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response to “清醒元年”

  1. 吳淑姿

    “又歷經了一次地獄般的酒醉,我失去所有的物質,窮困潦倒。我開始承認我是酒鬼,在這一刻起因為承認而開始有些力量去面對酒精,”

    是的, 當酒精滿溢, 到了受不了, 身心潰堤時, 才會有覺察(感覺到)的動作, 開啟了改變的契機, 自己生出力量來—-旁人的勸說, 幫助….都沒有用的, 唯一能做的是, 將本人的力量發動出來, 有人需要的是等待, 有人要激烈,慘烈的撞擊.

Leave a Reply

sixteen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