公想出一個公平的辦法,第一年聽老大~女兒家的,由女兒和女婿選擇一個好玩的地方;第二年由老二~兒子家決定地點。就這樣,我們決定今年一放年假就搭飛機去北海道,年夜飯可能就在飛機上吃了。

兩邊的親家公和親家母有沒有意見呢?他們不就要孤單過年了?

當初我跟女婿和媳婦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有問他們家人會不會有異議?啊哈,現在的年輕人,一聽到過年可以打破傳統出國旅遊,當然什麼都拍胸脯保證,連說沒問題、沒問題!其實我也有邀約兩邊的親家一起去,就看他們怎麼決定囉!」

香綾眼睛閃爍著光彩,嘴角泛起了甜甜笑意,一幅現代版團圓過新年的人間幸福圖像活生生的浮現出來。

我們何必壓抑自己的喜惡去盲從習俗、受制於習俗,讓自己和別人過得很不快樂幸福呢?習俗是前人長時間生活模式累積下來的,我們可以在經歷之後再根據實際狀況、個人感受去調整、修改,甚或重新創造,這樣產生出來的生活內涵和形塑起來的文化,才富有生命力和時代的風貌、特色,不是嗎?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