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藝術參與公共事務的簡吟如

by 江妙瑩專訪

「找一棵樹,把眼睛閉起,你就會看到三貂嶺……或者找一棵樹把眼睛張開,望著天上的白雲,你也會看到三貂嶺,又或者張開你的鼻孔用力呼吸,你就會看到三貂嶺。其實,你可以不看、不聽、不吸,只要打開心,就可以」。

2012年「三貂嶺聚落空間藝術介入計畫」又添一名鐵道少女成員──裝置藝術家簡吟如,她運用三次書寫工作坊、植物皂交換計畫等多元方式與三貂嶺居民交流互動,與當地居民一起擘畫三貂嶺的未來,以上也是簡吟如邀請居民一起思考未來的詩作。

交換外公的故事

簡吟如(左)和廖柏森在三貂嶺村落創作。Photo by chiang

1996年台灣藝術大學(原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美術史畢業,短暫就業後,簡吟如便赴義大利斐冷翠工作室學習各種多媒材創作,例如地中海低溫燒釉、石版畫、紙漿、面具……自義大利回國後,簡吟如在台灣開過咖啡店、義大利料理餐館、在監獄裡創作;期間也曾周遊德國、義大利、羅馬尼亞、奧地利等各國擔任駐村藝術家;令簡吟如印象最深刻的是2009年到澳洲老人村駐村時,以自己外公的生命故事與澳洲老人交換故事的經驗,「交換」成為簡吟如藝術社會性參與一種很獨特的創作形式。

簡吟如陶盤創作–三貂嶺火車娶親。Photo by chiang

簡吟如的外公在日據時期是個技術精湛的木匠,造屋可以不必用到一根釘子。後來被日本人強徵到南太平洋的新幾內亞島上做技工,島上因轟炸房屋皆遭炸毀,為躲避盟軍,外公便發揮所長蓋起樹屋,讓夥伴們棲息,直至戰爭結束,才被美軍遣送回台灣。

簡吟如的創作歷程從1995年(見創作經歷)伊通畫廊開始,陸續有「沒有人死亡的情殺現場」,將台北廢墟與女性與伴侶分手的故事連結,象徵女性的情傷宛如毀棄之後的園地;在綠島人權藝術季創作時,一邊讀著受刑人的媽媽、妻子寫來的家書,一邊創作;2011年在花蓮豐濱鄉港口部落聆聽既是產婆、女巫也是潛水捕魚高手的阿媽故事,女性的人文關懷一直是簡吟如作品裡很重要的精神,今年(2012)受邀成為鐵道少女一員,參與「三貂嶺聚落空間藝術介入計畫」,簡吟如興奮的說:「更加堅定我未來實踐藝術社會性參與的方向。」

藝術社會性參與的美好實踐

在過去礦產興盛時期,車站旁為台鐵員工宿舍,也有販賣飲食的小攤位,如今這些房舍雖殘破不堪,卻勾起遊子們的美好記憶,於是,簡吟如運用陶盤釉彩創作,將在地居民、返鄉人口中的故事與風景記錄在牆面上,呈現出早期三貂嶺鐵道郊村的生活美學。

碩仁國小福利社挖掘出來的古早物。Photo by chiang

竹筍、牧草、仙草、香樁……這些蔬果是三貂嶺當地居民的家常菜餚或餵養牲畜,隨處可見種植的菜圃。可是,三貂嶺位處基隆河上游,居民生活污水排放攸關河川品質,「餐桌上的肥皂──三貂嶺植物交換計畫」除了想呈現郊村的農耕種植生活面貌外,蔬果手工皂的計畫,也期待讓三貂嶺成為少污染的基隆河水域。簡吟如說,要進入家戶教作蔬果手工皂,當地居民多抱遲疑的態度,她便挨家挨戶贈送自製的手工皂,「再見面時,我會問她/他們好不好?結果反應都很好,特別是一位年長的養水鹿阿嬤,她就說,嗯,臉的皮膚變得很「優」不乾燥,很有趣!這就樣培養了我與居民的進一步關係,接著,我會讓對方做一道菜,我做手工皂的交換方式,因為這種親密互動,讓我聽到三貂嶺人與土地的故事,也讓我的創作更貼近住民的生活。」簡吟如細數從2月進駐三貂嶺後與居民互動的點滴趣事。

時間的住所

曾經擁有鐵道與礦業締造出輝煌歲月的三貂嶺,最鼎盛時期曾有數千人居住,如今卻是留存一堵堵斷坦殘壁,究竟在當地居民或曾經居住在這塊土地的遊子、碩仁國小的校友還抱持哪些想望?

「有最原始的風景,教學的地方,藝術導引」。

「發展小鎮風光,特色美食與農產生態」。

「經文史義工努力,成為一個值得一遊的人文村落」。

「盡量保持原貌,不要過度開發」。

三貂嶺的願景書寫。Photo by chiang

居民、碩仁國小校友或遊子們的懷舊情懷也在三貂嶺空間改造過程中,產生另一極具地方色彩的作品「時間的住所──碩仁國小合作社改造計畫」,這是由簡吟如與藝術家廖柏森合作的作品。簡吟如說,緊臨碩仁國小大門右側的福利社,曾經是六零年代三貂嶺孩子最甜蜜的回憶,然而隨著產業與鐵道的變遷,居民也逐漸搬離這裡,而福利社也就掩沒在一片荒煙蔓草之中,逐漸被遺忘。當鐵道少女開始整理這個空間,希望作為居民、遊子與遊客等大家可以休憩的地方時,卻意外發現在遍布植物的廢墟裡,是一間裝載時間的住所,一處隐藏三貂嶺過去的物質世界。

集體書寫與創作

簡吟如在碩仁國小的展場空間裡仔細端詳由福利社所挖掘出來的古早生活用品,例如杯盤、熱水瓶、筷筒、製冰器轉輪……簡吟如像挖到寶似說:「妳看這件利用媽媽舊衣改成的小小孩長褲!」種種用具和衣物莫不代表當時常民的生活縮影。文字占了簡吟如創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她說,書寫是留下三貂嶺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重要資產,在時間的住所計畫裡,簡吟如不僅發給每一位參與的居民、遊子一本小學國語作業簿,也利用阿媽的布衣製成筆記書,將這些工作所獲得的物件與內容整合成一件作品,她說,透過這個作品,她期待,所有來到三貂嶺的遊客與居民能夠與過去的時間對話,並且能拿起筆寫下對三貂嶺的建議、反思與未來的期許。

集體的書寫與對話,「三貂嶺聚落空間藝術介入計畫」不再僅屬於鐵道少女工作室、藝術家,還有居民、碩仁國小校友、遊子,乃至遊客,都是作品的一部分,也是作品的共同創作者。

延伸閱讀

相關網站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