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無法信任女人?從《為什麼她們都不跟我玩?》說起

by 沈司儀

書名:為什麼她們都不跟我玩?:第一本探討女性霸凌真相的專書
作者:瑞秋.西蒙(Rachel Simmons)
出版:旺旺

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導師是一個在現在絕對不可能不被投訴的人,她是一個我稱之為「極度不適任」的老師。

我還記得小一才剛開學,她就表明她不會教我們注音符號,因為乖小孩應該在幼稚園都學會了;我記得從她的手中拿了不下幾十個國語「零分」後,莫名的羞恥心讓我偷偷把作業本裡的零分那兩頁用膠水黏起來,希望爸爸媽媽能夠少看到一次零分;我也記得老師發現後,把我叫到全班同學面前,問大家老師會討厭什麼樣的小朋友?「不乖」、「愛哭」、「騙人」、「愛講話」的回應此起彼落,然後她最後歸衲一句:「這些缺點沈司儀全部都有,她是個壞小孩。」當然,我永遠記得小學一二年級是人生最愁雲慘霧的兩年。

這些痛苦的日子,除了一直受到老師不理性的對待外,其他小朋友也有樣學樣地排斥我。孤獨與封閉總是伴著我上課和下課,但是其中傷害我最深的,則是一個平常對我比較友善的女同學,某天忽然把我正在閱讀的一本書搶走,對我說:「這是我帶來放到後面圖書館的書,妳不能看(每個學期,老師會要每一個人帶一本書來放到後面的書櫃,當成是我們班級自己的小型圖書館)!」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她跟我忽然「不好了」。

two young girls laughing behind another girls back. Photo by zalouk webdesign

瑞秋‧西蒙(Rachel Simmons)的《為什麼她們都不跟我玩?》是一本試圖探討女性霸凌真相的專書,在閱讀的過程中,我總是一直想到小時候的痛苦回憶、前幾年在帶國高中女學生性別團體中的對話,甚至是最近一兩年在辦公室中發生的一些事情。發現女性從小就被教導成一種連自己都不會喜歡的人:表面和氣、私底下愛說人壞話、心情不好卻不願/無法說出自己憤怒的情緒、總是只能透過貶低自己表示謙虛,另一方面則無法誠心、單純地為其他女性的成功祝福與開心。女性被差別化教育,讓她們得要學會一種「女性」的形象,也得學會這一種「女性」的衝突方式。西蒙在書中提到「女性被教導要安靜和輕聲細語的次數是男生的三倍,事實上,大聲說話的常常都是男生」,「雖然男生會因為打架而受懲罰,但會被認為青春期男生都這樣。然而當女生打架時,就會被認為是不正常。這種雙重標準無疑是在告訴女生,最好用隱藏或間接的方式表現侵略性」。

在我帶領國高中女學生的性別團體中,常常有成員提出自己比較喜歡跟男生當朋友,因為他們「沒有心機」,女生很多都是「兩面人」。有一次我跟團體成員提出:「既然妳們幾個都不喜歡別人有心機,為什麼沒辦法妳們互相當朋友呢?」有一個成員回答我:「女生當朋友都只能當一陣子啦。」女性被教育成無法信任女性的人,這是多麼令人心灰意冷的一件事。

女性間的隱性霸凌和肢體的霸凌一樣傷人,其結果常常是傷人且自傷,因為沒有了女人和女人之間的信任,她更有可能在這個父權體制的社會中隨著父權不合理的標準起舞。不願意再隨之起舞或是被父權體制淘汰時,她連開口求救的能力都沒有。認識並辨別這樣的隱性霸凌是改變這個狀態的第一步,一定要走出第一步,這樣女性才能慢慢學習信任其他女性,進而信任自己。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 雅萍

    您好, 拜讀了您的文章, 心有所感
    事實上我被一群35 歲上下的熟女, 因為很小的原因集體排擠過, 事過一兩年已經都沒連絡, 斷得很徹底了, 仍無意間聽說她們仍斷斷續續的會講我壞話; 實在是覺得夠了, 女人怎麼不管幾歲都會玩這種遊戲 而不只是在學校讀書的小女生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