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堂婚禮

by 胡懷貞

「遠處的鐘聲迴盪在耳裡,我們在屋簷底下牽手聽,幻想教堂裡的那場婚禮,是為我倆而舉行…..」這首流行歌曲使我覺得,期望著有場神聖莊嚴的教堂婚禮是很多人的夢想,但我的婚姻卻曾經因母親的堅持要在教堂舉行有些小波折。

我是在民國72年結婚的,回想我自己結婚時,只記得當時的我在信仰天主教的母親要求下,和男方說我們要求一定要在教堂舉辦婚禮。這要求似乎並不強人所難,但對向來遵行中國傳統禮俗的婆家來說也許有些勉為其難,但愛情的力量最偉大,我的老公為了把我娶進門,眉頭不皺一下的就答應了。

然而要在教堂舉行婚禮卻需要非教友的老公跟神父上幾堂有關天主教教義的課,其立意極善,無非是希望教友的配偶也能聆聽福音,在天主的愛下共創幸福家庭。老公當時雖正處創業階段,工作繁忙,但仍答應抽空與我相偕去上課。

第一次上課,他老兄遠從大寮趕到左營天主堂,遲了近二十分鐘,拖著一身疲憊汗臭到達,我尷尬的介紹他與神父認識,待我們三人坐定,神父開始了講道,不知是神父講道內容太平淡無味,還是他實在太累,我只瞥見他的眼皮一直下垂,腦袋忍不住搖晃,就快要進入夢鄉,我忍不住推推他,他才勉強睜開眼睛瞄一下神父,但不久又睡眼惺忪,我想神父也明瞭,很快的就結束了課程,並囑咐我們下一次上課的時間。

可媽媽從神父那兒得知了我們上第一堂課的狀況,禁不住叨唸了幾句:「叫你們上道理課是為了你好,你現在還沒嫁他,他還會聽你的,一旦你嫁過去就都要以夫家為主,嫁出去就是別人的媳婦和太太,他多少知道些道理對妳卡好啦!你叫他上課愛卡認真ㄟ。」

懷貞珍惜的教堂婚禮。胡懷真提供
懷貞珍惜的教堂婚禮。胡懷真提供

我將母親的擔憂和期望轉告他,第二次上課他果然準時且穿著慎重的到達,但見他細心聆聽神父講道,眉頭卻不停深鎖,嘴角緊抿,根據我對他的瞭解,這人心中對神父所講內容一定有很多不甚贊同,但礙於禮貌卻極力壓抑自己的反應,我一直在旁捏一把冷汗,深怕他得罪神父。

終於,在課程時間快結束時,他真的無法克制的說話了:「謝謝神父您的教誨,可是我能不能請求不要再來上課了?我知道宗教都是勸人為善,我的岳母也是為了女兒好才會對我這樣要求,但我不相信我一定要信了教受洗過才能讓我的婚姻幸福美滿,我實在沒法浪費太多時間來跟您上課,請您諒解。」他一臉的義正詞嚴。

當時的我杵在一旁,看著神父的表情一陣鐵青,我只能請神父原諒未婚夫的無禮,並請他務必要為我主持婚禮後,拉著那我未來要一起生活一輩子的人慌忙離開。

我沒有與老公發脾氣,其實早在要去上課前我就大致料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當時的我知道他願意跟我去上婚前道理班就知道他是真心要娶我,我也為了讓媽媽放心才認真的要求他一定要實際去上課,事實證明我夠瞭解他,他真是無法虛偽得說願意為我改變信仰,也有點反骨的我反而更佩服信任他。

但媽媽聽了只能搖頭嘆息,我知道在她的觀念期望中,總認為如果女兒能嫁給教友,她會比較放心和開心,可我卻說再讓他去上課,只怕婚事會取消啦!至今我仍記得她失望的表情。

雖然我們跟神父發生了這些不愉快,但母親仍懇求神父不計前嫌為我主持婚禮,也依照當時的禮俗,在迎娶時請了個三人樂團吹奏著響亮的喇叭和手風琴,在熱鬧刺耳的樂音中我拜別父母,離開了育我教我的娘家 感謝我還是能讓爸爸牽著走過教堂的紅毯,把我交給在神壇下等候的另一伴,在神父有些為難的表情中依彌撒儀式完成婚禮,但我現在回想起來媽媽當時的心情一定在煩惱我這如水潑出去的女兒,會不會有幸福?她的心情想必是矛盾又擔心。

如今我的婚姻將邁向第三十個年頭,依然與當年那不肯信教的反骨男子在婚姻中相知相守,我慶幸他有妥協自己而讓我擁有過一個莊嚴的教堂婚禮,心中總謝謝媽媽當年的這點堅持。

現在的我也在籌備女兒的婚禮,當對方來跟我談親事時,我只說:「婚禮只有一天,但婚姻卻是長久久的,我一切以年輕人生活美滿幸福為前題。」但我內心其實也很期望女兒能擁有一個神聖莊嚴的教堂婚禮,畢竟那曾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之一。

(本文經作者同意,由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提供)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