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愛愛──好性女人的自白

by 許淑屏專訪

她24歲離婚,帶著一個3歲女兒從台中搬回娘家住。娘家爸爸已經過世,兄姐在外地打拼,只剩媽媽一人,媽媽義無反顧擔起照顧她們母女的責任。

因為年輕、漂亮、學歷好,她很快就找到一份工作,每天忙著上班,幼女全由媽媽帶,這引來同是單親卻蠟燭兩頭燒的單媽們極大艷羨。

「別羨慕我!跟媽媽住很不自由滴,一點隱私都沒有,我還想找房子搬出去住呢!」

她參加了一個單親讀書會(說是被媽逼的),每週聚會一次,由一位諮商師導領單媽們閱讀關於親子互動、心靈成長、勵志、生活益智等方面的書籍。十來個成員中她最年輕,穿著打扮和神情一點也不像媽,看起來和未婚女孩沒什麼兩樣。

幾次讀書會下來,很少說話的她突然向諮商師提出一個突兀卻令單媽們暗自叫讚的問題。她說:

Pedestrian. Photo by b3d

「老師,你知道離了婚的女人最切身的問題是什麼?是『性』耶!之前的愛愛突然中斷了,夜晚還有每天的日子要怎麼度過去啊?」

諮商師建議她另排時間單獨會談。

除了讀書會,她每週還利用兩個晚上去美語班學會話。她常跟美語班一個看起來比她小的大男生聊天。有一次外面下雨,她歪著頭問那大男生可以載她回家嗎?從那次之後,他們成了親密的男女朋友。

「他不知道我離過婚,更不曉得我有一個小孩。我超喜歡他耶,不想現在就告訴他那些事,我怕他會跑掉啊!」

她私下對諮商師坦承。儘管諮商師告訴她這樣刻意隱瞞可能會造成的傷害,她還是選擇等感情穩定後再告訴他。

追她的男生還真不少,她喜歡選比她年輕的交往。除了補習班的固定小男友,她還跟一個大學男孩互動頻繁,常趁假日媽媽和女兒不在家時邀他到家裡來。

「我媽和我的朋友們只知道補習班那個男生是我的男友,我不敢讓她們知道我還有別的男友。」

顧及一般人對愛情的道德觀念,她不得不小心翼翼維持自己在社會層面的舉止合乎規範。然而,她並不迴避、壓抑內在流竄的慾望和身體上因之而起的反應。諮商師和她探討多重性伴侶的心理、生理因素時,她很坦誠的描述自己:

「我就是想交兩個三個甚至更多個男朋友耶,我會有一種滿足感,像是『看,那麼多人喜歡我喲』!我發現我的身體也會因為被更多男生注意、喜歡,而更有感覺。從鏡子裡,我看到自己的姿態變得很柔媚,眼神常閃著喜悅和滿足的光。

還有,出去玩的時候我很需要有伴,我要讓人家知道我有男朋友。我想這是因為我的心裡一直有一個離婚留下來的陰影──害怕被遺棄。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不管白天或晚上,我就是想愛愛,我的身體常向我訴說「好冷、好孤單、好虛空、好寂寞」不斷向我發出「要」的聲音。我不去想對不對應不應該,也不去想自己會不會要的太多,我就是專注在我的渴望上,順著它。愛愛讓我覺得很暢快很舒服,心裡也很溫暖很甜蜜。」

她自由的擁有情慾自主與選擇權,在沒有婚姻的約束下,面對自己慾望的身體,勇敢踏上自我探索和實踐的道路。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