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能不能?

by 羅美音

311福島事件產生了輻射污染問題,帶有輻射的粒子透過空氣中的灰塵、雨滴擴散與傳播,可是輻射無色無臭,誰會知道日常周遭或許某處已經被輻射入侵了呢?只有透過輻射偵測器才知道。日本有的人車上擺一支偵測器,車子開到哪裡就量到哪裡。有的人包包裡放一支偵測器,隨手量輻射。

雖然日本政府在官方網頁持續公布最新的輻射量測結果,但是那畢竟很有限(而且總是存在夠不夠公開、透明的爭議),相較於此,民間自發性的量測,產生了更豐富與動態的數據,而且可以儘可能的做到資訊公開與透明。任何人只要願意把手中量測的數據分享出來,就可以顯示在地圖上。越多人願意做,這個地圖就越豐富。有數個團隊在做這類的地圖,下圖是一個範例

日本輻射量測地圖。截圖由羅美音提供

Ushahidi眾志成城

這類由民間自發性做出來的地圖,還有另一個有名的例子,2010年初海地大地震時,當時有個網站,讓災民透過手機簡訊、email等最簡便的方式回報身邊的災情,然後顯示在地圖上。這個網站讓災民與任何可以提供協助的人直接交換訊息。在當時一片混亂的情況下,政府的官僚、科層制度形同癱瘓,這個網站遂成為民間提供、蒐集與交換資訊最簡便的場所,累積了很大量的資料,凸顯出民間自發性的行動力可以集結多大的資源,群眾就是最好的資源,如圖:

海地地震災情回報地圖。截圖由羅美音提供

這個海地地圖有名之處,不僅因為它是由群眾提供第一手的災情,比官方掌握的資料更多且更即時。也因為它使用了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的平台,稱為Ushahidi。任何人都可在網路上取得它的原始碼,視需要修改成符合自己的用途。

這幾個禮拜我決定開始研究Ushahidi的原始碼,因為我知道台灣已經有人也在包包裡放一支輻射偵測器,隨手量輻射,但是量完了以後呢?要把數據記錄在哪裡?是要各量各的還是要整理在一起?整理在一起的話,有沒有一目了然的方式?

台灣目前只有原能會公布輻射量測數據(見 全國環境輻射監測網站 ),至於民間的量測並沒有交流的地方。所以我想做出一個可以集結民間量測數據的空間。

我花了一些時間改寫程式,接著需要找網路主機架網站。聽說,台灣有一群駭客正籌辦「台灣零時政府第零次動員戡亂黑客松」活動,網路上討論正熱烈,我問他們:「我正在做一個公民地圖平台,透過大眾來量輻射。有沒有人知道這樣的網站要架在哪裡?」有人提議:「以後也可應用在空氣污染的量測,透過大眾來量PM2.5」有人建議我參考日本的團隊、有人告訴我原能會的數據放在哪裡,但還是沒有人告訴我網站可以架在哪裡的主機。

後來朋友幫我介紹了一位網路高手rocky,說他長期支持反核的行動,原則上應該可提供主機空間。我們便約了時間詳談。

架設台灣輻射量測公民地圖

關於反核,rocky的理念是「know nuke = no nuke」,反核不只是嘴巴說說而已,還要知道核能是什麼,另一方面,也透過知識來強化反核的立場 。rocky本身是研究核廢料處置的,那是他的博士論文。

可是rocky說他自己不能站在第一線,因為他碰到誰就跟誰吵架。就像他一看到我就先跟我說:「你這個行不通,要量輻射就要做出嚴謹的、有學術價值的量測,每隔幾公尺就要量一次,要畫出輻射分布的等高線。要不然原能會或是台電哪裡會理你啊?」

我以為真的行不通了,rocky這才話鋒一轉說:「也許透過大家量輻射這樣的行動,引起更多人注意,更有機會傳遞核能的知識以及反核的訊息。」

台灣輻射量測公民地圖。截圖由羅美音提供

於是第一版的「公民地圖–輻射量測」就在rocky提供了主機之後上線了,目前開放測試中(上面的數據目前都只是測試數據)。

每當我有空的時候,我就持續修改這個網站。我常想起rocky的詰問,做這個網站行得通嗎?民眾量了老半天,原能會或是台電還是可以不理你,說民眾量得不準。如果這樣的話,為什麼還要做這個網站?

素人輻射通報行動

於是,我想起一段關於素人藝術家的描述「沒受過藝術教育,持續以自給自足的方式創作,無論社會上多有名或受到讚賞,作者全都漠不關心,存在其中的只是『想要表達』的動機」;那麼,我持續把想像中的網站打造出來,就像素人藝術家持續把「想要表達」的東西創作出來。另外,如果有人隨身帶一支輻射偵測器,持續的量測與紀錄,這也是一種表達方式,也有素人那種持續想要表達的動機。

這個網站提供這類素人一個持續紀錄的空間。我想像中就是要有一個可持續的、擴充的、往外連結的空間。

但也因為是素人,在起步的時候,有很多侷限,譬如說輻射偵測器,我自己也沒有,借了一支來用,可是到現在都還搞不定,因為平放時測的是零輻射,可是直立著測、橫放著測都會測到輻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想要再借另外一支來比對。本來想要隨身帶著量,可是到現在還搞不定偵測器,所以也沒辦法開始進行量輻射的事。

我估計,台灣民間持有的輻射偵測器,可能不到一百台,朋友問我說,偵測器這麼少台的情況下,量輻射的行動會不會變成小眾自high?另有人問我說,如果真的測出某處輻射值很高,那民眾可以怎麼辦呢?也有人要我稍微介紹一下輻射偵測器長怎樣?去哪裡買?怎麼用?怎麼解讀數字?

這些都是現在的侷限:器材缺乏、知識不普及。但也因為這樣,更應該要去做。

素人隨身量輻射。圖片來源safecast.org。羅美音提供

這不會只是小眾的行動。建立這個網站的時候,我就希望這個網站本身以及量輻射的行動,是可以與他人經驗交流的。網站初步成形後,我寫信給一個叫做Safecast的團隊,他們在311福島事件之後開發了新款的輻射偵測器(因為市面上其他款式多是烏克蘭製,從車諾比事件沿用到現在),也建立了日本的輻射偵測網路。我覺得他們很專業,想跟他們建立連結。

沒多久他們真的回信了。他們點明了兩點,一是資料的版權,二是資料的中立。他們的量測數據,屬於公眾領域,CC授權使用(Creative Commons,中譯:創作共用)。而他們的團隊重視立場中立,不反核也不擁核,要不然產生的數據就不能公正客觀,無法同時被雙方陣營採信。

他們寫到:「We’d be happy to continue to talk to you about what you’re doing, and to offer advice if we can. Do you work alone, or are you part of a group?」

我常在想,下一步應該是什麼,或許已經到了應該組一支素人團隊的時候了。

最後再補充一下,為什麼要量輻射?不只因為這是認識輻射的第一步,「know nuke = no nuke」,也因為反核或任何反對意識,都應尋求具體而持續的行動。花力氣去做好一件事,也是一種表達反對的方式,且很有說服力。

(作者認為未來一兩年是核能問題的關鍵年,基於公民自覺投入再生能源宣導,並將自身程式設計的專長用於開發民間版的台灣輻射量測地圖

了解美音更多的綠能行動

觀看次數:

5 Comments

  • 反核部隊

    美音您好:

    我是反核部隊的志工雞米,先前透過劉黎兒小姐得知您請Rokcy開發了這個輻射地圖網頁,希望找一個24小時不關機的主機掛,昨天我跟非核家園大聯盟執行長李卓翰先生碰面,他那邊應該可以請宜蘭人文基金會提供這個資源。

    反核部隊目前臉書粉絲頁有五千位反核夥伴,我們也在臉書社團內發起核輻射測量棒團購,目前已經累積了二十多位夥伴擁有該儀器。未來我們會宣導並協助更多人加入您的這個核輻射值民間自主檢測計劃。

    謝謝您的努力,讓我們一起為台灣廢核行動盡一份心力,一起加油!

    反核部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