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決定我的心情?

by 施又熙

前兩天接到閨蜜的電話,深夜裡,伴隨著秋天突然的大雨,淅瀝聲中努力捕捉她低沈的語句:「憑什麼?從來不曾照顧我的血親可以永不間斷地傷害我,而我卻必須因為他是我的血親,所以我應當要無怨無悔的承受?憑什麼?從來不曾有過相同遭遇的外人,甚至也稱不上朋友的人,可以叫我要放下要原諒?」

這種敘事情節,對許多人來說一點都不陌生,於我,亦然。

沒有人天生就完美,即便後天努力也難臻完美之境,既然無完美之可能,犯錯實屬難以避免之事,只是犯錯之後要怎麼辦呢?對家人的肢體暴力、言語暴力或精神暴力成因有幾種可能性,不管是生理生病還是心理生病或是個性生病,推到最後總是會來到受害者自己的心情,有時候即便是加害者生了病所導致這一切的恩怨罪惡與苦難,對受害者而言,那傷口確實難以癒合,特別是施暴者對自己的惡行毫無所感的時候,於是有人選擇繼續在那場混戰中與施暴家人糾纏,也有人選擇遠離這一切的傷痛,躲到另一個不再碰觸到施暴家人的空間,希望獲致一個暫時得以喘息的機會。

只不過這是一個人與人之間所構築而成的世界,完全斬斷過往的一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過就十數年前的事情,當時電腦還不普及,系統還用著DOS,網路還在很遙遠的未來,遷離一個城市彷彿就可以象徵與過去斷絕往來,或者也可以由台灣頭搬到台灣尾,這數百公里的距離安全地屏障著我們,讓我們可以不再被過去那些人事物所困擾,曾幾何時,這科技的進步不但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也讓我們跟過往的傷痛毫無脫鉤的可能,此刻的我們,就算搬到阿拉斯加也可以因為網路的普及隨時收到來到過往人際脈絡的訊息,活在現代科技下的我們反而更顯無路可逃。

重新省思「天下無不是父母」這句話!Photo by pike JO

閨蜜這樣的深夜電話並非頭一遭,那從不往來的血親、另有家庭的血親,總會在某些時刻透過第三方來訓斥我的閨蜜,就算對方早已拋棄他們也另有家庭,他認為閨蜜依然應該侍奉血親一如二十四孝的故事典範,全然沒有想過當年這位血親拋棄他們之後,他們過著怎樣艱辛的日子才能慢慢成長。我看著閨蜜這些年來苦苦地撐著,在感情路上的顛簸,因著缺乏與男性長輩的相處,她對於自己幾無信心可言,只是誠惶誠恐地做著每一件事,最擔心的就是被人說閒話,可是她最做不到的也就是面對這位血親,當然更無法假裝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地相處。

這是她長久以來最大的矛盾,於是她甚少與血親的友人往來,她一直相信不要往來就不會遇到,就不會聽到她不想聽的話,無奈總會在某些意外時刻相遇,某些餐會上、或是網路飛來訊息,總會有長輩責備她不能平心靜氣對待血親,或是責備她的不能放下,而這些意外也就成為深夜來電的肇因。

大家的理由只有一個:「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天啊,我想這絕對是本世紀最需要被矯正的錯誤觀念。

既無完人,為何會有絕對不犯錯的父母呢?當我們教育孩子知錯要能改的當下,為什麼我們卻必須要欺騙自己長輩從無過錯呢?就算有錯也是為你好呢?這話欺騙的是我們還是犯錯的人自己?這樣強制的灌輸與壓抑之下,徒增的是多一名心理生病的人而已,對於事實的真相到底有何助益?對於所謂的家庭和諧有何正向的力量?對於那從來不認錯的人,我們該怎麼辦呢?

對於相信了自己超過六十年的人,要他們改變想法真的不容易,那麼顯然只能自己改變,心理學上說「改變自己遠比改變他人容易」,這話不假,另一句話則是「沒有得到你的允許,沒有人可以傷害你」,那天,閨蜜在電話的最後竟然也如此告訴我,當我正想著要如何溫和告訴她這兩句話時,她竟然語氣一轉跟我說:「我突然發現,為什麼我要如此在意其他不相關的人對我的看法?我跟這些長輩一年見不到兩次,講不上一句話,為什麼我要讓他們的批評影響我的心情呢?他們不明白我們受過的苦,我也不需要解釋,我只想要好好過日子,至於那些迂腐的想法,就由著他們去吧。」

閨蜜掛掉電話之後,我躺在床上想著這件事,每個人都有難解且糾結的過去故事,對於那些此刻無能為力的事情,或許努力好好讓自己過好生活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正面的事情吧。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臺灣向日葵全人關懷協會常務理事,個人部落格:看了.就愛了

延伸閱讀

想讀又煕更多的文章:

觀看次數:

2 Comments

  • 吳淑姿

    好令人感動的陪伴.
    只要 聽, 聽. 聽, 當事人說著說著, 自己會找出一條路來的, 那條路, 那個頓悟不是人家告訴她, 教她的, 是自己找出來的. (告訴她, 教她也是沒用的, 當她自己還沒想到時)
    好棒! 作者.

  • 施又熙

    謝謝淑姿,
    其實很多時候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只是情緒影響了我們的思緒,而我們所能做的最簡單的事情,我想就是陪伴了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