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的抉擇

by 施又煕

當我們決定從婚姻中退出,不論是自願或是被迫,總是來到這個關鍵點,我們決定要走出婚姻的當下,如果婚姻中已經有了下一代,那麼我們走出婚姻之後就不只是單身,同時也是單親,而這真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特別是台灣有相當比例的離婚婦女帶著孩子,在經濟狀況稱不上富裕,所以這單親家庭不單面臨家庭教育、社會挑戰外,還必須面對相當沈重的經濟重擔。

做為一個單親者,我曾是那單親小孩,眼前是單親媽媽,在這狀似悠然的單親生活中,我與女兒相依為命、互相支持,通常稱得上是幸福小單親家庭,但是仍然會有許多事件考驗著我的單親能力與認知,像是女兒的病。

女兒打出生就有先天性心臟病,滿月也做過擴張術,此後這十多年總是按時回診檢查,遵照醫囑。2011年10月底卻又發現可能是當年那延誤就醫的心臟問題所導致的顳葉癲癇,就這樣,女兒開始了藥物治療,這原本堪稱幸福的單親小家庭風波頓起,女兒的不適,我的憂慮,夾雜著大大小小的經濟負擔、升學壓力、學業成績交織成過去這一年來的生活。

原以為藥物順利控制住那異常的放電,10個月過去了,暑假的尾聲,女兒再次被異常放電所困擾,於是遵照醫囑增加藥量,看起來像是紓緩了放電,副作用則無可避免地更加明顯,女兒總是得要拖著疲憊的步伐去上學,而她,如今是九年級的學生,正是最後一屆的基測白老鼠。因著顳葉海馬迴的纖維化,過往女兒常出現的健忘症狀、記憶力不佳等問題,似乎都找到了某種程度上令人滿意,或說是令人心安的答案,但是在升學主義掛帥下的學校,這些令我心安的解釋並不能得到校方的認同。伴隨著早晚服藥後的眩暈、嗜睡、視力模糊,女兒常常在早自習時昏沉欲睡,然而她所處的學校環境對於病童並不友善,這層層疊疊的交錯,有時候我會接到校方的電話告誡我女兒在睡覺或是副作用既然這麼大,能否減少藥量等等各種荒謬的言語。

我們的教改換湯不換藥,會成長的老師自會成長,至於那走到底都不願意改變的老師,也以數字龐大的比例,依然存在各個校園之中,有時候我們是好好家長,有時候卻不得不為了孩子化身為怪獸家長,這之間的轉換都是我,並不是另一個人,只不過面對不同的學校與老師,我也必須要有不同的態度來相應,這世界不就是如此嗎?

九年級了,課業壓力的沈重與一些莫名而無謂的罰則不一而足,教改不就是要適才適性嗎?當面對不同的學生都採用同一套標準,那只是為了管理上的方便,說穿了,則是教育上的懶惰託詞。而我們一直努力地適應這許多的懶惰託詞,直到看著女兒暈眩不敢請假,拖著身子去上學卻又因體力不濟被指摘,每晚吃完藥就會眩暈一段時間,必須小睡,醒來就半夜了,如何複習基測課業?而加藥之後,仍然時有時無的異常放電癥狀,終於讓我下定決心與女兒討論是否選擇休學一年,好好配合醫囑,好好服用應該的劑量,先求解除警鈴聲大做的身體健康已成為當務之急,一直不同意休學的女兒,這次難過地掉淚,同意休學。

隔日前往學校教務處詢問休學相關事宜,原來國中屬於義務教育,沒有休學制度,最多就是長期請假延長修業年限,好吧,那麼這個程序該怎麼進行呢?

Flower. Photo by szeke

女兒就讀的是市中心頗負盛名的國中,從來不關心學區的我,不小心就讓女兒念到了目前的學校,與學校討論的過程令人相當不快,這不快來自於該出面的單位以踢皮球的方式要我自行向校外教育單位詢問流程,好像本校學生所屬單位都不需要知道細節,而校方的另一個態度則是充分遊說我們應屆畢業,不舒服就請假沒關係,甚至建議可以一次請兩週在家休息,然後再來上課,不舒服再請假兩週,直至畢業。

然後呢?校方說有免試升學啊,總有學校可以念。

握著那張寫了校外教育單位電話號碼的紙,我走到校園內的一處樹下椅子坐下,打電話去另一個單位詢問,延長修業年限是在每年四月,但是要申請延長修業年限要先鑑定病弱學生是在十一月,同時委員會也不一定會通過,而標準是因人而異。明年四月女兒都要畢業了,還需要延長修業年限嗎?這之前又該如何常常請假?一定要應屆畢業嗎?拖著這樣疲憊、經常請假的身體與學習,明年最後一屆的基測對她而言公平嗎?可是沒有正規手續要怎樣面對這些?

那天,我在校園裡面坐了很久,腦海裡有無數的選項,那身為單親只能自己做決定的孤單再次淹沒了我,做為單親媽媽,很多苦我們都可以吃,但是面對這樣重大的事件,孩子的未來、孩子當下的身體健康,我的決定將影響她一生,而我們只能自己做決定。

當我們決定離開婚姻,決定單親,這些就是無法避免,會在某些時刻無情的出現,而我們只能與人無尤地,努力地希望為孩子做出一個適中的決定,這將是我們一生所必須面對的課題。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臺灣向日葵全人關懷協會常務理事,個人部落格:看了.就愛了

想讀又煕更多的文章: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