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這樣跟學齡孩子談核電

by 許心欣

為了寫這篇答應網氏的稿,問兒子女兒是否記得為娘的何時開始跟他們談核電,講過哪些事情,因為本人忘性很好,記性不佳,實在不知從何寫起,所以直接詢問孩子是我能夠下筆的唯一解方。

兒子的說法是,應從二年前福島核災後開始接觸的,他覺得我沒有特別跟他們說核電的事(嚇!這麼失職啊),通常是我們一起看新聞時,他提出疑問,我跟他解釋說明。女兒則說是更早之前就聽我說過,但,為娘的真的不記得啊!

我覺得自己跟孩子談核電,最初主要是311之後二位福島反核團體成員(媒體當時稱為福島災民)來台參加430遊行,住在我們家幾天,透過她們的親身經歷,了解日本核災後避難的歷程,深覺這些慘痛經驗非常寶貴。於是之後我就帶著孩子一起採買桶裝水、乾糧、大塑膠袋、雙肩背包等物品,著手準備核災避難包,以因應萬一北部核電廠發生核災,可以帶著救命物資逃難。當時甚至還討論到該到哪裡搭車,該如何到中南部避難。

帶孩子參觀「核你在一起-百人反核插畫展」,在反核旗上簽名。許心欣提供

此外,在他們的書包裡準備輕便雨衣和口罩,告訴他們萬一在校時發生核災(台電和政府會在第一時間公布嗎),回家路上一定要先把自己包好,避免輻射塵污染,這個過程可能是二個孩子對核災準備最初也最深刻的印象。

正由於有來自福島災區第一手的避災經驗,而當時住在台北市區,想到北部就有二座跟福島核電廠差不多老舊的核電機組,怎不令人擔心?!記得當時我跟孩子說,日本向來以嚴謹著稱,都會發生核災,台灣和台電的嚴謹度和技術都不如日本,怎能保證不出事?迄今官方和台電無人能保證核電安全不出事,事實上也沒有人能保證!

後來,當我們有機會遷居台中之時,毅然決定賣掉台北的房子(距離核一、二廠20多公里,距核四40多公里),跟孩子說這樣才能離核電廠遠一點,萬一出事,會比在北部多一點時間應變。

應該是這樣的過程,在兒子心裡留下福島後開始認知到核電危害的時間點。

我是人,我反核。許心欣提供

去年(2012)「我是人,我反核」發起時,我用兒子的玩具排成人型上傳網路,也跟孩子說這項行動的緣由,是起因於馬總統說核電政策沒甚麼人反對。今年309之前,媒體報導核電爭議的新聞變多,談話性節目也經常討論核四問題,孩子跟著我們看,對核電議題逐漸建立概念,才明確堅定反核立場。

女兒幫家犬做的反核照。許心欣提供

兒子說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核四剪力牆竟有施工人員的屎尿寶特瓶,覺得很誇張,認為核四是個爛工程!從核災風險、危害,到核四弊端不斷,連十歲孩子都能理解核電萬萬不可。

在跟孩子談核電時,萬年核廢料無法處理、遺害子孫是一定要說的,因為下一代必須承受更久的核廢料危害。除了講目前低階核廢料當初以罐頭工廠名義,欺騙蘭嶼人而設立,對蘭嶼人非常不公平。若這些核廢料危害不大,何必大費周章運送到離島儲存?更令人擔心的是,儲存在三座核電廠裡的燃料棒,上萬束用過的燃料棒就存在台灣的邊緣,且位於地震斷層帶附近,簡直宛如不定時的核彈!

女兒響應反核,在明信片上寫下心聲。許心欣提供

再談到萬一發生核災核輻射外洩,輻射核種半衰期短則八天,長者長達二萬四千年,即使服用碘片也僅能減少發生甲狀腺癌的機會,更何況原能會和國防部究竟誰發碘片還互相推託,也就不必指望政府在發生核災之時能有甚麼有效作為。

使用核電是這代人為了己利而將問題留給下一代的不負責任政策,核四公投卻無法讓二十歲以下的年輕世代表達反核立場,是違反世代正義的。為了孩子能有平安長大免受核災威脅的未來,身為父母的我們,除了要為孩子、為愛反核之外,也要讓孩子知道這項攸關他們未來安危的公共議題,讓他們從小就知道關於核電的真相與事實。為了孩子,讓我們持續跟孩子談核電,關心核電議題,一起參與廢核行動!

(作者為主婦聯盟台中分會主任秘書)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