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元年

by 鄭先生

面對自己害怕或抗拒的事務,我想我自己很多的時候,是「恐懼」。因為我不想猜測也不想面對,對於未知的狀態恐懼、對於衝突的狀態恐懼,所以我自己一步一步的退縮,只是想讓自己躲在一個黑暗的小角落裡。我自己的婚姻就是這樣,不斷的小事情日積月累,演變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雙方拒絕再度溝通而簽字收場。

the lonely man. Photo by cally42
the lonely man. Photo by cally42

我回想越是逃避,越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而僵在那裏,在沒有人願意等待的狀況之下,事情還是會跟著發展下去。有很多的小問題,因為不溝通,不解決。想說睡一覺,事情就好了,那時候真是太過於天真,情緒就這樣子一點點的堆積而變成一座山,而我也因為這樣一點一點的堆積而精神失控,讓我不得不花費很多的時間去學習面對。

我自己本身就是很不喜歡衝突場面的人,我的過往在面對衝突場面的時候,往往會選擇逃開,逃離現場。時間久了,無形之對我形成了一個很大的障礙,我無法在衝突的場合中表明自己的立場,也逃避衝突,因為我恐懼面對這樣的狀況。

有很長的時間我躲在酒精裡面,因為我不知道自己的情緒為什麼會這樣,就是想逃!想躲!酒精對我的侵蝕卻以我無法想像的速度前來。我發現,我也不懂我自己,我麻痺自己接受這種不好受的感覺。這一段路我自己走了走了好久好久,五次進出精神病院,但我始終不承認我是一個酒鬼,我仍然對於酒精……依依不捨。

我自己的學習是從增強自己的覺知開始,這一個關卡,我走了一年。我開始感覺一些外在事物的現象與自我內在的感受,我試著感覺一些被我遺忘很久的感覺,我開始很努力的保持清醒,但是又歷經了一次地獄般的酒醉,我失去所有的物質,窮困潦倒。我開始承認我是酒鬼,在這一刻起因為承認而開始有些力量去面對酒精,並且開始了這一次的停酒並開始尋求各方面的協助。我不得不承認,有些事情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就做得來。

今年是我保持清醒的第一個一整年,我開始學習面對自己的情緒。學習知道自己情緒的變化與情緒的波折,我知道如果我不能知道我自己,我將也無法面對酒精,無法面對我的人生,雖然還是窮困潦倒,但卻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年。這一年,我開始漸漸的清醒,比起以往的任何時間還清醒,也漸漸的面對我的人生,有些事我解決它,有些事情我懷念它,有些事情我還要繼續的努力。

我想我開始面對我人生的功課 ,我為了我自己去面對,也為了我自己去努力完成一些以前作夢也沒有想到會完成的事情,完成了,一個人單車環島!完成了,攀登玉山!我在想,我害怕恐懼,我承認我的害怕,我承認我的恐懼並且磨練自己去面對它。

延伸閱讀

觀看次數:

One Comment

  • 吳淑姿

    “又歷經了一次地獄般的酒醉,我失去所有的物質,窮困潦倒。我開始承認我是酒鬼,在這一刻起因為承認而開始有些力量去面對酒精,”

    是的, 當酒精滿溢, 到了受不了, 身心潰堤時, 才會有覺察(感覺到)的動作, 開啟了改變的契機, 自己生出力量來—-旁人的勸說, 幫助….都沒有用的, 唯一能做的是, 將本人的力量發動出來, 有人需要的是等待, 有人要激烈,慘烈的撞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