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歷史的傷口

by 賴曉芬

日本右派政客定時上演的戲碼

5月13日(2013),日本大阪市知事橋下徹稱:「慰安婦制度是當時維護軍紀必須,沒有證據顯示日本政府和軍方直接採取綁架、脅迫慰安婦的行為。」至今已經兩個月;後續橋下荒腔走板的演出,像是宣稱各國軍隊都有慰安婦需要,還建議駐沖繩美軍可以利用當地色情業來解決性慾等,果然引發國際撻伐。但日本政客以極端言語操弄議題,獲取個人選舉利益,事後行禮如儀、虛晃一招的假道歉事件,近幾年來層出不窮。

2001年,大桃阿嬤現身駁斥小林善紀《台灣論》中「慰安婦自願說」言論。婦援會提供
2001年,大桃阿嬤現身駁斥小林善紀《台灣論》中「慰安婦自願說」言論。婦援會提供

舉例來說,2007年的首相安倍晉三,選在3月1日敏感時機,提出二戰時日軍強迫亞洲婦女充當慰安婦之說「缺乏證據」。當時同樣遭受到全世界譴責,最後安倍只得退讓,稱自己願意向飽受痛苦的女性表示歉意。這次安倍二度上台,類似的戲碼再度重演。國際上的評論指出,安倍內閣官員的失言都是計畫性的,旨在不斷試探亞洲鄰國的底線,並期待一次次的失言可以降低各國對軍國主義復僻的警覺心。

日本社會何以反彈?

不過當橋下徹這類中生代的政客,針對慰安婦議題恣意發言,甚至破壞了右派政黨合作修憲的默契,我們需要有新的觀察與警覺。去年(2012)8月,81歲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認為因為貧窮,所以慰安婦並不是心不甘情不願地為日本軍人提供性服務。出生於1969年的橋下徹開始同步附和,叫囂著沒有證據顯示慰安婦是被暴行脅迫帶走。這一次,這位全日本最年輕的大阪知事更是變本加厲,強調為使軍隊保持紀律、發洩精力,慰安婦是有必要的。

我們看到,沒有從歷史教育中省思侵略國之責,始終陷溺在自己國家是戰爭受害方的日本新生代,一旦擁有權力,將更無知也更輕易地操弄歷史議題,或成為高階政客領袖滿足其野心的放話傳聲筒。這些言行不但反覆掀開各國慰安婦阿嬤最深刻的傷痛,讓這傷口難以結疤、好好癒合,更不用談官方願意正式認錯,還給身心遭受極限創傷的阿嬤一個基本公道。

所幸這次日本社會並不認同橋下的言論。各家民調顯示七成以上的民意反對他,其所屬的極右派維新黨的支持率也暴跌到一半以下,六位跨黨派的女性國會議員聯合痛批,律師同僚甚至要求嚴懲橋下,將他逐出大阪律師會。分析此次日本社會強烈反彈的原因,一個可能是,儘管多數日人無法與自己戰敗歷史連結而無感,也無法從教科書上閱讀到慰安婦的真實歷史,仍舊糾結在當時究竟是國家徵召還是暴力使人為奴的「真相」謎團中,但以當代之眼詮釋這些女性的遭遇,這始終都是個女性人權的議題。眼前橋下徹赤裸裸地提出軍人性滿足與性紀律需要,表明男性性慾優先、女性淪為軍需品與工具的父權謬論,來扭曲慰安婦歷史,在在讓人相信他同樣也會去扭曲當代女性的地位與人權,這才讓今日的日本社會不管黨派皆無法再容忍他。

除此之外,近來我們也看到更多日人,特別是女性以集體行動,傳遞她們對慰安婦議題的態度。除了這次引來市民團體和非政府組織的強烈抗議外,去年8月14日,至少1200名日本女性在韓國13個地方同步拉長布條、一字排開,特別穿上標示民族身份的正式和服,以90度鞠躬為慰安婦問題道歉,並展開簽名運動與聲明,敦促日本政府謝罪。這群女性首要的組織者58歲的宮崎女士採訪時表示:「自己實在不想讓孩子夾在矛盾的歷史之間,這麼辛苦。」她們團結,以具體行動,來教育孩子面對自己身為日本國一員必須對歷史與戰爭有所反省。

除了教育還原歷史真相,也要一起行動。婦援會提供
除了教育還原歷史真相,也要一起行動。婦援會提供

不只是歷史的傷口,看重慰安婦議題中的女性人權與行動

2007年,兩名前臺籍慰安婦親自出現在緊急召開的記者會上,見證歷史,控訴安倍的謊言和妄語。六年後的今天,阿嬤只剩下六位,平均年齡88歲,多數在病塌上。對於日本政客暴衝的荒謬劇,為了阿嬤我們除同聲譴責外,此刻更須看到,從慰安婦談到鼓勵當代沖繩美軍集體買春,像這類對慰安婦歷史的無知無感,必然導向對當代女性人權的無知無感,讓我們更加確認慰安婦議題對當代女性人權教育的意涵。唯有透過教育與行動,歷史真相廣為人知,無法結疤的傷口始能獲得緩和;未來也再不會有女性會因國家、軍隊與特定團體創造出來的需要,致使她們的人權遭受侵害。

今年(2013)8月14日國際慰安婦日當天上午,我們將到日本外交使館(編註:日本交流協會)前抗議,進行全球慰安婦團體聯盟同步行動。就讓我們一起拆穿日本當朝政客的假面具,大聲要求日本政客還原慰安婦的歷史真相!

(作者為婦女救援基金會研發部博物館組組長)

相關連結

相關新聞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